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达姆的人民观 (多图)
 
作者:刘水
 
2003-12-17
 
【人民报消息】

萨达姆:孩子们啊,打是疼,杀是爱呀!








上面图为伊拉克库尔德人的村庄被萨达姆下令施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化学武器袭击后的部分惨状。


15日,美军审讯萨达姆时问他:「你好吗?!」

他答:「我很悲伤,我的人民还在遭受奴役。」。

当审讯人给他水喝时,他又说出:「如果我喝水,我就免不了去盥洗室。在我的人民遭受奴役的时候,我怎能使用盥洗室呢?」

如果他不是神经错乱,那只能证明独裁嗜血已经进入了这个「专制狂人」的骨髓。不要说萨达姆一手玩弄伊拉克人民达35年(掌握实权)之久,杀害了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全国到处是「万人坑」、秘密监狱;不要说今年5月1日,联军发动进攻前,萨达姆从伊拉克国库提走达10亿美钞;不要说就在抓获他的那一刻,还随身拎著75万百元美钞;不要说他在近百座豪华宫殿淫乐的时候,他从来不会想到他的人民在忍受苦难;他在肆意「强奸」人民,手中有大把金钱的时候,他从来不会想到他的人民生活在极度的恐惧中。恰在他众叛亲离,落入罗网的时候,独独想到伊拉克人民的苦难,这是比鳄鱼的眼泪,还要虚假的表白。

独裁者在穷途末路的时候,大抵都还沉浸在权术编织的「代表人民」的无妄思维惯性中。柬埔寨共产党「红色高棉」波尔布特如此,朝鲜「流氓政权」头目金正日如此。凡是一个口口声声代表人民的政权,一般而言,都是独裁政权。民意是掌权者应该充分尊重的,不是被他来代表的。用屠刀和监狱威逼人民臣服于自己,强迫人民拥戴自己。这样的独裁者,人不报应,天报应。萨达姆东躲西藏大半年,最终被他「关爱」的人民供出藏身之所,像一条野狗被擒获,这才是真正的民意。尽管伊拉克重建步调缓慢,但是初步建立起各派别,各部落,各信仰阶层的协商机制。人权高于主权,让萨达姆独裁政权消亡;主权归民,这是伊拉克未来发展之路。作为美英联军,虽然解放了伊拉克人民,在恢复伊拉克自1990年停滞了13年经济的同时,尊重伊拉克人民意愿,实行普选,这是尤为重要的。伊拉克主权外国不得干涉。阿富汗过度总统卡尔巴伊,在恢复阿富汗国力的同时,酝酿全国民选总统,这是未来伊拉克值得借鉴的地方。以美英的利益最大化的现实做法,估计会克隆阿富汗政府模式。这样既可平衡伊拉克各方利益诉求,又可少得罪中东各国,也将为布什在明年的连任牌上赢得不少国内选票。

独裁者萨达姆上面的两句话,或许是难得的真情流露,但是在即将走向审判台接受正义审判的时刻,难免让人感觉虚假,荒唐。目前,还没有听到他35年专制统治,带给人民极大苦难的忏悔之言。再按照萨达姆的「爱人民」的逻辑,在面临「侵略」的关口,应该奋起抵抗,而不是只管自己,当缩头乌龟;在他疲于奔命躲藏的日日夜夜,他的求生欲望确实很强;当美军士兵在小洞抓获他,提取他的唾液和口腔皮肤以做DNA验证准确身份时,他非常配合,惟恐美军伤害了他。这些都说明,萨达姆只爱自己,伊拉克人民只是他维持独裁统治的肆意玩弄的棋子。伊拉克人民应该感谢那个永远不会浮出水面的「线人」,即使这个「线人」是冲著2500万美金的赏金,也对瓦解伊拉克抵抗士气,有极大的作用。不管怎样,尽快恢复伊拉克国力是所有有良知的人的共识和期待。

萨达姆独裁政权已经消亡,这已是既成事实。在全球信息化的今天,世界上还有为数不少的独裁国家存在。他们共同的特征:假借人民名义,绑架自己的人民和国家,以维护个人和家族利益。萨达姆曾经让御用作家写他的个人传记,他夸言,500年后还要让伊拉克人民记得他。他可能从来没有想到,他将以一个吞噬人民血肉的恶魔遗臭万年。

萨达姆出生在提克里特一座土坯屋里,而在同一个地方的一孔土洞里束手被擒。他无法选择前者,后者却是他自愿选择。他最为信赖的是家乡人,终结他的也是家乡人。让人联想到「多行不义,必自毙。」不管美英联军如何处置萨达姆,已经不很重要了,伊拉克人民走向民主自由,顺应现代世界文明潮流,但艰难重重,但有这样的起始,不排除它将是中东地区第一个民主国家的可能。萨达姆独裁政权灭亡,还提供了一个范例,那就是独裁政权在外力的强力作用下,也能够土崩瓦解。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里阐述,两种文化的冲突,长久来看,必是落后的一方逐渐趋同更加文明的一方,人性使然。世界上可数的「萨达姆们」,真要关心自己的人民,那就是尊重人民的权利,融入民主文明的序列。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