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一见!这些照片您不看会后悔一辈子(多图)
 
肖庆庆
 
2005-8-8
 

陈用林表示,真正威胁他的不是这些被中共蒙蔽的中国留学生,
而是在背后操控和指使他们的中领馆的人。


【人民报消息】过去,中共的官员出访要摆出文质彬彬的样子来。自从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之后,出访时丑态百出,时而仰天狂笑,时而手舞足蹈,在冰岛总统举行的盛宴上居然吃着吃着饭突然站起来高歌一曲,把权贵们吓的目瞪口呆。搂住叶利钦的脖子打悠千,国王授勋时江泽民抢过去自己戴上,等等诸如此类的事太多太多了。


2002年,冰岛最大的报纸刊登江泽民演唱丑闻!

由于中共的宣传历来和人类的标准是相反的,所以普京去北大访问时,居然有位女大学生用挑战的口气问他有没有江泽民那样的抽疯本事。

党政军大权在握的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如此,江选择的外交部长自然也如此恶劣和丑陋。原驻美国的大使李肇星声名狼藉,江泽民偏偏把他升为外交部长,心灵和外貌都奇丑无比的李肇星为了掩盖丑陋形象,居然晚年还遵命敲掉两颗黄板大门牙,换上白色假牙,以便让几十年睡觉都闭不上的嘴可以关上。但是他的丑陋心灵并不因为整容而改变,终于外国摄影记者抓到了他的精采瞬间,留下了纪录。


中共外长李肇星同志咧着嘴恶心谁哪?

有人评论说:不是咱国家13亿人口找不出一个合格的外交部长,是因为只有李肇星这种质量的人才配做中共的门面!

有中共那样的政府才会制造出这种国民


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目光狠毒
还有,中共驻联合国官员都是些什么货色呢?谁都知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相随心变」,巧的很,媒体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拍到了中共官员的照片,不用我说什么,大家看图片就已经一目了然了。有人不禁发出疑问:这和大街上看到的流氓有什么区别?其实不用大惊小怪,中共不是自称「流氓无产者」吗?

有这样的国家领导人、政府官员,能培养出什么样的下一代呢?我昨天在大纪元网站上发现了一些实在实在难得一见的图片,这些图片无声胜有声,告诉所有的网友、读者们,经过中共成功洗脑的部份留学生和华人侨领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是什么样的。毫无疑问,每个看过图片的人都不会承认这些人代表炎黄子孙,都会得出结论:中共在断中华民族的龙脉,让有着五千年悠久文明史的中国(China)断子绝孙!

下面简单叙述一下图片的背景:

助纣为虐的《华夏周报》和华联会主席陈文山

7月29日,《华夏周报》头版头条以《我们反对》为题,报道7月30日将由上海总商会主办陈用林现象座谈会,并欢迎各界参加。

7月30日,在澳洲墨尔本市,受中共控制的维州华联会在《华夏周报》社内就陈用林事件,召集十多人的所谓“大型座谈”,原本是准备把座谈会开成中共需要的“批判、谴责”这类批斗会,并准备传回大陆欺骗大陆百姓,不料住在悉尼市的陈用林与住在墨尔本的郝凤军突然现身会场,主持人陈文山慌了手脚,又是以“不讨论政治”为理由,不许陈用林讲话,并频频打断对支持陈用林的发言,又是限时发言1分钟,又是禁止给不谙华语的记者作翻译,那些受中共控制的人大喊大叫,维州华联会主席陈文山说:不知道陈用林会来!会场秩序大乱,只得匆匆收场。中共历来是只许自己造谣,不许当事人说话,但这次中共的阴谋没有得逞。


中共在澳洲的走狗、维省华联会主席陈文山说:不知道陈用林会来!

西人亲眼目睹独裁中共指挥下的恶行

「失望,但饶有兴趣地见识了“中国政治”」,这是会议主持人意味深长的话。

8月5日至6日,陈用林先生应墨尔本大学、墨尔本中国问题研究中心及澳洲百鸣文化沙龙的邀请,在墨尔本大学、市中心及博士山市政厅分别以英中文作了三场演讲,使得墨尔本市主流社会及华人社区原本方兴未艾的“陈用林出走事件”研讨热浪,再掀高潮:共有七百多位中西方人士参加了三场研讨会,会者提问发言踊跃,气氛尤以第二天在博士山市政厅举办的“同在蓝天下──陈用林华人社区恳谈会”(中文)为热烈,台下鼓掌喝彩声迭起,叫好不断,以致原计划3小时的座谈会不得不增至4小时,观众们依然觉得意犹未尽。


陈用林步上讲台,迎来热烈掌声,也引起一阵骚动。


两天三场共七百多人参加了研讨会。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两天三场的活动中都有少数华人发出与主流迥然相反的声音,甚而在席中手举攻击性标语、对演讲人指首谩骂、散发反面传单、抢麦克风发言者,如同主流社会协奏曲中出现的变音,令七百位中西方观众心生厌恶,也亲眼看到了中华民族的下一代是如何被中共洗脑的。

这对于西人来说,听听陈用林说的在澳洲有一千个间谍的证词,再在同一个会场里见识见识共产党派遣的恶棍们如何努力的为陈用林的话作证,岂不妙哉!这机会中共不送上门来,澳洲人对中共恶党的邪恶哪里会如此记忆深刻?

墨尔本大学8月5日“澳大利亚政治避难”研讨会组织者费南尼(Antonia Finnane )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是的,研讨会上是有许多「愤怒的爱国学生」在场。他们占据了会场的前排座位,大声质问及辱骂陈先生,手里举着将陈用林的名字划上红叉叉的牌子,并且拒绝让会议和平地进行下去,以致于保安人员不得不警告要将他们的首领驱逐出去。

他说:看到在澳洲大学学习的学生对言论自由怀有如此敌意,令人感到非常失望。

他还说:虽然这些学生是最活跃的,但在场三分之二的听众热烈地为陈用林鼓掌,许多人在他演讲之后排队等着跟他讲话;在场的「外国」(非中国)学生们则非常有兴趣地看到了中国政治的大暴露──这样的表现,无论是中国还是中国以外的外国人一般情况下是不容易看到的。


面对中共派遣来的恶棍的挑衅,陈用林也显得有些激动,他再次声
明:他热爱中华民族,背叛的是杀害了八千万中国人民、破坏中华
文化的邪恶的中国共产党。

这些难得一见的图片就是将来审判的证据

澳洲人民近距离观察到中共恶党培养的下一代充满仇恨。他们提出应该让这些中华民族的败类滚回中共那里去!

在各位观看这些图片之前,我不得不把中共军头、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迟浩田的部份讲话再重复一下,这样图片里的肢体动作和狂暴的语言就会找到出处。

迟浩田在一次讲话中说:无论如何,我们中国共产党是不会退出历史舞台的!我们宁肯要这整个世界甚至整个地球与我们党共存亡也不会退出历史舞台!!!现在不是有什么“核捆绑”理论吗?就是说核武器把整个世界的安全捆绑在一起,要死大家死到一起。我看事实上还有另一种捆绑,就是我们党的命运与整个世界的命运捆绑在一起,如果我们共产党完了,中国就完了,世界就完了。

迟浩田还说:在战争向我们走来之际,我对我们下一代充满希望!

一位名叫Tony Phillips 的《悉尼晨锋报》读者在该报网站上发表评论说:陈用林上周五(8月5号)在墨尔本大学的研讨会被吼叫声无理地打断。


一个穿黑衣服戴眼镜的谩骂者从座位中站起来声嘶力竭、恶狠狠的
指着陈用林说:「你还指望回国吗?!你还指望有未来吗!」到底谁没有未来?


谩骂者被现场保安警告不许打断发言人讲话,否则将被赶出会场。

Tony说:作恶者看起来是些中国大陆的留学生。我知道我们(国家)是为了钱才录取他们的;而且我觉得澳大利亚学生也许能从中受益──他们有了机会如此近距离地观察到,中国共产党的体系是如何产生压制异见的行为的。但是,我们有必要忍受这些共产官僚的孩子们在这里制造的痛苦吗?我们看到的完完全全是一幕仇恨!

Tony说:也许他们中有的人是真的想听陈用林讲话,同时也需要打断他,以换取共产党的欢心。但这群乌合之众的表现,让人很难觉得他们已经具备了在一所自由大学上学的素质。

谁在给中华民族丢脸?!谁在帮助仇恨、镇压、屠杀中国人民的中国共产党?!谁在帮助流氓中共强奸自己的祖国母亲?!


中共收买的下流学生,手举谩骂性标语,攻击陈用林,扰乱会场,
孰不知他们正好给陈用林的证词当了证人!


一些被中共洗了脑的留学生,有机会到民主社会,但拒绝了解真象,
被中共利用的好惨!


为中共卖命的人,都是这付流氓相,不配做中华民族的子孙!


特务用中文向陈用林吼:不要讲英语,要讲汉语!但是遭到主持人
的拒绝,还被要求尊重会场次序和主办人的安排。


这个举标语,在会场起哄、谩骂、捣乱的家伙害怕相貌被记
录,惊慌中叫保安赶记者走,保安不理睬他。(右边的小图
是这人的正面照)


这些公然捣乱的家伙来为陈用林的话作证:中共不灭不行!

8月5日晚上6点,陈用林来到了他的墨市行的第二站:墨尔本中国问题研究中心举办的研讨会现场。会场有七十人在现场等候他的到来,其中大多数为西人。著名作家、资深记者钟海莲女士主持了本次研讨会,会场气氛轻松自然。但是在会场最外边的角落里,坐了几个受中共指使的道德沦丧的华人,在研讨会接近尾声时,忽然活跃起来,有人甚至在主持人已宣布研讨会结束后仍抢过主持人手中的麦克风,用中文诽谤陈用林。一位西人说:今天我大长见识,看到了什么叫作「中共」!


角落里有几个受中共指使的道德沦丧的华人!


一被中共收买,连长相都变的令人避之三舍!

给自己留条生路吧

在十多年前,当东西德国合并的时候,二天内,美国政府在美国境内逮捕了35000名间谍,这些人的名单是在东德的文件上找到的,东德几十年的特务网络,两天就被干掉了。

这些「留学生」和所谓的「侨界爱国领袖」的精采表演应该让炎黄子孙清醒了,丑陋、卑鄙、无赖、暴力和仇恨是中共邪党的东西。只有邪恶的政府才能制造出这样黑白颠倒、助纣为虐的货色来。

看过《九评共产党》和大纪元《郑重声明》的人、那几百万退党的人都会知道,图片上这些听中共派遣造孽的人继续下去没有生路、只有死路一条!

你讨好中共,中共自身都难保,它还能保你的平安吗? 脱离中共,揭露中共,改邪归正,弃暗投明才是你们唯一可走的路!

时间真的不多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