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大暴雨水淹香港 暴露爱国者治港失败
 
2023年9月10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香港星期四深夜开始受到极端大暴雨侵袭,天文台当晚1小时内录得超过158毫米的雨量,是自1884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纪录。香港多区出现严重水浸,多条市区马路变成河流、黄大仙地铁站及附近商场被洪水淹没;加上星期五凌晨深圳水库排洪,新界北部大片农地变成水塘。港府官员事隔15小时才召开跨部门记者会回应暴雨灾情,形容这次暴雨是“500年一遇”,超出渠务系统排水上限。有评论员批评港府官员灾难应变处理不及时,这次暴雨成灾反映爱国者治港的管治失败。

香港过去一星期接连受到两个台风侵袭,上星期五(9月1日)凌晨开始,受超强台风苏拉吹袭,天文台时隔5年再次挂起最高的10号飓风信号,整个风暴侵袭历时接近38小时,对香港多区造成不同程度破坏,星期日(9月3日)多区仍有塌树以及被强风吹到弯曲路牌未清理。

香港遭遇近140年世纪暴雨灾情严重

苏拉台风离港后,紧接另一台风海葵星期一(9月4日)凌晨开始接近香港警戒范围,天文台发出一号戒备信号。虽然海葵台风没有带来超强风力,但是几日后却引发香港历史性的世纪极端大暴雨。

海葵台风的残余环流星期四(9月7日)深夜开始引发极端大暴雨侵袭香港,天文台当晚深夜11时至凌晨12时,1小时内录得超过158毫米的雨量,是自1884年有记录以来,接近140年的最高雨量纪录。

天文台在星期四深夜11时左右发出最高警戒的黑色暴雨警告,至星期五(9月8日)香港大部份地区受到极端大暴雨浸袭,天文台总部24小时录得的雨量超过600毫米,相当于香港4分之1年即是超过90日的雨量,黑色暴雨警告破纪录超过16小时。

香港多区出现严重水浸,黄大仙港铁站及附近商场被洪水淹没;柴湾一个停车场的车辆被洪水没顶;湾仔天乐里水浸深至小腿,附近一带马路成为河流;筲箕湾耀东邨对面山坡发生严重山泥倾泻,有巨石从山坡滚落马路阻塞交通,泥水冲入附近的篮球场。加上星期五凌晨深圳水库排洪,新界北部大片农地变成水塘。

评论指反映爱国者治港管治失败

港府官员事隔15小时,至星期五下午两点半才由政务司司长陈国基率领多名官员,召开跨部门记者会回应世纪暴雨灾情,陈国基形容这次暴雨是“500年一遇”,超出渠务系统排水上限。

时事评论员谭美德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港府官员灾难应变处理不及时,这次暴雨成灾反映爱国者治港,以及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后的管治失败。

谭美德说:“这个(水灾)根本就不是纯粹一个天气的问题引起出来,而是在反映爱国者治港以及‘完善’选举制度之后,在面对这些危机底下那个情况是完全可以用”失败”可言,因为你看到第一、除了刚刚讲就是说主要的官员十几个小时之后才出来(会见传媒),你见到在制度上面的话,尤其是有多少立法会议员出来讲话或者帮忙呢﹖去到基层关爱队(取代原来的互助委员会)更加不用说了,那些立法会议员好像在昨日(9月8日)最关心是民建联的党庆是否继续(举行),而那些关爱队我们亦都见不到在地区有些甚么很实际的作用。”

批官员出新闻稿不愿直视民意

谭美德表示,上星期港府首次动员跨部门处理苏拉台风,但是事隔不够一星期,世纪暴雨发生时完全没有跨部门政府官员现身即时处理灾情,他质疑跨部门记者会只是“做Show(作秀)”(门面工夫),不愿意直视民意。

谭美德说:“你见到在政府开那个(跨部门)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其实它是很强调是不停在出新闻稿,好像起码出了5份,但是不是出新闻稿就等如已经是可以令到市民知道所有情况呢﹖现实上面又不是这样啊,你看到政府为甚么我说爱国者治港以及‘完善’选举制度之后是完全失败,其实它们(官员)的想法是很一致的,因为早前行政会议示威区(特首)李家超宣布永久取消,现在又(只是)出新闻稿,它们在行政决定的处理手法里面,很明显就是不想直视民意,即是说它不想直接面对一些民意,你(政府)不肯直视民意的时候,它觉得你(市民)知道的啊,你应该知就OK(可以)的了,你为甚么反过来(责)怪我(政府)呢﹖这个其实是一个很有问题的说法来的。”

港府官员照搬北京说法有卸责任之嫌

谭美德表示,陈国基不断强调暴雨是难以预测,因此很难像应对台风可以预先部署,但是官员又不断强调这次世纪暴雨是“500年一遇”,他质疑说法矛盾,可能只是照搬中国大陆的说法,有推卸责任之嫌。

谭美德说:“就是说为甚么要强调是‘500年一遇’的大雨﹖我想很多人是未必知道(中国)国情,因为那个原委就是今年8月的时候北京有一次暴雨,而当时北京的讲法是‘600年一遇’,其实为甚么我会拿这件事情来类比呢,其实同一道理它(港府)就是想告诉外界‘不关我的事’、‘不是我预计得到’,但是有趣的情况就发生了,它(港府)在不断强调说仪器是很难去预测到,那个暴雨的情况是这么恐怖,但是为何你又会知道是‘500年一遇’呢﹖所以其实你见到只不过是学北京的讲法,而去推诿那个责任不在自己(港府)。”

批评港府公关处理不善

谭美德又表示,特首李家超星期五下午政府跨部门记者会结束后,才到筲箕湾发生山泥倾泻的耀东邨视察灾情,他批评港府的公关都处理不善,陪同李家超视察灾场的官员连鞋及裤脚都没有弄湿,李家超回应传媒的说法令人觉得连稳定民心的工作都处理不善。

谭美德说:“但是李家超的讲法就是说,他认为立即去协调统筹的事情去处理,比见市民更重要,我想说甚么呢﹖就是他(李家超)连安定民心这个动作都不懂得去做,但是这些就是我们现在(北京)中央(政府)所拣选的所谓‘爱国者’,或者是一个‘贤能’的标准,我就极度诧异,因为遇到一个这么重大的情况,香港这么多地方是浸(淹水)了,不管他(李家超)的衣服是干还是湿都好,他不知道第一时间是要出来安定民心,相反地他是在指责传媒在问这个问题,它们(官员)是应该要先处理其他事情,所以他十几个小时之后才出来见市民,他认为是对的,这样很明显是制度底下他们不需要面对民意,不需要面对民意的时候,就喜欢讲甚么都可以了,所以为甚么我会说在这件事(世纪暴雨)里面反映得到,就是说其实就是在当前说要改变制度,要‘爱国者治港’,以及‘完善’选举制度底下,整个制度是完全失败。”

对于深圳水库星期五凌晨排洪前16分钟港府才发出新闻稿,保安局局长邓炳强星期五下午在跨部门记者会强调,深圳排洪对香港方面没有造成大影响,谭美德质疑相关说法是否可信。

谭美德说:“你看到请问要大家怎样相信呢﹖原因就是说你见到说深圳(水库星期五凌晨)排洪的时候,之前《文汇》、《大公》(亲中传媒)那边是说‘造谣’的,所以你想想大家还信不信﹖简直只差没有讲又说要用国安法而已,但是事实上当你(政府)一方面说‘造谣’,语音刚落那边它真的排洪啊。”

受灾商户冀当局改善渠道排水系统

记者星期六(9月9日)到湾仔天乐里采访受大暴雨水浸影响的商户,有开业4年的厨具店经理刘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一千呎的店舖积水高达一英呎左右,店内的电脑等设备受损,开业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

刘先生又表示,暂时未能估计店舖的损失金额,他希望政府改善渠道排水系统。

刘先生说:“其实就是叫做大家预计不到的这件事情(世纪大暴雨),今次我觉得即是一次过那些水来得这么急,但是可能渠道又未必去(积水)那么快,所以会令到今次那些水来得这么厉害。”

市民希望“见一事长一智”

住在港岛东区鲗鱼涌的退休公务员汤先生,星期六下午到筲箕湾耀东邨了解世纪大暴雨后山泥倾泻的灾情,他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退休前在政府从事环保工作,年约70岁的他从来未遇过这样的世纪大暴雨,他住的大厦电梯及水泵损毁,食水及冲厕所水都暂停供应,他希望各界可以“见一事长一智”。

汤先生说:“(住的大厦)没有食水以及厕所(水)供应,即是那些泵(去水系统)有影响、水泵有影响,即是到今早我们的咸水(厕所水)冲厕都未有,不过,可幸就是电(力)仍然是维持到,以及宽频(网络)那些东西都没有影响。”

记者问:“这些(事情)会不会都是你生活在香港几十年来第一次遇到﹖”

汤先生说:“是啊,绝对是、绝对是,因为我退休年龄了,变成就一定是见过很多事情了,这个确实是一些纪录性的事情来的。”

记者问:“自己的感受是怎样﹖”

汤先生说:“感受,我想都是有些人会面对一些大困难的,做生意啊、打工那些,但是我想‘见一事长一智’吧。”

汤先生又表示,今次的世纪暴雨有更强的理由,呼吁当局在将来的城市建设及规划方面,更注重环保的概念。

汤先生说:“这样的(世纪暴雨)事件给予一个契机我们一些环保人士,或者关心地球暖化的人士,一个更强的理由,在他们方面的论点去争取。”△(转自美国之音)
 
分享:
 
人气:33,34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