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鬥加劇外交勢頹 中共「大國外交」顯敗象
 
2023年9月16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專題部記者張明健報導,中共黨魁習近平的第二個任期開始後,推進所謂「大國外交」,五年後的今天,中共的外交工作呈現一片混亂景象,中共所謂「大國外交」的核心支柱美中關係和「一帶一路」均陷入困境,而外交系統內部的權力鬥爭又加劇了這種外交頹勢。

中共「大國外交」支柱面臨瓦解

9月9日、10日在印度新德里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峯會,雲集了全球主流國家的首腦和國際政要,但唯獨中共黨魁習近平指派黨內二號人物中共總理李強頂替他出席此次國際高峯會議。有政治觀察家表示,習近平更多的是受到國內政局不穩的影響而缺席這次重要會議。

中國問題資深評論人士王赫9月13日對大紀元說,「習近平在2019年疫情爆發之前平均每年出國14次,當時比美國總統的出訪次數還多,那時候他躊躇滿志。但從今年初習近平再次連任以來,形式陡然逆轉,他不到迫不得已不敢出國。其實,是習近平對國內政治的重視遠遠超出他對外交的關注,這是目前習近平尷尬的政治處境。」

對於習近平缺席G20峯會,美國總統拜登及一些與會的國際政要表達了強烈的「失望」。但在中國問題資深評論人士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看來,拜登等人應該彈冠相慶。

章天亮9月13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當局在外交方面不能力爭先手,讓美國連走了三步棋:「第一,美國和越南建立了最高級別的戰略夥伴關係;第二,美國、歐洲、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攜手建立了一個新版的『一帶一路』,拉近了歐盟、中東和印度的關係;第三,在中共最在意的後院,也就是以非洲為代表的南方國家中,印度成為南方國家的共主。」

拜登與部分歐亞領導人在這次沒有習近平的G20峯會上正式推出歐美版的「一帶一路」,美國官員稱之為「現代香料之路」。

9月9日,美國、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法國、德國、意大利和歐盟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宣佈將共同建設一條「印度-中東-歐洲經濟走廊」(簡稱「IMEC」)。所有參與國將在未來60天之內開會制定行動計劃與時間表。

這將是一條連接印度與中東並最終通向歐洲的航運走廊。美國官員表示,藉此可以將三個佔全球經濟總量約三分之一的地區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參與方還將在鐵路沿線鋪設電力和數字連接電纜,以及用於發電的可再生能源氫氣管道。

章天亮認為,這是削弱中共在亞非拉地區影響力的非常重要的一步。「過去,中共藉助『一帶一路』輸出意識形態,實現對中亞、中東、南亞以及印度次大陸等國家的控制。如今,這樣一個歐美版的『一帶一路』完全是抗衡中共的『一帶一路』,而且它所選擇的競爭領域恰恰是中共最擅長的大基建。」

意大利總理梅洛尼(Giorgia Meloni)還藉著出席G20峯會之機當面告訴李強,意大利正考慮退出「一帶一路」協定。

目前中共已經為「一帶一路」耗費了1萬億美元。「一帶一路」是中共所謂「大國外交」的核心支柱之一,如今已陷入其產生以來最嚴峻的危機和困境。

「大國外交」由「新型大國關係」一詞演化而來。2005年中共中央黨校《學習時報》刊登的一篇文章提到了「新型大國關係」,從習近平2012年上臺執政以後,「新型大國關係」逐漸成為中共官方的外交辭令。在2017年習近平謀求第二個任期之際,「新型大國關係」被中共宣傳機構和一些御用學者進一步包裝成「大國外交」。「大國外交」的實質是,中共企圖打破二戰後形成的以美國為主導的國際秩序。美國是中共最大的假想敵。

中共政府與美國為首的世界主流國家的裂痕正在加深,而中共外交部近期的一些「戰狼」行為又加劇了美中衝突。9月2日,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全球智庫大會以視訊形式發言時,再一次影射美國及北約是烏克蘭遭到俄羅斯入侵的「元兇」;美國政府正式對華為手機芯片展開調查之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在9月8日例行記者會上對美國進行了文革式的批判。

自上世紀70年代末中共提出「改革開放」以來,歷屆中共政府都把與美國的關係看作是外交工作的重中之重。「改革開放」的推手、前中共黨魁鄧小平曾對人講過,「二戰以後跟著蘇聯的都窮了,跟著美國的都富了,改革開放就是向美國開放。」

美中關係是中共「大國外交」的另一個核心支柱,但現在雙方的對決正呈上升趨勢,美國在科技、貿易、人權,以及地緣政治等方面幾乎是對中共採取了全方位的圍堵態勢。

G20峯會召開之前,中共公佈的「2023年版標準地圖」還引發了新一波的外交雪崩。新地圖將臺灣、南中國海諸島,以及中印邊界有爭議的地區都納入中國版圖。

中華民國外交部發言人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這個新版地圖其實是中共威權擴張主義的又一新例證。新地圖同時在南中國海區域引起了東南亞多個國家的抗議;在西部地區,引發印度的強烈不滿。而美國政府則表示中共的行為是「虛假的海權主張」,並將繼續予以回擊。

G20峯會結束後,拜登即刻轉往越南訪問,成功地與越南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拜登表示,「這可能是一個更偉大合作時代的開始。」美國將越南視為抗衡中共在亞洲影響力的關鍵,而越南被視作中共的後院。

臺灣開南大學國家研究中心主任陳文甲近日對希望之聲電臺表示,在應對中共挑戰方面,美國與越南可以在軍事與經濟兩個層面展開更緊密的合作,「如果美國能夠在菲律賓之外拿到他們的戰鬥空間、在越南建立軍事基地,美國的勢力就能夠順利的在中國(中共)的後院插旗,對中國(中共)會造成直接的軍事力量的箝制」。在經濟方面,「如果美國掌握了越南的市場空間,他的經濟安保才能在越南甚至在東盟插旗,也能有效地去阻絕中國(中共)在東盟國家『一帶一路』,甚至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的經貿控制。」

中共內鬥加劇外交頹勢

中共在外交方面接連遭遇挫敗,但並未阻礙外交系統內的明爭暗鬥,反過來,不休的內鬥又加劇了中共的外交頹勢。

今年7月底突然被免職的前中共外交部長秦剛是習近平的親信,雖然他在黨內鬥爭中落敗,但官方的處罰似有所保留,並未免去秦剛國務委員的身分。如今中共政府的外交工作一片亂象,例如:習近平在非洲舉行的金磚峯會上因沒有翻譯隨行而尷尬呆立;黨內二號人物李強頂替習出席G20峯會,讓美國等多國首腦失望與不滿;習近平是否會出席11月在舊金山舉行的亞太經合峯會、並會晤美國總統拜登又添新變數。

王赫認為,「習近平非常清楚,秦剛落馬是因為外交部內的反習勢力搞的鬼。所以秦剛消失之後,接任外交部長的熱門人選、前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馬上也消失了。因為樂玉成是王毅的人。」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現任外交部長王毅雖然看似在內鬥中獲勝取代了秦剛,但如今他的處境似乎並不樂觀,近日傳出其失去出席聯大會議機會的消息。據稱,習近平當局決定讓中共國家副主席韓正頂替王毅,出席定於9月晚些時候在紐約舉行的聯合國大會。而就在7月底,中共官員還曾對美國官員稱,王毅將出席9月召開的聯合國大會。

王赫認為,改派韓正赴紐約參加聯大會議,習近平有兩方面考慮,一個是習近平對整個外交系統失望和不信任,畢竟王毅背後的勢力搞掉了習的親信秦剛;二是,雖然中共與美國關係惡化,但習近平大概不會採取主動的具攻勢性的外交政策。

「目前中國經濟一塌糊塗,中美關係再搞得一塌糊塗,對習近平就更不利。所以他雖然對美國撕破了臉,但是他還不敢在外交上採取完全敵對的行為。習近平也希望能夠穩住美中關係,保持在一個穩定的距離。所以在這個時候他派出了韓正,因為韓正是習近平的特使,他更靈活。」王赫說。

近三十年來,從未有過中共國家副主席出席聯大會議的先例,包括曾經位高權重的王岐山及至今仍在幕後反習的曾慶紅。習近平當局突然不讓王毅出席聯大會議,或預示他的仕途堪憂。

王赫表示,習近平對外交系統的控制仍然很有限。「中共的大撒幣,一萬億美金出去了,這裡面有多少腐敗?但是外交系統在習近平發動的『反腐』運動中很少有『老虎』落馬。『反腐』幾乎沒動外交部,習派勢力很難插進去。」

他還表示,習近平曾想利用秦剛清洗外交部的異己。「當初秦剛從駐美大使火箭似地躍升為外交部長,就是習近平要利用自己的人來清洗外交部。但是,還沒等清洗別人,秦剛自己就先落馬了,習近平很惱火,這就是為什麼秦剛落馬後還能保住國務委員的身分。」而現任外交部長王毅並不是習近平的親信,習近平只是「看著用」,看王毅在黨內鬥爭中怎麼表態,然後決定怎麼用。

王毅是中共黨內親俄派,對於涉及俄羅斯問題,王毅的措辭也常常很鮮明。在俄羅斯侵略烏克蘭之前,王毅稱,「中俄戰略合作沒有止境,沒有禁區,沒有上限」;俄烏戰爭爆發後中俄外長首次會晤時王毅稱,雙方發展關係的意願「更為堅定」。

與王毅相比,秦剛是知美派,擔任外交部長之前出任中共駐美國大使,曾深受習近平的信任。

秦剛具有中共國安系特務背景。熟悉中共外交部歷史的魏京生曾說,「國安系統出來的外交官經常找碴,愛打小報告,在外交部裡很不受待見,大家既怕他們,又討厭他們。」

今年7月25日,僅擔任七個月外交部長的秦剛突然被免職,但官方至今未公佈秦剛被免職的原因。△
 
分享:
 
人氣:31,552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