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女子劳教所 夏闷冬阴疼难忍(多图)
 
2005-10-24
 
【人民报消息】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在2004年8月份加盖了一所房子,专事迫害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以下称学员)。据知情者透露,所方以野蛮奴役学员获取暴利,同时对坚持信仰的学员疯狂折磨。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动教养所,俗称浆水泉劳教所,地址在济南市市郊的边区──浆水泉路20号。劳教所的南面是一片墓地,四周是荒山和垃圾场。据知情者透露,这里的环境异常恶劣,房间进门不开灯什么都看不见,夏天闷热让人窒息得喘不过气来,满屋到处是蚊子,咬得浑身都是包;冬天楼道的阴风刺骨的寒冷,冻得浑身关节肿大,疼痛难忍。目前,劳教所仍非法关押着200多名法轮功学员。

一 、奴役

学员不论年龄大小都兼着装卸工,车间劳动从来没有休息过。累了只许休息10分钟,也无法自由活动,每年为劳教所创利上百万元人民币。据悉,所方利用学员所赚的血汗钱发了大量奖金。每年生产的十几万床手缝被子和婚纱多出口美国、韩国、俄罗斯。并为以下厂家提供手工制品:

山东省五莲县锦红工艺品公司
日照市双稼纺织公司
文登万得集团公司
山东省利得尔工艺品公司
泰安市欣怡制衣公司
济南天一印务

负责生产的劳教所干警有: 刁春风 警号3732002 李成忠 警号3732032

二、五大队的凶残

据悉,自1999年7月后,该所开始关押女性法轮功学员,最多时非法关押800多名法轮功学员,所里在原有4个大队的基础上,又专门成立了第五大队,选派了最阴险毒辣的警察担任大队长。六年来,该所在所长姜丽杭(黑黄的脸上长着一双小眼睛,颧骨高高的)带领下,以王淑贞、孙玉花、赵杰(此三人先后担任一大队大队长)、许瑞菊(二大队大队长)、杨安荣(四大队大队长)、牛学莲(五大队大队长)等警察为骨干的犯罪团伙,亲自出面或指使吸毒、卖淫、盗窃类劳教人员及被转化者,对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在肉体与精神上进行了骇人听闻的残酷迫害。

据明慧网24日报导,山东莱芜学员张福香,在2002年10月4日被关押在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判三年),三年多来受尽残酷折磨。所方用尽残忍手段迫害她,曾20多根电棍齐电,给她灌食,用各种嘈杂的声音骚扰她,迫害了20多天,直到把张福香迫害的休克为止。

今年2005年10月4日到期,张福香的家人去济南接人。据张福香家属转述,全所最凶悍的警察王淑贞(五大队大队长)说:“张福香不转化现在还不到期,不转化还得给她加期,你们快走吧!”张福香的妹妹说:“不让接人,好几年不见了,我们见见面看看她吧。”这时王淑贞脸一沉说:“你不放心,你也进来住两天!”

2003年4月份,王淑贞把学员赵季华关在禁闭室里5天5夜不让睡觉,指使几个劳教围着她,强行灌输污辱大法的言论,并对赵季华说:“现在可没人给你撑腰了” 王淑贞一边说一边抽打赵季华的耳光。

2003 年4月份,王淑贞抓着学员李文莉的手逼她在“决裂书”上签字,遭到李文莉的反抗。王淑贞恼羞成怒把李文莉的手铐起来半个月,并指使劳教员吕风辰等人毒打李文莉。于当年10月份,警察史咏梅、孙秀凤把李文莉关入禁闭室1个月,手腿都铐在墙上,4天4夜不让睡觉。一见她闭眼,王淑贞就去推她,长时间的迫害使李文莉精神遭受巨大伤害,渐渐精神失常。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对学员极尽身心摧残,已有多人被迫害致死(包括出所后不久死亡的),多人被迫害成精神病。

三、迫害酷刑图示

以下是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酷刑图示。(以下照片为根据当事人描述,而重组的当时迫害的情景。图片来源:明慧网)


五马分身

“五马分身”。劳教所人员逼迫法轮功学员双臂伸开,将其绑在双层床两顶端,然后两腿分开,脚离地,绑在两边床腿上(床的宽度大约2米),再把腰上拴上床单子,另一头拴在对面的床上用力拉紧固定住,像“五马分尸”。有时由另一人坐在床上,从后面用脚蹬学员,手段极其残忍。有的学员一次被绑十几个小时。


蚊香烫背

“蚊香烫背”。劳教所人员逼迫学员脱掉上衣,用点燃的蚊香按在学员的后背上烫烧,烧烫得冒烟后换一处再烫,致使学员后背几十处被烫伤。三年后的今天,伤痕仍未褪去。


暴力殴打

“暴力殴打”。劳教所人员以减期为诱饵,驱使卖淫、盗窃和吸毒犯看管、折磨法轮功学员。这些犯人在看守所、派出所挨过刑讯逼供,所以特别会打人。扇耳光、踢小腹、捣乳房、用骼膊肘猛捣脑袋,或者用穿着皮鞋的脚猛碾法轮功学员的脚趾。有时8、9个人轮流暴打学员一整夜(从天黑打到天明),有的用竹板抽,有的用鞋底抽,有的用指甲掐,用脚踢,用拳头打,用手打。打得越凶狠,所方给予的奖励越大,减期越多。


开飞机

“开飞机”。赤脚蹲在马札上,双手向两边伸,像在飞,马札面上只有几根细绳,有时不注意脚就会漏下去蹲不住。一动就遭竹扫帚板立起来砍手腕上骨头,每一次打下去立刻就是一个紫疙瘩,骨头就像碎了一样,钻心的疼。


多根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

“多根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劳教所人员经常用多根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学员,当时施刑最狠的是五大队大队长牛学莲和管教张某的丈夫(都是劳教所的警察),他们专电法轮功学员的手心、脚心和头芯子。有许多学员前臂都起了大水泡,钻心地痛,溃破之后就化脓,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直到半年后前臂仍在溃烂流脓。


马札子砸头,用线勒嘴

“马札子砸头,用线勒嘴”。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伊淑玲,于2003年5月份被关进禁闭室,警察指使劳教孙逊、任凤霞折磨她,不给她水喝。刘秀云用马札子砸她头部,警察用线来回勒她的嘴,不让她洗漱。6月初的一天中午,伊淑玲乘刘秀云打饭之机跑出来,抓住大铁门喊:“它们打我,不给我水喝!渴死我了!”嗓子已经干哑。后来被警察将其捂住嘴拖回禁闭室。7月初的一天夜里,伊淑玲被秘密送往精神病院。


反背吊挂

“反背吊挂”。人趴在床上(下铺),双手反背,双腿向后弯曲,然后用绳子与双手绑在一起,吊挂在上床铺板上,前胸和头部压在铺上,也就是身体的重量全都落在前胸和头部。此种酷刑,人的脸接着就变成了紫色,憋得喘不过气来,时间稍一长人就会窒息。

“强行灌食”。法轮功学员张继梅在2002年的整个夏天,都被关在禁闭室里。6月份,一劳教人员被调去看管张继梅,一段时间又回班组时,警察史咏梅威胁她说:“把嘴给我闭紧点。”据目击人透露,张继梅绝食抗议,结果被警察用绳子将其手脚都绑在床上,鼻子里插上管子,强行灌食。张继梅小腿上有一大块黑色淤血。


背贴在墙上

背贴在墙上,脚尖着地双手上举贴在墙上,稍一贴不住或站不住,劳教犯就用脚(穿硬塑料半高跟鞋)踢迎风骨,用鞋跟跺学员的脚,一直打到学员的腿脚都变成黑紫色,双脚肿的像面包,严重变型,不能行走,很多半年双脚才恢复原样。

有一次,劳教所动用了许多男警,命令所有法轮功学员背对墙壁,双臂举起站一天。有的老年人站不住就会招来一顿打骂训斥。旁边的劳教犯有的踩脚,有的踢小腿。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相关责任人名单
所 长:姜丽杭 刘玉兰 杨某某
政治科:杨恩卫
宣传科:王信才
管理科:田薇 何绪芳
一大队:王淑贞 冯玉珍 孙秀凤
电 话:0531-8191744
二大队:许瑞菊 曹冬燕 殷传芳 徐红 李爱省 李敏 孙霞 王晓苇 刘芳 常某某
三大队:刘瑞芹 王月瑶 孙群丽 王云燕 许华 张洪芬 张亚雯 沈宏广 路莹 孔宴霞
电 话:0531-8191151 车间电话:0531-8555040-8035
五大队:牛学莲 梁巧玲 孙娟 李春红 孔庆华 张红 江某 王某 马某 聂某
地址:济南市历下区浆水泉路20号 邮编:250014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