大崩潰前胡溫面臨嚴峻抉擇(2)(圖)
 
2007-11-14
 
【人民報消息】11月7日,就安徽政協常委汪兆鈞以及安徽省嘉禾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鄭存柱近期連續發表的給胡錦濤和溫家寶的兩封公開信,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記者許琳專訪了著名法學家袁紅冰教授。

據許琳報導,袁教授針對這兩封公開信,從中國目前擺在人們面前的經濟危機,環境危機,社會危機以及政治危機等幾個層面闡述了大危機爆發前的狀態。他認為,《九評》是為了解體中共,而公開信則促使胡溫面臨嚴峻抉擇。並強調人民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記者:汪兆鈞和鄭存柱在公開信中都同時提到了要停止迫害法輪功。尤其鄭存柱認為法輪功受迫害這個問題,已經是阻礙政治體制改革的三大死結之一。您認為法輪功受迫害這個問題和目前中國的政治和經濟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嗎?

袁紅冰:“這個不僅是有必然的聯繫,這個聯繫是太深刻了。現在關鍵的是,在整個人類社會都在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的過程中,在中國卻發生著一個當代世界上最大的人權災難,那就是從上個世紀末一直持續到今天的對法輪功精神修煉者的政治大迫害。

由於中共暴政的這個鐵幕統治,我們現在還沒有辦法真實的揭露出、徹底的揭露出對法輪功精神修煉者的迫害到底造成了多少人間悲劇。但是至少我們現在知道已經有3千以上的法輪功學員在酷刑的迫害下死去了。

我們至少知道今天還有幾十萬的法輪功精神修煉者被關押在各種各樣的監所裏,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如此用國家恐怖主義性質的暴力來剝奪,恐怖的剝奪人們的一種精神信仰的權利,這是人類現在的理性和良知絕對不能允許的。

所以對法輪功精神修煉者的政治迫害恰恰表現出了中共暴政的反動性,它的反人民性、它的反人類性。所以判斷中共暴政有沒有可能主動的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的標誌,那就是它能不能停止對法輪功精神修煉者的政治迫害。並且,把那些發起並直接執行對法輪功精神修煉者進行政治大迫害的罪魁禍首們繩之以法,如果不能做到這一點,中共暴政就不可能主動的進行政治體制的改革,那麼等待它們的只有是在人民整體反抗的大起義的過程中被歷史所淘汰。”

記者:汪兆鈞還提出對當時決定鎮壓的決策者追究刑事責任。他同時還獲得了中共退休高官李普響應和支持。(李普曾任中共新華社總社副社長、北京新華社分社社長、北京大學政治系主任)您認為這個事態將如何發展?

袁紅冰:“首先,我們必須對汪兆鈞先生以及李普先生表示崇高的敬意,他們在江澤民這個反人類罪行的罪犯,現在仍然通過他的代理人,象周永康之流掌握著一定國家權力的情況下,他敢於在虎穴狼窩之中提出要追究江澤民的刑事責任;而李普先生支持這種訴求,這樣的勇氣,這樣追求真理的勇氣,是值得我們每一個人欽佩的。

另外,他之所以敢這樣作,也說明在中共黨內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仁人志士意識到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一種反人類的罪行。所以我相信汪兆鈞先生以及李普先生對於江澤民的這種刑事追訴的正義,一定會在中共的黨內產生重大的影響。”

記者:汪兆鈞說,人民創造葉利欽。就目前海外聲援國內的退黨大潮,以及《大紀元》發表的《九評》社論。您認為中國人民會不會和平理性的創造出葉利欽呢?

袁紅冰:“汪兆鈞先生說,人民創造出葉利欽,這說明了汪兆鈞這個人的思想的層次是相當高的。因為我們看到很多人都在談論葉利欽現象,無論是中國的國內還是海外。

那麼有一些人,一談到葉利欽就完全把希望寄托在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上,以為葉利欽就是這種中共權力鬥爭的產物,但是他們恰恰是錯的,而汪兆鈞先生是對的。

葉利欽現象到底是怎麼產生的呢?我們回顧一下歷史就可以看到,沒有莫斯科人的全民起義,沒有整個蘇聯人民整體的反抗,就不會有葉利欽。葉利欽現象,只是在莫斯科人民大起義的過程中湧現出來的一個英雄。

從一個角度講,莫斯科人民的大起義,反抗專制政治的大起義,才是葉利欽現象之母,所以我們現在不能夠舍本求末,我想我們必須按照歷史的邏輯,把我們的希望寄托於民間,寄托於人民的對專制政治的全民的起義和總體的反抗,只有在這種的背景之下,才會出現了葉利欽現象。

至於,每年中國出現的幾萬起維權抗暴運動,那是我們中國也出現類似於前蘇聯那樣的全民總體的反抗,出現類似於莫斯科那樣的人民大起義的一個先導,我相信中國的全民總體反抗,那一天到來的時候不會太久了,因此中國的葉利欽現象出現的那一天也不會太久了。”

記者:汪兆鈞在公開信中還提出藍色革命,您如何看待這個問題?您認為如何才能使中國和平轉型?

袁紅冰:“汪兆鈞先生提出藍色革命問題,我覺得提的很好,相信大家都不會忘記,2006年中國出現了一個維權抗暴英雄,那就是高智晟先生。幾乎是由高智晟先生個人的勇敢精神,激發起了一場早已醞釀已久的全球華人維權抗暴運動,而那次維權抗暴運動它的標誌就是藍絲帶,記得當時還為藍絲帶寫過一篇文章。

汪兆鈞先生今天又提出藍色革命問題這樣一個觀念,我們認為這是極其具有象徵意義的。我想藍色本身就代表了和平,代表了一種天空一樣廣闊的胸懷,但是這裏我們也必須得意識到,中國未來的政治變革到底是和平的?還是非和平的?主要不取決於人民,而取決於中共暴政。

如果中共暴政願意和平的放棄它們的特權,那麼中國當然能夠和平的轉型。但是如果中共暴政仍然企圖像上次鄧小平那樣,動用國家的暴力,把人民淹沒在血泊之中,那麼我們必須得強調一點,人民是擁有反抗暴政的權利的。”

記者:那麼您對胡錦濤、溫家寶有什麼進言呢?

袁紅冰:胡溫現在確實是面臨著一個嚴峻的選擇。他們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情之一,就是首先停止對法輪功精神修煉者的鎮壓,將反人類罪的罪犯江澤民繩之以法。



********************************************************

購票從速!新唐人“聖誕奇觀”晚會盡顯東方神韻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