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神奇的测字 至今是迷(图)
 
2023年2月10日发表
 



妙不可言。

【人民报消息】一位军官有一天突然接到王命,赐死药给被废的王妃,也就是未来一国之主的亲生母亲。军官虽然很不情愿,但是王命难违。晚上回家时,军官不慎坠入山崖,却偶遇一位具有仙风道骨的道士。道士说他的一生与三个女人有关,并为他写下三个汉字“妗”“顺”“好”。

道士说,第一位女子被他杀害却没有死;第二位女子被他救活,却最后会因他而死;第三位女子会杀了他,但是将来却能救活很多人的命。

后来预言逐渐应验,字谜也逐渐解开。原来这个“妗”——“女‧今:今天的女子”就代表军官当天喂死药的王妃;“顺”——“川‧页:在河川露出头的女子”则代表在遭受冤屈被下毒弃尸溪边的宫女,也就是军官未来的妻子;“好”——“女‧子”则代表是军官自己的女儿。

这个故事,相信很多看过韩剧《大长今》的朋友都不会陌生。记得当时这部剧时,真是非常惊叹,这命运真是有定数啊!没想到,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文字,竟然有如此强大的表达力。

当然啦,《大长今》中的这个故事只是编剧为了剧情需要,但其实呀,中国文字真正的内涵远比电视剧中所展现的要更加强大。为什么这么说呢?咱们接着看。

谢石拆字

“拆字”就是我们现代所理解的测字,是从古代流传到今天的一种预测吉凶的方式。具体怎么做呢,就是请人随便写一个字,然后拆字的人呢,就通过增减偏旁部首,或是把字拆解变形成其它的字,从而占卜吉凶。

在两宋之间,成都有一位著名的拆字大师,名叫谢石。他后来到京城,以测字为生,结果可以说命中率百分之百。古籍《春渚纪闻》记载,随着谢石的名声越来越大,连宋徽宗都听到了有关他的传闻,想会一会他。于是,宋徽宗写了一个“朝”字令内监拿着,去找谢石测字。

这边,谢石拿过字来仔细一看,又仔细看了看来的人,说:“这字不是你写的。我被发配远方,以致流落到今天,都是因为写这个字的人,我不敢乱说。”内监很惊讶啊,对他说:“你就根据这个字有啥说啥,不要顾忌。”于是,谢石回答道:“朝字,拆开来是十月十日字,非是此月此日所生之天人,还能是谁写的!”宋徽宗赵佶是生于元丰五年黄历五月五日,后来因为五月出生不吉祥,于是改为禹历十月十日。周围看热闹的人,一听到谢石这么说都吃了一惊,内监赶紧跑回去报告皇帝。

第二天谢石就被召入皇宫,宋徽宗令左右宫女嫔妃写字给谢石看,他都一一据字论理,十分精细透彻。于是,朝廷赏赐给他补了一个承信郎的官职。这一下谢石的名声就更大了,朝野上下来求测字的人络绎不绝。

这天,有一位官员来找谢石。他的妻子怀孕了很久,都没有生产的迹象,于是想来请谢石看看是个什么情况。测字测字,给个字吧。官员拿出一张写有“也”的字。谢石瞅了一眼,就说:“这是您夫人写的吧?”官员一惊,“哎?你为什么这么说?”谢石于是说,“之乎者也,也字是语气助词,所以知道是您贤内助所写,而且,令夫人今年是三十一岁。‘也’字上面是卅,下面是一,三十一。”这真是太厉害了,一个字连年龄都测出来了。不过,更神奇的还在后面呢。

谢石继续问官员:“目前您是不是想要升迁调动,费了不少力,但没有什么作用是不是?”官员惊异极了,谢石就解读道:“‘也’字有马才能奔驰,有水才成池塘。这些偏旁部首都没有,怎么能动呢?另外,‘也’字加单人旁成为‘他’字,有土才成田地,这两个部首也没有,所以您夫人没有积蓄财产,父母兄弟也都已离世。”官员点头称赞,对对对,全都对。不过,先生您是不是跑题了?我问的是夫人什么时候能生产。

其实谢石跑题是有目的的,不先让对方服气,后面的话不好说啊。谢石告诉官员,他夫人肚子里不是有婴儿而是蛇妖。因为“也”加“虫”是“蛇”字。不过,好在没有“虫”不成“蛇”,所以没有太大危险。虽然官员内心还是充满疑惑,但是他还是请谢时到家中配药,官员夫人吃下后,真的产下好多小蛇,肚子也平了。这下,京城里的人都把谢石当作活神仙了。

而古籍《夷坚志补卷》中记载了作者洪迈的大哥洪适(发音:阔)所亲身见证的两件拆字奇事。

一位名叫樊将仕的官员,他的妻子有一顶珍贵的珠冠。一天这顶珠冠怎么也找不到了。于是官员的夫人就写了一个“失”字,请谢石帮忙找找。谢石问对方“你家里有姓朱,名二十八的人吗?”,“我看是他因为一些事误拿去了,现在东西没丢还可以找到。找到了你要给我十千钱。”官员回去和夫人一说,谁知夫人大怒啊,原来她本家姓朱,她的哥哥就叫二十八。她生气地说“我哥能是小偷吗?”于是把婢女喊来询问。婢女回答说,昨天二十八舅说要出门来借帽子,后来没用就又还回来了,盒子看上去都没有打开过。结果把盒子拿过来打开一看,果然那个珠冠就在帽子底下。估计是某天随手放错地方,时间长了就忘记了。

而这另一件就更奇特了。有一位官员生病了,写了一个“申”字请谢石看看吉凶。这个“申”字是“中”字中间加一横,而那个一横写的墨量很少,专业术语叫“燥笔”。谢石看见这个字直伸舌头,只是说:“也好。”官员离去后。谢石对周围在坐的人说:“丹田既燥,其人必死。”,有人问:“应验在什么时间?”回答说:“不过明日申时。”后来果然被谢石说中了。

看到这儿,也许有朋友会问,哎,谢石那么厉害有没有给自己测个字,看看前途吉凶什么的?还真有,不过测字的不是谢石,而是另有其人。

《夷坚志补卷》写道,有一天谢石在丹阳游走,突然看到一个道姑走在市集上,拿着一把巨大的扇子,上面写着“拆字如神”。谢石一看,笑了,这好大口气啊,这拆字的还能有比我厉害的?于是把道姑喊来,写了一个“石”字让她测。道姑看了看,回答“为名不成,得召却退,逢皮则破,遇卒则碎。”意思就是,“石”字像“名”不是名,像“召”却不是“召”,想得到朝廷召见获得大功名是没戏了。“石”字加上“皮”就是“破”,加上“卒”就是“碎”,看来遇到“皮”和“卒”结果会不大好。谢石看了心中不悦,但是却很服气。第二天再去找这个道姑,人却不见了,问问周围百姓,大家都说不认识这个人,谢石心中差异,觉得这位道姑可能不是凡人。

后来,谢石任利路尉这个官职时,武将王进邀请谢石去喝酒,写了“进”字请谢石占卜前程。谢石道:“家欲走,若图事必败”。这里家与佳谐音,再配上走之底,所以说“家欲走”。谢石的意思是,有家而不守,则图事必败。后来,王进结党欲举事作乱,他的奶妈偷偷告诉了官府,王进被捕下狱。王进回想谢石当初说的话,很是后悔,说道:“悔不用谢石之言”。郡守知道之后,怀疑谢石是王进的同谋,知情不举,结果把谢石也抓起来一起问罪,削除原籍,在他脸上刺字发配蓬州,古代脸上刺字就是重犯,走哪人家一看就知道。谢石这次真是躺着中枪啊。谢石后来询问王进的老家在哪里,知王进是沧州南皮人,且王进当将军之前是兵卒。这下,道姑所说的一切都应验了。

押送途中路过蓬州的“天庆观”,遇到一个背着柴在门口左边休息的樵夫。这谢石不仅会拆字也会些相术。他仔细看了看樵夫说:“神清、骨清、气清,难道是一位神仙吗?”谁知樵夫听了不但不高兴,系好头发骂道,“汝正缘口多坏了,今日尚敢妄说?”,换成白话就是,你就是话说多了造口业才倒楣的,今天还敢乱说话。说完上前就是一耳光,打完就走了。旁边的人都惊呆了,回过神来,大家都争着擦谢石的脸,擦得谢石莫名奇妙,问大家干嘛呀?原来在他脸上的刺字已经没有。这一巴掌太值了,看来那樵夫真可能是神仙。

而清朝乾隆时期的大学士、修撰《四库全书》的纪晓岚,也曾记录在他人生的两大重要时刻,都遇到了拆字大师,为他指点迷津。
纪晓岚的命运

乾隆十九年,纪晓岚参加科举考试,通过礼部会试,在等待参加殿试时,到书画家董邦达家里做客。他偶然遇到一位来自浙江的拆字高手。为了提前了解自己会得怎样的名次,纪晓岚就写了一个“墨”字,请对方给看看。

清朝的殿试成绩,分为三个等级:一甲、二甲、三甲。这个一甲其实是三个人,就是大家俗称的状元、榜眼、探花。二甲则是七人,后面的算三甲。

这个人看了之后,告诉他“一甲无望”,纪晓岚顿时紧张起来。这时,对方又说,“墨字上截似里字,倒拆里字为二甲。”能上二甲也不错啦,纪晓岚松了一口气。而对方连纪晓岚的官职也给说出来了,他说“墨”字有四点,看上去像庶字的脚,下面的“土”可看作“士”,这是吉字之首,纪晓岚必可当上庶吉士。放榜之后,果然全部都说中了。

到了乾隆三十三年,纪晓岚的亲家因为侵吞公款获罪,而纪晓岚因为走漏了风声,也被革职。在等待处理决定时,纪晓岚内心是七上八下。这时看守他的军官是个擅长拆字的人,于是纪晓岚就写了个“董”字,请他看看自己未来如何。

军官说,你看这个“董”字,看上去像包含万千,先生恐怕要被发配边疆了。啊?要去哪里啊?纪晓岚又写了个“名”字。军官看了看,说“名字下为口字,上夕字,是外字的偏旁,是口外矣。日在西为夕,先生有可能要去西域呢。”“那还能回来吗?”纪晓岚问。军官说,这个“名”字看上去像“君”,也像“召”,先生必定会被皇帝召回来的。“那需要等多久啊?”军官说“名”字下面的“口”是“四”字的外框,中间缺了两笔,应该不到四年就回来了。

果然,案情调查清楚后,纪晓岚被发配到新疆乌鲁木齐。在那里待了三年多之后,乾隆皇帝将他召了回来,任命他编纂《四库全书》。
汉字藏天机

传说,黄帝命令仓颉造字,于是仓颉根据日月形状、鸟兽足印创造了文字。谁知这文字一造出来,就显示出奇独特的力量。据《淮南子‧本经训》记载:“昔者苍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唐代书画家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也说,文字出现之后,“造化不能藏其密,故天雨粟;灵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中华文字真是有惊天动地的神奇内涵。而我们今天所介绍的故事,也只是众多流传下来的故事中的小小一部分,让大家有机会一窥文字的玄妙。

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

《未解之谜》节目组制作

 
分享:
 
人气:140,474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