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惊雷滚滚 习近平已预感崩溃(视频)
 
2023年8月17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净世界和油管的各位新老朋友大家好,我是李沐阳,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今天是美东时间8月15日星期二,亚太时间是8月16日星期三。

今天我们着重说说危机重重的中国经济。年轻人失业率暂停发布、恒大爆雷、碧桂园爆雷、远洋集团爆雷,银行下调利率、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逼近历史低点、股市重挫等等,中共似乎都不温不火,看着不管。这一系列滚滚惊雷之下,很可能已经在酝酿一场大风暴了,最有可能的就是年轻人。中共国安部炒出旧案,提到了敢死队的问题。



敢死队欲推翻中共?

今天(15日),中共国安部微信公众账号突然披露了一桩旧案,云南曾有一支“敢死队”,准备武力推翻中共政权。随后中共各家官媒纷纷跟进,对这件事进行渲染报道。

文章表示,云南省某学校退休干部肃某主动联络国外“敌对组织”,“策划从境外购买武器”。同时肃某在境内招募“敢死队”,密谋实施“中国班加西工程”的暴力行动,准备推翻中共政权。

文章称,肃某等人准备2017年过年期间“袭击云南昆明派出所,并抢夺驻军弹药库,实施断水、断电及纵火行动”。但是最终中共国安提前行动,将肃某等人抓了。

不清楚是不是真有这桩案子,这还是第一次听说曾有人组建“敢死队”,准备推翻中共政权。中共国安拿出几年前的案子来说,显然是为了表现中共国安如何有本事。但任何一件事出现,都有正负两面,说不定这个消息是给中国百姓提醒了。

事实上我相信,要推翻中共政权的中国人是非常多的,只是苦于手中没有武器。如果有了家伙,他们一定不会放过真正敌人的。

赔偿灾民人均30元

今天(15日)看到一段视频,河北泄洪区的一位官员拿著扬声器,对灾民们喊话。大概意思是,不管损失的是物还是钱,都按著人均30元进行赔偿。

有一位灾民发视频表示,官方的灾情损失“评估团”终于进村了。但是“一万的空调赔你八百”,“一亩地9块?”“房子裂了赔了200”等等,灾民们反映的各种类似情况非常多。

许多IP地址显示“河北”的灾民各种吐槽嘲讽,有的反映评估团来了,但是这个不算赔偿范围、那个也不算,好多都不算,不知道评估啥。有的说,“放心吧,早把咱们算计得死死的了,提前最好心理准备,别太伤心。”

有一位河北的网民写道,“2012年7‧21那次,我家一层进了一米(深)的水,一层的东西都泡了。镇上评估的来了好几次,可最后也一分钱都没给。”

我在前面的节目中已经说过了,别指望中共会给赔偿,那是不可能的。百姓永远是不会被中共珍惜的“代价”,损失一些财产,倒塌多少房屋,死去许多百姓,那都不算事。

另有网络截图显示,河北涿州的企业主爆料,遭受中共制造的人祸,企业不但拿不到任何补助,反而要比灾前缴纳的费用多了。虽然至今厂区依然没水没电、满屋淤泥,院外满地尸体,但官方已经催缴电费了。

企业主表示,电表被洪水损坏了,但当局要求按照上月的标准缴纳;记账的电脑和税控盘已经报废,但是如果过了今天(8月15日)不缴纳,就要产生滞纳金。而且工业区的公共基建维修费用,也需要企业担负。

“感觉这场灾难的施暴者是企业,所以企业要承担责任。”这位企业主表示,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资格说不愿意这三个字,毕竟,人为刀俎”。

这位企业主的描述非常准确,中国人就是中共砧板上任意宰割的鱼肉。这种情况下,任何稍有血性的人,都会站起身来,为自己讨一份公道。

看到这么一个消息。有当地网民拍下视频,表示中共已经向涿州派出了全副武装的部队,装甲车也开进了涿州市街头。这个消息虽然反映的是中共要对灾民们进行镇压,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很可能是灾民们已经不愿继续做砧板上的鱼肉了,他们是不是也组建“敢死队”了呢?

网络流传的一篇网文中有这么一段话,“灾区的政局必然恶化,官民冲突难免升级,河北出动武警对付灾民,各省市也要出动武警镇压各种社会动乱。终有一天,武警不够用,到那时,靠什么维持政权稳定?”

停发青年失业率 经济支柱出大问题

其实眼下的中国,许多观察人士的看法都趋于相同:国内国外阴霾笼罩、危机四伏。但愁眉不展的习近平遇到的最大、最急、最严重的难题,就是目前的中国经济。

从今年上半年官方公布的数据分析,支撑中国经济的几大支柱都出现了极大问题。在经济领域,几乎每天都可以听到不好的消息。

中共国家统计局今天(15日)宣布,从现在开始,暂停公布中国青年失业率的相关数据。也就是说,7月份的青年失业率不公布了。中共给出的理由冠冕堂皇,声称“劳动力调查统计需要进一步健全优化”。

中共表示城镇青年在校学生规模不断扩大,去年有9600多万16到24岁的青年,其中在校生6500多万人。声称学生主要任务是学习,毕业前找工作的学生是否纳入调查有不同看法。

不知道有几个人相信当局的解释,这显然是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因为根据中共统计局的官网,按照之前的统计方法,“就业人员并不包括实习的各类在校学生”。

中共统计局官网也明确了就业人员的标准,指的是“年满16周岁,为取得报酬或经营利润,在调查周内从事了1小时以上劳动的人员”。

所以中共统计局的所谓解释是自相矛盾的。已经把工作了1小时的劳动人员纳入了“就业”范围,已经是让世界惊掉下巴了,不知道中共国统局还有什么惊人大招,不知道要怎么调整和健全优化统计方法。

根据中共官方数据,今年前6个月,16到24岁的城镇青年“调查”失业率一直处于较高的水平,并且是一路攀升。前三个月分别是17.3%、18.1%、19.6%,后三个月分别是20.4%、20.8%、21.3%。

而相比之下,今年6月美国的青年失业率是7.5%,欧盟是14.1%。但是从中共国统局的官方数字可以看出,从4月份开始,城镇青年调查失业率就超过了去年大学生毕业季7月的19.9%。而且是不断创出2018年统计这项数据以来的最高比率,这意味著有许许多多的大学生“毕业即失业”。

但是请大家注意,这只是“调查”得出的结论,而且是官方公布出来的美化数据。即使这样,失业青年的数字也是非常庞大,统计出600多万的青年失业。那么真实情况呢?

上个月,北大研究院经济学副教授张丹丹在“财新网”发文,表示中国青年失业率可能被低估了。文章指出,如果讲1600万“躺平”、“啃老”不工作的也计算进去,中国3月份青年实际失业率可能已经高达46.5%。

要知道经济的好坏与失业率是相辅相成的,失业率越高,表明经济越差。也就是说,中国经济是非常糟糕的。如果中国青年的失业率3月份就高达46.5%,那么在经过了4个月的发酵后,现在的城镇青年失业率是多少呢?

虽然我们没有具体数字,但这是无庸置疑的。尤其是7月又有1000多万大学生毕业,一定会使青年失业率有一个跳跃式的增长。有关统计表示,上岸和就业的毕业大学生最多只有一半。也就是说,至少有500万大学生失业了。

所以毫无疑问,青年失业数字现在应该更庞大、更惊人。即使上重妆美化也不行了,所以中共干脆不公布了,要避免中共最担心的问题发生。这种做法,中共可不是第一次了。

掩真相难掩痛感 年轻人或推翻政权?

大家知道有个衡量社会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联合国规定基尼系数超过0.4,就定义为收入差距较大。中共以前也是每年都发布基尼系数,但是从2004年开始,就不再发布基尼系数了。

因为2003年,中国的基尼系数就已经高达0.479,此后更是年年升高。据北大社科调查中心谢宇教授等人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显示,2012年时的基尼系数已经高到了0.73。

几乎要高出一倍的基尼系数,说明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不是一般的大。所以中共不敢公布基尼系数了,害怕引发巨大民怨,导致社会出现动荡。

说起来中共这招也确实有一定的效果。即使有许多人早已活不下去了,但是不了解真相的百姓仍然逆来顺受、任由中共宰割。所以中共在青年失业问题上,再一次使用了掩耳盗铃的做法,试图像掩盖真实贫富差距一样,掩盖青年人的失业问题。

但是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说过一句话,“生活水平究竟怎么样,人民对这个问题感觉敏锐得很。我们上面怎么算账也算不过他们,他们那里的帐最真实。”

就是说中共掩盖数据,并不能减轻人们的疼痛感。不公布数字,失业率仍然是存在的,人们都会看得见。以前掩盖贫富差距,穷苦的中国百姓会忍受,但是现在面对的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他们也会逆来顺受吗?那可不一定。

今天(15日)的“香港01”评论中表示,近代以来世界范围内的经验说明,青年失业问题如果持续加剧,有可能引发社会问题甚至政治问题。

文章指出,一个家庭如果有年轻人失业,整个家庭都可能难以安宁;一个社会如果失业的年轻人较多,整个社会可能都将为此烦恼不已。

为什么?因为年轻人就是一个家庭的希望所在,是一个社会和国家的希望所在。如果年轻人都失业了,证明家庭的希望渺茫了,社会和国家的希望都渺茫了,所以自然会引起人们的担忧。

这家香港亲共媒体忧心地表示,“从中长期来看,若不能有效缓解年轻人失业问题,不排除会造成经济问题之外的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的可能”。

文章并没有说明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分别是什么。在我们的印象中,社会问题通常是指社会发生动荡,政治问题则通常是指政权发生变化,这是中共最担心的问题。

除了政权之外,其它什么中共都可以不在乎,只要政权稳定就行。但是“香港01”已经暗示,中国失业的年轻人可能会造成社会动荡,进而导致政权生变。

我刚才已经提到了,年轻人都是血气方刚的,尤其是有知识、有文化、有思想、有眼界的年轻人,当他们看不到希望的时候,会唯唯诺诺、忍气吞声地苟活吗?

当年轻人寻求改变的时候,除了躺平之外,会不会采用其它的方法呢?我期待著年轻人能够乳虎啸谷、鹰隼试翼,推动中国的政局发生变化。但中国年轻人并不是唯一的力量,他们一点都不孤独。

三市齐挫经济羸弱 中共开耍双刃剑

网络上流传著一个说法,现在的中国经济有三个“看不懂”。一是三市齐挫,原因在哪看不懂;二是爆雷连连,官方不温不火不出手,让人看不懂;三是调控政策取向争议激烈,当局却不做表态,外界看不懂。

三市指的是股市、汇市和房市,“三市齐挫”,意思是说这三个市场都在下挫中。

在今天(15日)的香港离岸市场交易中,人民币兑美元跌破了7.31元,触及了去年1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从今年年初以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已经累计下跌超过了5%,目前已经逼近了历史纪录低点。

人民币汇率的下跌,意味著中国商品的竞争力不强,需要用价格优势来争取市场。同时又因为人民币汇率下跌,造成中国的进口数量减小,这对中国的经济也会形成抑制。也就是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下跌,表明中国的经济整体状况是很糟糕的。

今天(15日)上午,中共央行下调了一系列关键利率。一年期中期借贷便利中标利率从2.65%下调至2.5%,同时向银行系统投放4010亿人民币的信贷款。《华尔街日报》指出,中共这个举措实施后,面向家庭和企业的银行贷款利率通常会在几天内下调。

此外中共央行还表示,将进一步下调多项政策利率,调低了隔夜、7天期和1个月期常备借贷便利贷款利率等等。《华尔街日报》表示,中共的这一系列降息,是对中国经济走软之下一系列负面数据的回应。

我们说的通俗一点,这就是中国经济状况糟糕的直接反映。因此中共要用降息的方式,吸引人们贷款投资,对人们形成刺激。但是这个刺激性措施有可能带来双向反应。

一方面可能会吸引一部分人,贷款投资、扩大经营,这是中共预期达到的目的。但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已经全面趴窝的情况下,许多人都在观望,尽量减少投入和购买大宗商品。能够维持原盘不动已经实属不易,更有大量企业为了缩减成本在减产裁员。

中共官方今天(15日)公布的数据,7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额总额同比增长2.5%。比6月份的3.1%下降了0.6%,远低于经济学家们预测的4.4%,显示消费相当疲弱。

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7%,比6月份的4.4%下降了0.7%。前7个月,建筑、机械和其它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3.4%,比上半年3.8%的增速下降了0.4%。这都反映出中国内需疲软,工厂在苦苦挣扎。

而中共央行在这个时候调降利率,势必会引发并加剧人们的恐慌心理。老百姓一定会想,经济状况这么差,我贷款了,能不能还得上呢?如果还不上怎么办呢?所以在这种心理作用下,中共央行调降利率并不一定会起到正面作用。

至于房市,坏消息就更多了。1—7月住宅销售额同比仅增长了0.7%,与1—6月的3.7%增速相比明显放缓。1—7月房地产开发投资下降8.5%,1—6月位下降7.9%。房屋新开工面积大降了24.5%。

中共统计局数据显示,6月份70个大中城市当中,31个城市的新房价格环比小幅上涨,但有38个城市环比下跌。而在二手房市场,价格下跌的趋势和范围更加明显,统计的70个城市中,63个城市的二手房价格环比下跌,跌幅最大的是上海。

房地产业的长期滑坡,引发了中国房地产市场出现一个趋势,很多人“提前还贷”。《人民日报》海外版分析认为,民众“扎堆提前还房贷”的动机包括节省利息,减轻月供压力等等。而无论提前还贷还是房价下跌,都是对投资的严重扼杀。

房企爆雷不断 习近平已预感崩溃

房地产业的严重低迷,直接导致了大型房企的频频爆雷。今天(15日),中共国企远洋集团股价开盘大跌了14.86%。后来跌幅有所收窄,但收盘仍下跌了8.108%。这是远洋宣布在香港股市停止交易后,产生的第一个直观恶果。

远洋集团昨天(14日)表示,一笔明年到期的6%有担保票据未能支付利息,因违约停止交易。远洋自称有两个原因,整体房市低迷导致营收利润下降,以及分占合营企业和联营公司的业绩下降。

远洋集团是中共的房地产国企,主要股东是中国人寿和大家人寿,涉猎范围非常广泛,包括房地产开发、物流、养老、装饰等等。现在连国企都爆雷,更反映出房地产业的困境。同时也表明中共当局已经无力继续支持国企了,救不过来了。

习近平当局一直强调要把国企做大做强,但是现在也不得不允许国企爆雷。这已经证明,中共政府的财力已经枯竭了,力不从心才会眼睁睁地看著国企死去。

国企是中共的亲儿子,中共都没有能力去救,那么民营房地产企业就更不要想了。在深陷财务危机后,只有等著爆雷,而这可能就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

在此之前,两家体量差不多大小的房企碧桂园和恒大都出现了财务危机。在中共不出手的情况下,也相继宣布爆雷了。昨天碧桂园旗下的11指公司债券已经停牌了。

据第一财经统计,碧桂园目前未交付房源大约是90万套。如果碧桂园不能正常运营,意味著会有90多万业主家庭的资产受到影响。

上海易居研究院研究总监严跃进指出,一旦碧桂园倒下,将影响到更多民营房企,可能出现连锁反应。因为碧桂园的问题,并不仅限于碧桂园一家企业。那么这将意味著什么?

仅一个碧桂园就影响至少90多万个家庭,远洋集团影响到多少个家庭?恒大影响到多少个家庭?全国有多少个房地产企业,会有多少个家庭受到影响冲击?

所有这些家庭,会白白看著全家人辛辛苦苦积攒的一点钱打水漂吗?我想看看全国各地民众追债的情况就知道,人们一定会去追债,想追回损失。未来将会发生什么,应该是可以预见的。

野村证据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表示,市场低估了房地产行业大幅崩溃的后果。

香港作家颜纯钩先生认为,中国正在发生著金融危机,中共只是把社会危机在往后拖。但是越往后拖,爆雷的规模就越大、越难收拾,中共已经黔驴技穷、进入濒死状态。

颜纯钩先生表示,中共的家底还能撑几年,崩溃就会在几年后发生。但是无论东西方,都已经看到了中共正在崩溃,“连习近平都预感到崩溃”,目前就是时间与形式的问题。△
 
分享:
 
人气:31,997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