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录之一百二十八:被逼殉情
 
整理:袁斌
 
2023年5月22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众所周知,中共过往对于民众的生活控制可谓方方面面,其中就包括婚姻。明明是私人感情的事情,在所谓的“组织干预”下,衍生了无数悲剧。

曾经在中共西南军区服役、在四川南充市当过中共干部、后被划为右派的张先痴先生根据自己23年右派劳改生涯所着的《格拉古轶事》中,根据自己亲身经历以及所见所闻,记载了三个殉情的故事,可见极权下人身控制之一斑。

张先痴的夫人有一位闺蜜,名叫黄代玉,1950年代初在西南军区保育院(就是专门给中共高层看孩子)工作,但是家庭成分不好——黄代玉的父亲因为“反革命”而被中共枪决。因为黄代玉长得十分漂亮,经常被要求周末陪领导跳舞,可即便如此,也没有给她的命运带来改观,反而坎坷不断。黄代玉私下和一位战斗英雄刘子林谈恋爱,但谈婚论嫁之时,男方接到组织通知,告知女方成分不好,可能影响前途,男方只能分手。过了两年,黄代玉又和当地的一位党员干部相爱。申请结婚时,组织上认为黄代玉成分太差,拒不批准。这彻底浇灭了姑娘生活的勇气,1955年,深感绝望的黄代玉和男方一起选择了投河自杀。

中共建政后,第二野战军下属的军政大学有一个分校驻扎在四川合川县。其中有一对来自南京的大学生情侣,他们响应当时的中共号召,一起参军,又一起来到穷乡僻壤搞建设。但是炙热的爱情抵挡不住残酷的现实。由于女方颜值过人,又能歌善舞,很快就被部队的泥腿子首长们看上了,先是把女方调到文工团,继而以“组织需要”等理由堂而皇之的要求姑娘嫁给足以当自己父亲的所谓首长。在强大的政治压力下,姑娘最终只能向恋人提出分手。1950年6月,在女方结婚当日,绝望的男方拉响了一颗手榴弹自杀殉情。

一位叫做谢邦琼的男青年,在西南军区第三通信团当报务员。谢邦琼是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幸好被一个国民党军官看中收养, 16岁就加入了国军。军官对他一直照顾有加,让他读书识字,后来他跟随这个军官投诚中共。中共建政后翻脸不认人,要清算以前的国军军官,要求谢邦琼揭发。但是谢邦琼不愿意出卖自己的恩人,拒不从命,从此也就被定为“落后分子”。当时他和部队里的一位女兵“小洪”两情相悦,很快就要谈婚论嫁。但是由于谢邦琼的背景,小洪很快被组织要求另选他人,棒打鸳鸯,两人不得不接受现实。而且中共将谢邦琼调离部队,当时谢正在大凉山“剿匪”前线,在保卫干部的押解下返回,途中谢邦琼万念俱灰,举枪自杀。年仅28岁。

责任编辑:高义
 
分享:
 
人气:31,17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