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世界为甚么为最坏的可能做准备?
 
梁京
 
2023年8月23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美日韩三国首脑在戴维营达成的防务协定,传递了这样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自由世界正在克服各种内部分歧,以应对最坏的可能发生。这种可能性并非来自中俄两个陆权大国的实力变得更强大,而是来自统治这两个帝国的独裁者——习近平和普京,都「铁了心 」做垂死一搏,而不惜导致整个帝国的崩溃和瓦解,从而给全球秩序带来巨大冲击。

虽然历史一再地展示这种可能性,而且,这种可能性的人性逻辑也并不难理解,但不是祸到临头,很少有人愿意相信,自己不得不认真面对这种危险。对民主国家的政治领袖来说,这是一个普遍的难题,而多年来,普京和习近平都一直在利用自由世界的这个弱点来巩固自己的独裁权力,胁迫自由世界不断让步。如今,当普京和习近平把自由世界逼到墙角之时,也把自己逼到了悬崖的边缘。

那么,自由世界会再让一步吗?(比如让乌克兰以部分领土换加入北约)或者,普京和习近平会不会悬崖勒马呢?也就是说,最坏的可能是不是一定不可避免?对有判断力的人来说,逻辑很简单,普京和习近平自杀的决心已如此清楚,不做准备,反而会增加最坏的事情发生的机会。美日韩三国的防务协定达成,说明这个逻辑已经克服了那些不接受这个判断带来的政治障碍,其意义十分重大。

有人会说,即使自由世界做了最坏事情发生的准备,也未必能减少人类的灾难和苦难。持这种态度的人,除了玩世不恭者,也有人看到了这样一个严峻的事实,那就是当今自由世界内部的政治秩序危机也十分严重。美国有研究各国发生内战可能性的专家认为,用同样的指标测度今日美国发生内战的可能,也达到了危险的程度(Is the US Headed Towards Another Civil War? | Barbara F. Walter | TED)。至于中俄两个大国,都有残酷内斗的血腥传统。也就是说,即使自由世界制止或打赢了核战,也并不意味著世界就一定能避免大规模的政治失序带来的苦难。

我发现,越来越多的学者用anocracy(无体制政体)来描述大规模政治实体,包括美国和中国可能的政治秩序危机。维基百科对anocracy的解释是:「无体制政体,政治学术语,一种政体形态。在这种政体下,政权不是由政治组织控制,而是分散在数个不同的精英群体中,这些群体彼此竞逐权力。」无体制政体一词,区别于无政府,也就是说,无政府是一种紧急的政治失序,而无体制则可以说一种慢性病。许多政治学者们曾经认为,很多欠发达国家处在无体制政治状态,而现在竟有人认为,美国和中国也会陷入这种困境。

中国会出现anocracy,即无体制的政治秩序吗?自由世界把守住台湾的民主政治秩序作为他们做最坏准备的重要一环,是不是有助于未来中国政治秩序的重构?我认为这个逻辑是比较明显的。但是,这不等于守住了台湾的民主政治秩序,中国大陆内部的政治秩序重建,就可轻而易举。后习近平时代的中国政治秩序重建面临著甚么样的挑战和机会?这是大陆的政治和文化精英和海外流亡的政治和文化精英,都必须面对的认知和实践挑战。 △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分享:
 
人气:15,049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