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后目的令人担忧!中共承认全国基因调查
 
2023年8月18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中共新实施的基因管理条例细则明确要求,进行全国范围的基因调查,每五年一次。有分析指,此举不仅有可能侵犯公民私隐,而且其背后的真正目的更令人担心。

据大纪元报道,中共科学技术部近期颁布的《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实施细则》(下称“实施细则”)从今年7月1日起开始实施。这是中共当局自2019年7月起施行《中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以来的首个“实施细则”。

根据该管理条例,人类遗传资源包括“材料”和“信息”两部分。材料是指含有人体基因组、基因等遗传物质的器官、组织、细胞等材料;信息是指利用该材料产生的数据等。

按照现在科学的理论,基因支持着生命的基本构造和性能,储存着生命的种族、血型、孕育、生长、凋亡等过程的全部信息。

根据新的“实施细则”第三章,中共将组织开展“全国人类遗传资源调查”,由中共科技部负责;省级科技行政部门受科技部委托,负责开展本区域的调查;该调查“每五年开展一次”,必要时可以根据实际需要进行。

中共当局2016年已声称拥有世界最大的国家级基因库,而这次是中共官方第一次公开承认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基因调查。“实施细则”声称,要尊重和保障提供者的私隐权和个人权益,并获取书面知情同意等。

对此,独立撰稿人诸葛明阳8月16日对大纪元表示,“中共的邪恶越来越为世人所知,但它往往会用一块冠冕堂皇的遮羞布掩盖其见不得人的邪恶目的,在生物工程和基因方面控制中国人,进而威胁整个世界,这才是它的真实目的。”

总部位于纽约的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去年9月的报告指出,大规模DNA(注:基因是DNA里面真正能够发挥遗传效应的片段)采集行动,似乎正在西藏自治区的全部七个行政区实施,找不到任何居民可以拒绝提供血液样本的条件。西藏首府拉萨市公安局发布的说明显示,包括幼儿园学童在内的基层民众都属于采集对像。人权观察谴责中共此举严重侵害人权和私隐权。

对人类基因的研究可能影响到医疗保健、生物安全、经济和国防等众多领域。但是以往的证据显示,中共的目的可能是邪恶或极具争议的。

制造基因武器

2017年11月10日,中共军方的《解放军报》发表《基因武器如何影响未来战争》文章表示,进入21世纪以来,基因编辑技术蓬勃发展,人类基因组的图谱已顺利完成,生物武器的研究也进入了基因武器时代。由于基因武器是“剪”出来的新病毒,遗传密码只有设计者才知道,对方很难及时破译并研制出新的疫苗与之对抗。而且有源源不断的新的基因武器,研制疫苗的速度必定赶不上“投毒”的速度。这样的明暗较量,显然对防守方极为不利。

文章还称,随着基因组学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致病微生物的完整基因序列已被发现,这些微生物都可能引发“生化危机”。只要找到基因密码的突破口,就很容易将它们改造成杀伤力巨大的“生物原子弹”,从而不动一兵一卒达成军事目的。

化学合成生命

与中共军方关系密切的中国基因科学龙头企业“华大基因”的官网显示,该公司可以“提供各种全基因合成服务”,“包括人工设计的DNA序列,以及您感兴趣的任何基因。”

2017年12月27日,华大基因联合创始人、董事长汪建在商界精英大会深商大会的演讲中声称,“未来五至十年,可以化学合成任何生命。”他说,原来人们可以合成病毒、细菌,现在能够合成酵母。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快,合成更高级的生命也不是难事,“这不是开玩笑”,人造生命进展可能比人工智能还快。

汪建承认,化学合成生命带来的社会问题、伦理问题、宗教问题、哲学问题、法律问题会更大,但是“无论你喜不喜欢,它都来了”。

试图改造人类

2018年11月,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宣布,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一对双胞胎女婴在中国诞生。他的团队修改了双胞胎的一个基因,能使其天生即能抵抗爱滋病。事件引发轩然大波。

这种做法最终是否能够对爱滋病免疫,目前还令外界存疑。重要的是,贺建奎此举被指严重突破了科学伦理的底线;修改后的基因会代代相传,其中潜在的风险无法估量;技术被用于改变人类的其它特征,造成更多的社会不公,从而“打开潘多拉的盒子”。

利用DNA资料库加强社会管控

中共目前已经拥有全球数量最多的监控录像头,同时还有配套的人脸识别技术以及大数据。如果再加上国家级的基因库,无疑会更向数字极权迈进。

2020年6月17日,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发布一份报告揭示,中共正在通过大量采集民众的DNA样本,以建立全球最大的警用DNA资料库。与一般用于刑事鉴定的DNA资料库不同的是,中共政府刻意采用了上千万无犯罪记录的人民的DNA样本。

报告写道:“当中国(中共)政府将DNA资料库与其它监控工具一同使用时,他们将可大幅提升以维稳之名打压公民社会的能力。”

打压少数民族和异议人士

2020年7月,美国商务部将11家中国企业列入出口管治的“实体清单”,指责这些企业配合中共当局在新疆侵犯人权、大规模任意拘留、强迫劳动,并对少数民族强制收集生物辨识数据。其中华大基因的两家子公司“协助采集少数民族群体基因”进行遗传分析。华大基因曾发表声明予以否认。

早在2017年12月,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就发布消息说,新疆当局采集12至65岁居民的DNA样本、指纹、扫描和血型信息。消息表示,当局计划通过不同方式收集居民的生物数据,其中DNA和血型信息是通过一个被称为“全民体检”的免费年度体检项目进行采集。

人权观察中国项目部主管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这严重违反国际人权准则。如果这一行为是打着免费保健项目的幌子秘密进行,就更加令人不安了。”

理查森还批评,新疆当局采集少数民族的DNA和其它生物辨识数据,特别用于跟踪、更新人脸识别技术,或针对其他家庭成员。

有多位曾经在中国被拘捕的民运人士、上访者、法轮功学员都曾表示,他们被中共警察拘捕后被强迫验血,有的警察就说是为了检测DNA。

验血可以取得检测样本,收集唾液也可取得。法轮功学员陈小军认为,警察很可能打着检测DNA的幌子,为移植器官配型建生物信息数据库。

陈小军在中国时曾多次因修炼法轮功而被捕,他2015年成功逃离中国来到纽西兰,当时他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在中国许多地方,(法轮功学员)一旦被捕,警察既不核实你的身份,也不询问你干了什么,“第一件事就是验你的血”。他相当怀疑,警察很可能已将当事人的所有生物信息输入数据库,为日后活摘器官做准备。

诸葛明阳说,“人中有句话叫‘邪不胜正’。中共有它的如意算盘,但是否能成,要看天意。种种迹象表明,中共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分享:
 
人气:32,042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