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前驻华大使:不善待自己国民的政府又岂能善待他国!
 
2023年9月8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 法国前驻华大使黎想(Jean-Maurice Ripert),近年来频频针对中国与俄罗斯问题发表评论。虽然他在中国的任期只有2年时间(2017年至2019年),但是他是法国政坛上少数敢于面对中共和俄罗斯坚持原则的政治人物,而且也是一位敢于说出内心真实想法的外交官。

据法广中文报导,今年四月四日,在法国参议院举办的有关外国势力渗透的听证会上,黎想对俄罗斯以及中共政权的实质发表了大量的评论。他的真诚和直率的言论在只会王顾左右而言他的职业外交界实属罕见!他强调自己不过是作为一位负责任的公民参与公众讨论,不过是高声说出了许多在职的外交官敢怒而不敢言的心声。

不善待自己国民的政府又如何可能善待他国

黎想在听证会上再次明确此前他在媒体上发表的言论:法国的一些政党成员访问莫斯科之后并不是空手而归。他还就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在中国的行为明确表示:拉法兰在协助法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方面确实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是,他牵头组建的基金会在中国的活动十分暧昧,缺乏透明。他尤其讲述了一次十分令他惊讶的事件,他在北京机场迎接法国政府一位国务秘书时,意外遇到拉法兰率领一个团队,团队的成员们当时非常不自在,据介绍他们因中共政府邀请来出席一次有关民主政治的讨论会。据介绍,当晚在中共政府组织的会议上,这些法国人高举着习近平思想新书,犹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法国的毛派支持者们高举着毛泽东的红宝书一样,类似的场景令人感觉十分诡异。

他在听证会上针对法国的亲俄派以及亲中派的政客以及企业家评分析说,他们中绝大多数并不是贪腐腐败的官员,他们被称为是法国狗熊或者法国熊猫,他们在中国受到高规格的接待,他们受宠若惊,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重要性,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中共都在对外友好交往中注入大量国家资金。因此,这些法国人会认为有必要配合,接受中方的条件,至于在这些国家运营的企业,自然是无条件地接受任何来自官方的要求,但是,这些国家并不是法制国家。

大使在听证会上举例说,加拿大逮捕孟晚舟之后,随后抵达北京的俩名加拿大人一下飞机就遭到逮捕。他特别警告那些今天依然对俄罗斯以及中共政权依然存有幻想的人说:一个不善待自己国民的政府又如何可能善待他国!

必须严格捍卫自己的原则

当被问到应该如何与独裁政权相处时,他的回答是:首先必须严格捍卫自己的原则。普京的行为是完全可以预测的,欧洲自然应该与俄罗斯达成协议,但是,或许并不是普京的俄罗斯。俄罗斯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的国家,俄罗斯人民有权拥有一个比普京更加出色的领导人。

当被问到对法国政界人物接受华为以及俄罗斯天然气集团类似的集团工作是否感到震惊时,大使回答说,华为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手机生产商,当华为在非洲的电信设备按照一带一路规画,将电信铺设路线以及附带服务 从吉布提一直铺设到塞内加尔的佛得角时,中国人的目标是什么就十分清除了。他认为反对外国渗透的关键是唤醒法国民众,只有将公民社会动员起来,才有可能遏止外国渗透。

法国的双月期刊的专访内容

法国的双月期刊《Projet》在今年7月访问了法国驻北京大使黎想,并把采访内容以《欧盟(团结)就是力量》 (L‘UE fait la force )为标题,刊登在双月期刊上。大使在访谈中特别强调欧盟团结一致捍卫欧盟的价值理念的重要性。以下为访谈内容:

Projet:您如何描述中共政权的性质?

Jean-Maurice Ripert:我于 2017 年 7 月抵达中国,当时正值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夕,习近平的专制政权宣告成立。让我们明确一点:这个政权已经变成了独裁政权。我立即被共产党控制社会的方式所震撼。

中共现在理论上已经实现了双重突破。首先是与人权的普世价值决裂,中共公开否认人权的合法性。其次是与自 1945 年以来我们所熟知的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多边国际秩序决裂。今天,中共政府在国际生活的各个领域建立机构,与联合国直接竞争。

中共的目标是通过建立自己的机构来削弱联合国的专门机构,为自己的利益服务。通过 "一带一路 "倡议(BRI)——或称 "新丝绸之路"的巨额投资,试图通过将新兴国家团结在自己周围来建立新的国际秩序。中国不再是地理上位居中心之国,而是要成为世界的中心。

诚然,我们需要改革当前的多边体系,因为它进展得并不顺利。但这一现实与中共想要强加的模式有着天壤之别。

Projet::您如何评估今天中国的人权状况?

Jean-Maurice Ripert:我们看到几乎所有的公众自由都受到压制。没有新闻自由,没有集会权,没有自由工会,没有示威权,没有文化或语言权……看看藏族、维吾尔族或蒙古族的遭遇就知道了——没有人谈论他们。我们所知道的一切形式的自由都被碾碎了。

还有我称之为独裁 4.0 的发明:我在中国时北京政府正引入的著名的 "社会信用"体系。每个公民都有一个信用证,当他们的行为不符合当局设定的期望和标准时,就会被扣分。惩罚可以是经济上的,也可以是职业上的,甚至包括被遣送回乡,这无异于经济和社会死亡。以前,如果你想得不对,就会受到惩罚。

如今,你的惩罚取决于你的行为,取决于党的决定。你怎么能想象,如果世界变成了中国的,它就不会以同样的方式运转?

Projet:2022 年 8 月,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发布了一份关于新疆侵权行为的规模和严重性的报告。然而,民主国家似乎无力改变现状……

Jean-Maurice Ripert:这份报告的发表说明了在国际层面遇到的困难。但需要指出的是,这份报告是在中共的压力下,在米歇尔-巴切莱特作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任期结束时发表的。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以微弱多数(17 票赞成,19 票反对,11 票弃权)否决了就该报告进行辩论的决定。

联合国工作的难点在于如何代表所有会员国,而这些会员国在新疆问题上有时极为暧昧。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同意中共的做法,而是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不想冒被排除在新丝绸之路大规模投资之外的风险。

对许多人来说,中共是一个基本的经济和商业伙伴,与之闹翻是有风险的。2019 年,伊斯兰合作组织的十几个成员国甚至发表声明,支持中共在新疆的政策,尽管被屠杀的是穆斯林。发达国家停止了对联合国的资助,而中共却大肆向联合国提供资金。

Projet:从外交层面,法国是否有可能在经济与人权领域两者得兼?

Jean-Maurice Ripert:当然有可能,但是,不一定保证成功。但是,无论是法国还是欧盟外交都应该尝试。面对独裁专制体制必须立场坚定,否则就不可能令人信服。推行两面派的外交则不可能获得他国的尊重。在必要的时候,必须能够坚决的说:不!比如说,在新疆问题上,欧洲外交团体对此立场一致,态度强硬。

Projet: 但是,一些法国的政界人物,例如前总理拉法兰等人,给人感觉这种一致性存在缺陷?

Jean-Maurice Ripert:前总理拉法兰被外交部授命负责法国企业在中国的发展,在这一领域,他的工作曾经十分出色,尤其是在援助中小企业方面.他在中国有许多关系,他对中国也十分了解,法国使馆与他合作十分和谐。但是,当他作为“展望与创新基金会”负责人去访问中国时,他的角色就十分暧昧。有一天,我到机场去迎接一位去中国访问的政府部长秘书,看到拉法兰率领一个团队的成员同机抵达北京,他们当时见到我感到十分尴尬.问他们之后才知道,原来他们被邀请去北京出席一个中方牵头举办的民主政治讨论会。他们在会上还分发了习近平思想一书。就我个人而言,我是反对类似的做法的。如果法国政界人物如此行为,那么,法国又如何能够要求中国人尊重人权尊重国际条约呢?

Projet:中共政府提出新时代新秩序,习近平要引领全球,他们会把我们带向何处?

Jean-Maurice Ripert:中国经济已经今不如昔,中国已经不再是世界工厂。许多国家都对中国感到担忧。就以斯里兰卡为列,他曾经是一带一路计划最早的受益国,但是今天,中国已经陷入严重的债务危机,民不聊生,国家濒临崩溃。此外,乌克兰战争也给北京带来了麻烦,北京外交政策根基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政策似乎有些难以自圆其说。

北京将香港与台湾视为自己的领土,计划使用解决香港问题的方式来解决台湾问题:逐渐派遣内部人员占据政治,经济以及服务行业的关键要位。在香港问题上,国际社会任由北京公然违背国际条约。世界将走向何处去?在美中俄三方关系上,中俄其实处于竞争地位,而并非是同盟。俄罗斯说到底是想恢复昔日的辉煌,除了美俄对抗之外,其它都不存在。而中共期待能够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建立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两极或者多极世界。下一步要看其他国家,尤其是欧盟是否能够捍卫自己的价值理念打造一个真正的多极世界,要应对中国,多极主义必须涉及全世界所有的国家。

Jean-Maurice Riper,1953年出身于学者及外交官家庭,早年毕业于巴黎高等政治学院(Scienpo Paris )以及法国国家行政管理学院(ENA)。1983年开启外交官生涯,曾经先后担任法国驻土耳其,驻俄罗斯以及驻中国大使。△
 
分享:
 
人气:32,81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