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令你跌跟头的图片!真不知新华网是谁这么恶作剧(多图)
 
诸葛青
 
2004-11-18
 

要进虫子张大的嘴里才能解决三急
【人民报消息】今天,新华网11月18日有一篇报导,题为《中国正从改造厕所着手提高全民的生活质量》,这题目我一看就笑了,真不知是谁这么恶作剧,骂“伟光正”不带脏字。里面还有一张甲虫形状的厕所照片,一看便知这设计是为了陪衬老江给宋祖英的大剧院,不但也活象个坟堆,而且要进入虫子张大的嘴里才能解决三急问题,真恐怖。

报导说,北京市旅游局局长于长江说,修建高标准厕所,并保持干净、无味,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作后盾。在人们还处在食不果腹的状态中,是不可能花钱修建高标准厕所的。当国家综合实力发展到一定程度,仅用衣、食、住、行来衡量人们的生活质量,是不全面、不科学的。身心愉快的如厕过程也是高质量生活的体现

报导还链接一篇让您昏倒的文章:你对中国目前的厕所是否满意?发表评论

咱能发表什么评论呢?咱全民的生活质量真满足到就差改造厕所了吗?!

一口饭一口咸菜太奢侈 一人穿一条裤子的问题急待解决

争鸣杂志11月刊发表了大陆作者李卫平的一篇文章《地上地下两重天─看中国社会的两极分化》,他说,今年最震撼我的新闻是高考前后发生的几件事。


因欠学费不能考大学而卧轨自杀的农民子弟
郑清明(中)生前与同学合影。
高考前三天,四川某县一位优等生卧轨自杀。该生父母双亡,与年过七旬重病缠身的爷爷相依为命,家里穷困不已,没有钱交纳本学期的学费。班主任老师几次三番当众羞辱他,并称只有补交了学费才能拿到准考证,否则别想参加高考。可他哪里拿得出「天文数字」般的六百元学费?!眼见改变命运的希望化为泡影,绝望之余,他悲愤的踏上了不归路。

幸运的接到录取通知书也不见得是福音。一位考生由于家庭贫困,无力承担高额学费,父亲含羞自杀;另一位考生久病在床的母亲,为了减轻家庭负担,让儿子安心上学,也选择了自尽。录取书成为催命符、死刑判决书。

「谁能帮助我解决二万元的费用,我就嫁给他……」。这是一个中国女大学生赵雪新时代的婚誓。赵雪的父母都是农民,母亲还患有心绞痛病。她通过努力考上了本科。然而读本科需要交二万元的费用,她家里根本拿不出这笔钱。无奈之下,她终于决定以自己的终身幸福来换取梦寐以求的知识。

通过新闻我们有幸知道,那位自尽的父亲生前对孩子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儿呀,你别一口饭一口咸菜,两口饭一口咸菜就成。真是天见尤怜!但这还不是最困苦的。在遥远的西北部,那里的人们还在为肚子和裤子而奋斗。他们不敢奢望教育,他们还处在为不饿死和出门能穿上裤子而奋战的阶段。

摒住呼吸穿越臊臭封锁线


露宿北京街头
文章说,中秋之夜,我与朋友来到天安门广场。停车场距广场有一段距离,其间需要穿过一条地下通道。

远处的天安门广场华灯齐放,人头攒动,巨大的花坛,水柱高高的喷泉,夜色美伦美奂。然而一进入地下通道,我就被吓了一跳:过道两侧密密麻麻摆满了地摊,摊主高声吆喝着自己的商品,他们后面赫然有几个人里着大棉袄,躺在水泥地上鼾睡,顶头是七、八个简易流动厕所,一股浓烈的臊臭气正在过道中游荡。我摒住呼吸,三步并二步快速冲出地道,冲着幽幽暗夜长嘘出胸中的闷气。

新华网北京11月18日电,这是一间装修精美的厕所:花画点缀、音乐袅袅,台净镜明、暗香飘渺,这里不仅配备了洗手液、烘干机,还有吹风机和一次性梳子等。

在中国,将有越来越多这样“星级”标准的厕所出现在旅游景区。同时,设计更人性化且环保、节能的厕所改造正在中国许多城乡展开。人们看到,中国正从改造厕所着手提高全民的生活质量。

民众的呼声:先别改造厕所了

据国务院一份调查材料披露:全国拖欠民工工资达六千亿元。其中属于国家、政府的工程项目,占百分之六十五,达四千多亿元,涉及二千万农民民工和六百多万城市职工。至七月底,仅偿还欠薪一千五百亿元。


我要上学!
动向杂志9月刊报导,今年九月一日,大、中、小学开学时,有十五万一千多名被录取的大专院校新生,已逾期限未到校报到。这些准大学生,多是因为无钱交纳学费和日后生活费,有的甚至交通费都难以筹措。已经发生三十多宗因无钱上学而自杀的悲剧。

广东省人均国民经济产值为四千美元,平均年收入为二万二千二百元,公务员年收入平均四万六千元。但有五百多万人口,平均年收入低于一千元,一个月平均收入只有83元,还不够到外面喝一杯咖啡。城市有二百五十万人口靠申请「社保」救济金生活。而中央审计覆核数广东官员违纪资金高达688亿元,这还不算外逃携款!

新华网报导说,中国建设部城市建设司副司长张悦在正在北京举行的一个高层次世界厕所会议上说,完善公共厕所设施建设,加强监管,既是政府服务于公众的基本职责,也是保护环境,维护公众健康的基本要求。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