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委前书记孙志刚突然被查的前因后果
 
2023年9月5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 日前刚刚被宣布"接受调查"的前中共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因为曾经是俞正声、吴官正以及陈敏尔等人的下属而倍受关注。习近平之所以决定抛出孙志刚,当然不排除"打狗震主"的幕后考量,但孙志刚本人及其家属的经济犯罪以及他孙志刚治下的贵州省的"政治生态",确实也恶劣到了怵目惊心的程度。

中纪委网站上月28日晚突然发出通报,声称中共贵州省委原书记孙志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通报中暂未交代具体案情。

于是,孙志刚成为去年十月才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之后首位落马的(前)省委书记,也是中共二十大至今,步我们上星期文章中介绍过的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董云虎后尘的第二位被官方公开宣布查处的正省部级高官。

消息一出,即刻引发全网关注。笔者注意到,中国境内的官、民网站大都是在“钻研”了孙志刚中共政坛上的从政履历后,联想到了中共当局反腐运动的“今日重点”,多达数十家中国境内网站和中国大陆境外的大外宣媒体上统统以《贵州原省委书记孙志刚被查曾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为标题夺读者眼球,意在引读者相信:虽然目前在任的中共医疗卫生系统的最高主管马晓伟“被从病床上带走”的消息已经被马晓伟本人主动公开露面而不攻自破,但轰轰烈烈的医疗反腐运动还是取得了抓出另外一个正部级贪官的阶段性成果。

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媒体,特别是境外媒体,也纷纷从孙志刚曾经在不同岗位、不同地点、不同时间里先后侍奉过的几位中共政坛上的重量级高官,联想到了习近平要查处或者威胁孙志刚背后重要人物的可能性。比如《北京青年报》旗下微信公众号“政知圈”消息,就把报导重要放在了“孙志刚在宜昌任职期间与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俞正声共事”。而境外媒体更是不但扯出了俞正声,同时也都拿孙志刚曾经的其他几位重要上司说事。比如华尔街电视接连播出了《原任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被查,俞正声大管家;这样倒查,逼著官场怨恨习近平》,以及《孙志刚被查牵出俞正声和吴官正,陈敏尔贵州搭档倒在医疗反腐敏感时间点》两篇分析报导文章,新唐人的《习近平这是在警告俞正声?孙志刚家人4月已被带走》一文,除了重点介绍孙志刚的“俞正声背景”,更是因为孙志刚曾经的国务院医改办主任的职务,把时任总理李克强也扯了进来,“前国务院医改办主任孙志刚曾是李克强的直接下属……”云云!

不知道此类报导是否影响了当时正在甘肃敦煌一带名为考察实为公款旅游的李克强的好心情。

关于孙志刚,过去多年在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里的文章中少有涉猎。在去年9月,我们本专栏文章《不是“二十大”党代表的应勇 还能再进中委吗? 》中,提及了包括孙志刚在内的近十名当时先后确实是“因为年龄原因”被免去省委书记职务者,都没有被安排“当选”二十大代表。甚至还包括了当时从湖北省委书记岗位上被新华社通稿中也称之为“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省委书记,日后却又在连二十大代表都不是的前提下连任二十届中央委员,日后又成为新一任最高检察长的应勇。

继而到今年三月召开的中共十四届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闭幕之后,已经有敏锐的中国大陆贵州境内的网民“惊讶地发现”孙志刚已经不再是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的副主任委员。

此番中纪委公布了孙志刚被查的消息后,即又有中国境内网站上刊登的报导文章中特别提及了十四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名单里“已经没有了孙志刚的名字”,似乎是想说明孙志刚应该是在十四届全国人大相关人事名单拟定之前即已经被内定为“问题人物”,所以不能“带病上岗。

其实,出生于1954年的孙志刚截止今年三月十四届全国人大的召开完成“全退“,实属中共政权正常的组织运作。

这里不妨先给本专栏的读者和听众脑补下一每届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之前的组织准备之一,即安排时年65岁或者年近65岁的当届中央委员陆续退出一线职务,给准备当选新一届中央委员的“革命后来人“让出领导工作岗位的运作程式。

我们注意到,按照通常的中央委员“三上四不上”或者说“三上四下”的原则,在某届全国党代会召开的当年满63岁还连任或者继任了中央委员者,在此届党代会召开的两年后就年满65岁了。接下来,由某届全国党代会结束后的第三年到下届全国党代会召开的当年,陆续都会有年满或者年近65岁者,只要不是被内定为下届党和国家领导人预备人选,都要陆续被安排“退居二线”。

之所以有这种“退居二线”的安排,主要不是从让他们这批人“发挥余热”的角度考虑,而是因为他们在退出具体领导岗位的时候,本身还是在位中央委员,所以必须给临时换一个具体工作岗位,以让他们正常完成他们的本届中央委员任期。

具体到退位省委书记的安排上,因为他们本身都是当届全国人大代表,所以其中的大部分都会被安排进当届全国人大的各个专门委员会充任副主任委员。少数是被“增补”为当届全国政协委员,同时进入同届全国政协的某个专门委员会出任副主任委员。

接下来,他们这些被中途安排为全国人大或者全国政协的各个专门委员会的副主任委员者,就又要依年龄被区别对待。

以今年三月召开的两会为例,能够在这届两会上新任或者连任各专门委员主任和副主任的最高年龄限制是出生于1955年,而孙志刚出生于1954年。只能告老还乡。

下面继续分析孙志刚被中纪委公开宣布“接受调查”的可能原因。

凡对中共官场多少有点常识性了解的人士都知道,只要是被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网站高调对外宣布“正在接受调查”,而且被“调查”的原因只被用简单八个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者,日后被“调查处理”的程序百分之百都会先是“双开”并“移交司法”,继而是起诉、一审开始和一审判决…….。

而在“一审判决”之后便从此再无音讯,是因为此类人之中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服从判决,不上诉”。

所以说,孙志刚未来的下场不但肯定是进秦城,而且大概率是十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直至死刑缓期执行外加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至于习近平下决心严惩孙志刚的背后考量,有多强烈的用意是“杀鸡儆猴”,更确切的形容是“打狗震主”,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做详细的介绍和分析。本文余下内容著重在孙志刚将被中纪委的“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取消待遇,移交司法”通报中开列的至少几项罪名的介绍和分析。

先易后繁,先说经济犯罪内容,再说可以公开对外宣称的政治犯罪(党内严重违纪)内容。

香港《明报》8月30日刊登的相关报导文章声称,虽然孙志刚的具体犯罪内容尚未公布,但内地网上传出的消息说,他的妻舅长期在贵州安顺做项目,涉嫌为“矿霸”矿主充当保护伞,孙的家人今年4月已被带走调查,经过近四个月调查,孙本人才正式“落马”。

这个“矿霸”姓刑,确实是孙志刚妻子的亲弟弟。其恶行终于被中纪委关注,是因为我们过去文章中介绍过的陈敏尔曾经的“大秘”颜伟被查后供出了孙志刚妻子替丈夫收款卖官的罪行被在纪检系统内部流传开后,湖南省的一位地方纪委干部把自己已经坚持举报多年的“时任贵州省委主要领导人的妻弟”把在贵州安顺投资矿业的湖南籍民营企业家逼上绝路一事,顺势进行了第N次举报……。

此事件的前因后果笔者仍在继续搜寻更多实锤证据,日后的文章中还会有详细交待。

笔者注意到了有媒体认为“鉴于中共当局正在全国范围内针对医药系统展开反腐运动,宣称要'倒查二十年',而孙志刚曾经主管国家医疗改革长达五年,有分析认为孙志刚受查或与医药反腐有关”。但根据笔者目前所搜寻到的线索看,虽然不排除日后的全部调查结果里证明孙志刚和他的在贵州省委机关众人皆知贪得无厌的老婆刑某已经持续贪污受贿了N年,其中也包括孙志刚主管国家医疗改革的五年时间的受贿内容,但这也只是因为“拔起萝卜带起泥”,而不是孙志刚此次被查的起始原因。起始原因只能从两个角度追索,一是前面说了的陈敏尔前大秘颜伟在中纪委专案组“坦白从宽,立功受奖”的威逼利诱下所交待的孙志刚妻子的巨额索贿;二是孙志刚本人在贵州担任政、党一把手期间,是如何“严重破坏了贵州风清气正的良好政治生态”。

孙志刚被宣布“正在接受调查”的几个小时之后,贵州省委即立刻召开省委常委扩大会议,贵州地方媒体的报导是贵州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徐麟在他主持召开的省委常委会会议上强调:“孙志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严重败坏了党的形象,严重辜负了党中央和全省人民的信任,严重破坏了贵州风清气正的良好政治生态,影响极其恶劣,教训极其深刻……”。

由此,我们不妨盘点一下今年初至孙志刚被宣布接受调查的八月底,不足半年时间里有多少贵州省的副厅局以上级别的干部接连被宣布“接受调查”。

今年年1月,贵州省省妇联原党组成员张君(女)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贵州省纪委省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今年3月,贵州省在任政协副主席李再勇落马,有消息指是因为他的前任,去年11月开始被查的上届贵州省政协副主席周建琨被查所指认。李氏是贵州务川出生的仡佬族,1962年8月出生,如不出事,省政协副主席职务可以担任至63岁。

今年3月,贵州省黔东南州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毛有智落马,今年8月被六盘水市检察院依以涉嫌受贿罪逮捕。

今年3月,贵州省投资促进局原局长皮贵怀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3月,贵州省黔西南州政协原副主席、党组成员,回族党干向和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3月,贵州省林业局原一级巡视员张富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接受调查。

今年3月贵阳市原副市长,土家族党干林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4月,贵州省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原正厅级干部吴青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4月,黔南州委原副书记、州长,布衣族女党干钟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调查。日前刚刚被宣布终止全国人大代表资格。

今4月,贵州省黔西南州委常委、州委秘书长张玉龙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5月,贵阳市政协副主席钮力卿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5月,贵阳市委原常委,贵安新区党工委原副书记、管委会原副主任唐兴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6月,贵州省省科学技术协会原一级巡视员,回族党干马长青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6月,贵州大学原党委副书记任钢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六月,贵州省黔东南州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刘建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7月,贵州省财政厅原副厅长,布衣族党干王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7月,黔西南州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党组副书记张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7月,贵州酒店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 总经理祝胜修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7月,贵州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马林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7月,贵州省政协原秘书长熊德威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8月,贵州遵义市委党校原常务副校长韦圣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8月,贵州旅游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吴静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8月,贵州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施长征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8月,贵州省委统战部原副部长,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原党组书记、主任,侗族女党干邓兆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8月,贵州广电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宋霖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今年8月,贵州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党组原副书记、厅长张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以上是不完全统计。如此恶劣的整个贵州省的“政治环境”,孙志刚自然难辞其咎。进一步的分析内容,留待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进行。△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分享:
 
人气:52,582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