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與毛澤東晚年的相同與相異
 
2023年9月3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近年來,習近平大搞個人崇拜,把毛澤東晚年的各種手段一一演練。越來越多的人擔憂,習近平的政治心態和行爲進入了毛澤東晚期的狀態。文革史學家,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榮休教授宋永毅先生作客《縱深視角》,從政治心理學和政治體制的角度深入剖析爲什麼習近平大搞個人崇拜,習與毛晚年有哪些相同與相異,以及等待習近平的是什麼樣的結局等問題。

毛習大搞個人崇拜 都是要執政到死

據美國之音報道,隨着美中對抗升級,在很多中國人看來,習近平是讓中國走向世界領導地位,擺脫國內經濟困境和打擊腐敗的最佳人選。紐約時報上發表的一篇評論說,「作爲革命者的兒子,習近平充分利用了共產黨的歷史事蹟來喚醒人們對毛澤東時代的回憶。在這個許多中國人只看重物質財富的時候,習近平通過把自己塑造成共產主義理想的標誌,嘗試着把共產黨和黨的價值觀重新放回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各省市幹部紛紛向習近平表達衷心,其中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在去年天津黨代會的發言措辭最爲轟動。他指習近平是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又說要衷心愛戴核心、自覺服從核心、始終緊跟核心。

中國一些網民發起懷念毛澤東的熱潮。網民「熱愛生活追求理性」說:「他(毛澤東)說過最震撼的一句話:中國人站起來了!他說過最樸實的一句話:爲人民服務!他說過最感恩的一句話:人民萬歲!他永遠活在人民的心中!」網民「思想剛印章北海」說:「那個時代,雖然窮雖然累,但是人民活得有尊嚴,生活有奔頭,00後表示願意回去。」

正是通過複製毛澤東的造神手段,習近平引來了熱誠的追隨者,成爲中國幾十年來權力最大的領導人。

文革史學家宋永毅說,馬克思主義也好,中共的黨章也好,明文反對皇帝,反對搞個人崇拜。那麼對毛習來說,要想終身執政,只有一個辦法,就是跳過這個體制,建立個人崇拜,通過個人崇拜和底層的黨員羣衆建立直接的關係。像文化大革命就是這樣。

他說,現在習近平要搞的也是這個東西,個人崇拜的本質就是一個權力崇拜,爲什麼人們要崇拜習近平,不是因爲他是一個普通的能夠「挑200斤擔子,走二十里路不換肩」的青年農民,而是因爲他是中共的最高領袖。

宋永毅說:「這個權力關係的網絡就造成了最高領袖和他下面的一大批的高級幹部之間的一個不成契約的契約關係,也就是說你是我老闆,我是你的僱員,那我只有拍你的馬屁才能得到提升,我的所有東西:我的權、我的錢、我的老婆、我的小三、我的兒子、我的女兒,都靠着你。所以這樣一個權力關係的網絡形成以後,又在中共這樣一個幹部政策、組織關係極端腐敗的體制中間,那就必然造成領導人只要默許,下面的人就拼命地進行吹捧,這個就給最高領導人就造成了一個結黨營私的機會。」

宋永毅說,這些最高領導人搞個人崇拜以後,下一步就是黨同伐異,搞清洗鬥爭,所以個人崇拜還是黨內權力鬥爭的一個利器。毛澤東就是這樣,他佈局很多年搞劉少奇,因爲他覺得劉少奇很強大。習近平也是這樣,習近平先是依靠了胡錦濤的團派,然後他在整個團派也好,他的習家軍也好,大搞個人崇拜,他個人定於一尊以後,又把團派搞掉,他甚至當衆侮辱了胡錦濤,這個全世界都是有目共睹的。

宋永毅說:「個人崇拜講穿了就是一個權,就是他要執政到死。最近習近平據說講了,他執政要到八十歲,毛澤東是八十三歲死掉的,習近平的身體到底能撐多久,高處不勝寒啊,每天都要擔驚受怕,怕人家搞政變,怕人家搞陰謀,能不能精神一直正常,能不能身體永遠健康,能不能萬壽無疆,常常都是一個問題。」

極端自戀自卑 多疑猜忌

宋永毅說,習近平自從2021年二十大大權在握後,他的執政和政治表現開始進入毛澤東晚期的模式。他說,習近平和毛澤東是中共歷史上大搞個人崇拜登峯造極,而且都搞成了的兩個領袖。從美國的政治心理學來分析,個人崇拜反映了領袖的一種不健康心態,是極端自戀和極端自卑的反映。

他說:「因爲這個人沒有信心嘛,所以他要別人來崇拜他。那麼你比如說毛澤東在他執政的途中,他也是被王明、博古嘲笑成爲山溝溝裏的馬克思主義者,看不起他的學歷。習近平我們知道更加了,嚴格地來講,他的學歷就是一個小學畢業,但是,習近平你想他那麼願意曬書單,到處去背書單。」

宋永毅在《毛澤東和文化大革命政治心理和文化基因的闡述》一書中,用西方的政治心理學分析了毛澤東晚年的非理性心理,比如他極端的多疑猜忌的病態人格。宋永毅說,習近平也有相同的心態,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說,毛澤東是一代梟雄,是第一代創立中國共產黨和建立政權的領袖,他本身具有身經百戰的傳奇色彩,和蘇聯的列寧、斯大林、古巴的卡斯特羅和越南的胡志明一樣,都是有傳奇色彩的革命領袖。而習近平是守成的一代,和第一代領袖相比,底氣不足。宋永毅說,正因爲習近平的先天不足,更造成了他對人的猜疑,和亦真亦假的危機感,導致他在很多政策上的失誤。

宋永毅說,獨裁者做到一定的程度,他的心理必然變態,把自己心裏想的陰謀詭計強加於他的同僚的頭上,然後把他們作爲假想的敵人進行清洗。

宋永毅指出,前一陣子習近平說,孫力軍、傅政華要搞政變,雖然說正式的判決書上,他們的罪名是貪污腐化,但是傳出來的消息都是說,他們要搞政變。

他說:「我都不相信,因爲我研究文革,我研究了那麼多政變,發現都不是的。孫力軍一個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一個公安部部長,他有什麼權力搞?前一陣子還搞什麼周永康、徐才厚要搞軍事政變等等。就從這一點你就可以看到,就是說習近平的心態,完全進入了一個獨裁者特有的軌道。」

政治妄想症

宋永毅在《毛澤東和文化大革命政治心理和文化基因的闡述》這本書裏,也分析了毛澤東自欺欺人的政治妄想症,把自己作爲人民意志和人民利益的當然代表。宋永毅說,這和習近平的「我將無我,不負人民」有明顯的相同之處。

關於被戲稱爲「方向君」的習近平經常給世界「指明方向」,宋勇毅說,當一個人相信他能拯救全人類的時候,那他必定是一個可怕的自我中心主義者,也就是說他會造成災難性結果的。他說,「最怕的是獨裁者有野心,有意識形態,那這個事情就麻煩了,因爲你獨裁者有野心,他可以使用他的權力,他可以調動他的軍隊;有意識形態,他就可以自欺欺人,他認爲他做的是對的,天降大任於斯人也。」

宋永毅說:「比如說他(習近平)對經濟政策的干預,最近出現的毀林還田,把水稻種到高山上去,這個都是文化大革命中間,大家都認爲違反科學的一個常識性的文革的罪狀,你現在重新又把它作爲經濟政策提出來。比如說新的上山下鄉,你做的都是歷史倒退性的政策。一,說明了你這個人實在是不懂治國之道,不知道歷史發展的趨勢。另外一個,你狂妄的膨脹的野心和對權力的偏執,會認爲你自己可以隨意地改變歷史。」

宋永毅說,習近平的政治妄想症很厲害,他真的相信了東昇西降、一帶一路,和他成爲整個世界熱愛的這個領袖人物了。

習難逃毛晚年的結局?

宋永毅說,習近平晚期如何收場?無非是兩個結局,第一,最後像毛澤東那樣,在無窮盡的權鬥中間耗完他自己的一生。第二,像普京那樣陷入戰爭的泥潭。

宋永毅說,三十年經濟改革的成果被習近平這樣一路糟蹋下去,必然使中國落入千孔百瘡、一地雞毛的局面。「而且他還不願意現在建立接班人,原來給他排的接班人胡春華,還沒有上去就給他搞掉了。在中共殘酷的政治權力鬥爭的環境中,習近平恐怕要走毛澤東最後的路,油燈枯盡而死。」

宋永毅說,第二個結局就是戰爭。他說,習近平因爲沒有毛澤東這樣身經百戰,成立紅色中國的傳奇色彩,那麼他想要建立不可動搖的領袖形象,只有一個榜樣,普京。普京攻打烏克蘭,習近平就打臺灣,所以現在俄烏戰爭的解決對習近平的影響也會很大。

但是宋永毅說,從習近平的個性來看,他有高幹子弟、紈絝子弟的另外一面,比較慫,不是那麼鐵血,他發動戰爭的時候,會反覆權衡猶豫不決。宋永毅說,這也許只是「我個人的最良好的願望」。 △
 
分享:
 
人氣:101,02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