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青年失业率高涨 中共坐等火山喷发 (图)
 
2023年6月2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据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报导,大陆青年失业率高涨,专家认为,中共当局缺乏有效解决失业的办法,现在担心失业问题演变成政治问题,如同坐在火山口。

千万愤青恐是北京的一大噩梦?

中共国家统计局最近公布城镇调查失业率,其中在16至24岁人口失业率部分,创下2018年有统计以来的最高峰20.4%。这意味着每5名青年中就有一人处于就学而未就业的失业状态,较2018年4月10.1%呈现倍数成长。而且官方数据历来被质疑有水分。

受疫情影响,大陆青年过去数年已就业难,前几年的大学毕业生还找不到工作,新的毕业生又加入。据官方数据,今年将有创纪录的1158万名大学毕业生走出校门。

青年失业正成为巨大的社会阴影,失业状况透过不同渠道释放。

2021年河南省国企烟厂招聘一线操作员,高达3成是硕士学历;陆媒财新网报导,今年2月山东一国营企业的人资部门表示,征才1000人迎来10万人报名。消息显示,研究生就业难度也在加大。天津一名硕士生投逾百份简历,一直未获得满意的录用通知。

《金融时报》5月29日发表题为“信心是个大问题,大陆经济复苏乏力”的报导,一名来自山东、现年25岁的大学毕业女生Anna Li形容,今年是她印象中找工作最难的一年,甚至比疫情期间还难。因为她已经投了半年简历,但至今一份录取通知书也没收到。

大纪元4月17日报导,许多大学毕业生在家“啃老”,还出现“全职儿女”热潮,即大学生全职在家照顾父母,由父母发工资。

一张南昌大学数学与计算机学院内部会议的大屏幕截图显示,截止4月7日,该校今年应届本科毕业生:未就业238人,占总人数的73.23%。


(网络截图)

中央社5月30日报导说,大陆青年劳动率下降将有严重后果,除影响经济消费,千万失业者若转成愤青恐是北京的一大噩梦。

报导说,大陆青年失业率突破20%,短期间内无解方,“躺不平、卷不起”苦闷世代来临,当学历不被社会所用,甚至连温饱都出现问题,千万失业愤青将是中共维稳重大问题。

当局抛出的化解失业问题招数 被指效果有限

目前,北京正推动国有企业雇用更多的毕业生,为企业招聘年轻人提供补贴。5月,当局要求国企今年雇用的毕业生人数至少要达到2022年的水平。

台湾财信传媒董事长谢金河5月31日对大纪元表示,现在整个大陆经济正在往下走,在供应链移转之后,大量的企业从大陆撤出,失业压力会更大。“你要企业增加雇用,它没有这种需求,加上全球经济都往下滑,(所以)看起来力道有限。”

大陆问题专家王赫6月1日对大纪元表示,当局给国企下硬指标要求招人,但国企自身也很不好过,本身人员臃肿状态长期存在,吸纳新生劳动力能力很差。

另据《北京商报》报导,2023年多省公务员扩招超50%,据统计,扩招幅度最大的省份扩招接近80%。招录政策面向应届毕业生扩招、支持人才到基层就业。

王赫表示,相对于求职的大学生人数,政府公务员扩招的数量还是有限,因为各地财政很糟糕。招村助理、社区助理,可能更多属于没有公务员编制的,只是暂时给你找点事干,将来你考公务员提供点优惠,就是作为一种延缓措施。

针对失业问题,中共还宣称年轻人应“自找苦吃”,鼓吹“上山下乡”。

5月3日,习近平曾在一封给大学生的信中,鼓励青年走进乡土、要青年人“自找苦吃”;而广东省政府则建议把30万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送到农村干活。令人联想到中共前党魁毛泽东在1950年代发起的“知青下乡运动”。

5月11日,新上任的常务副总理丁薛祥在青年就业会议上称,引导高校毕业生到城乡就业。

王赫认为习近平提出青年人要“自找苦吃”,搞“上山下乡”,是开历史倒车。“当权者把国家搞得一塌糊涂,现在却让青年们来吃苦,要自找苦吃。这等于将他们逼上梁山。”

“阿拉伯之春”的启示 专家:中共坐在火山口

王赫对大纪元表示,大量有知识的青年失业,它不仅是个经济问题,也是个社会问题,还会演变成一个政治问题。中共最担心的是它会变成一个政治炸弹,就像“阿拉伯之春”一样。

2010年底起席卷阿拉伯世界的一次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最初也是由于失业率高涨,使整个社会如干柴烈火。导火索是突尼斯一个年轻人因经济不景气找不到工作,做起小贩却遭受警察和市政官员粗暴对待,后自焚身亡。这一事件引起了全国的政局突变。

王赫认为大陆的形势现在跟突尼斯有些类似。“最近按照官方的数据,1至4月份大陆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全部大幅下滑,企业赚不到钱,而且大量的企业外迁,经济增长实际上可能很糟糕,甚至是负数,对就业形成了很大的打击。”

他说,动态清零防疫政策结束了之后,大陆经济仍然这么差,这说明是结构问题、制度问题,再加上国际经济环境的恶化,李强这一届政府很难解决。

谢金河也表示,本来当局应该让人民休养生息,但近年一直维持战狼外交,不断地在国际上制造紧张,对大陆经济内部的杀伤力会更大。

在经济不景气的非常时期,当局加强包括网络管控和政治审查。近日传出,广东省政府部门对应聘公务员提出新的政审标准,应聘公务员者,除了参加各种考试之外,更被要求交出个人抖音、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登录账号的密码,官方要核查他们已发表的言论。

中共网信办公布最近两个月已经处罚自媒体账号近93万个,其中超过6.6万个账户被永久关闭,超过2000名“自媒体”经营者被约谈。

谢金河认为,中共多年来大量国家资本投在维稳上面,对于社会监管十分严厉,年轻人想反抗有相当程度的困难,“虽然社会有一些愤青,但是他们一旦有人站出来马上就被抓走了,不是很容易。”

2022年11月,全国各地曾爆发反封控抗议活动。年轻人走上街头高举白纸,表达对当局的不满,并喊出“习近平下台”和“共产党下台”的口号。这场运动迫使当局在12月初宣布结束防疫封控,但事后许多抗议的参与者被抓捕。

王赫则指,现在就业形势、经济的困难和政治上的险恶局面纠结在一起,习近平也没办法,只会强行地压下去,但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最终激化矛盾可能超出当局的掌控。“所以中共现在坐在火山口上,等着火山喷发。”
 
分享:
 
人气:16,794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