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下中国农村现状:缺医少药 老人难熬(图)
 
2023年1月4日发表
 



中国退烧药被抢购一空,药局在门口公告多项药品「都没有」。

【人民报消息】中国疫情雪崩式席卷全国,各大小城市医院挤爆,医疗崩溃,殡仪馆尸满为患。乡村情况更堪忧,不但缺医少药,而且乡村医生普遍染疫。有大陆民众说,乡村不少老人没能熬过这个冬天。

12月29日,大陆「财经十一人」报导,过去一周,他们到河北、吉林、浙江、云南、广东、江西、山东等地的乡村采访,重点了解疫情下的老人状况。

在距离广州市约400公里的广东省梅州市西阳镇新联村,当地支教王言说,12月中旬,感染者突然增加,有不少老人没能熬过这个冬天。

王言说,12月以来,周边村落摆白事宴席的活动几乎每天不断。

他所在的学校在圣诞节之前就提前放寒假,随着学生们返家,新联村和周边村镇感染的也越来越多。

王言估计,现在,周边村镇感染的比例应该已经超过70%。

在超过3万人口的江西省樟树市下辖的洋湖乡,居民钟然观察,12月20日左右,身边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烧过一遍,少数高龄老人因发烧去世了。

乡村大面积感染 缺医少药

浙江省宁波市西南部某村一名村官称,此前村里有老人发烧,送去县里的医院排队很久,只配到几粒药、一些盐水。附近镇上的医院,退烧药也已脱销。

吉林省珲春市某乡镇医院院长王琪说,当地12月疫情突然爆发,发热病人开始涌进,退烧药很快就用完了,乡镇医院有些手足无措。

河北、云南、吉林、安徽、浙江等地的村民也都表示,特别缺药。

贵州省安顺市普定县某村镇小区有5,300多户居民。村镇居委会书记刘伟正在通过多种方式联系退烧药供应。

刘伟说,自12月16日一人出现高热症状后,目前小区里有近600人有类似症状。

现在该村村官也都出现明显症状,只有刘伟症状比较轻,还在值守。

在云南省曲靖市某城郊村卫生服务站工作的尹冰和母亲都是医生。尹冰说,村里大概80%的家庭都有阳性病人。目前卫生服务站缺退烧药。

尹冰指出,服务站不能自行购药,由当地医疗系统统一采集,但医疗系统也采购不到退烧药。

村民喝水输液应对疫情

山东省莱州市朱由镇路宿村村民张红娟说,县城已经开始发放退烧药,但村镇没轮上。

她说,家庭群里传递着各种食疗偏方,村民感染后更相信多喝水、多睡觉;也有村民找医生开中药以退烧和增强免疫力。

在湖南张家界偏远地区一个80多个人的小村落,宋宣一家抵抗病毒的办法是多吃水果,宋宣妈妈是医生,这是她为家人开出的方子。

而该村落在严重缺药情况下,许多村民选择输液应对疫情。

云南省弥勒市某农村的周雨是医生,他悉数数着亲戚家感染的情况,一家一家地中招。

他说,人们有了症状就去诊所打针。12月中旬,村子的诊所爆满,不少人排队打针,从早上7时开始排,到晚上10时多还有人排队。

云南省曲靖市某城郊村卫生服务站,最近每天因发烧来打针的病人,从以往每天十几个人,增加到一百多个人。

乡村医护纷纷感染

疫情迅速蔓延之下,乡村医护人员集中感染,导致人手更加不足。

浙江宁波一家卫生院所在的村镇,常住人口约3万。卫生院工作人员李芳称,当地12月15日左右迎来感染高峰,发热门诊涌入大量病人,10个临床医生6人感染。发热门诊只在白天开放,夜间病人都聚集到普通急诊,造成交叉感染。

安徽省黄山市祁门县光华村74岁的村医郑甫仁说,全村常驻人口800多人,只有自己一个医生。

最近一个礼拜,来他家看病的人突然多了起来,这两天他也中招,家人也感染了,都躺在床上咳嗽。

浙江省宁波村医孙明,一人服务全村600人。12月17日左右,他所在的村开始出现阳性病例,但诊所没药了。

他去乡卫生院拿药也没有退烧药了,他看到二十多名医护人员有十多人感染。次日,他也开始发烧。

陕西省汉中市西乡县堰口镇村医杨春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们村子有四千多人,只有两名村医。乡村医务室、镇卫生院、县里的医院都买不到药。

他说,最让人担心的是没有药,有基础病的老人感染数量持续增加,接下来会非常麻烦。

近来中国疫情大爆发,再加上年关将至,河南省济源市某乡镇卫生院医生张雨茜说,很多人开始返乡,乡镇医院发热门诊就诊量快速增加。

她说,当地疫情刚刚在当地蔓延,尚未达到高峰。目前,来就诊的以年轻人为主,有些是自己有发热症状,有些是帮家里人取药。

张雨茜说,最近就诊的发热患者中,80%~90%都是新冠感染者,而且医院大面积出现医护人员感染。

她说,医院最直接的困难是没有药品。△

 
分享:
 
人气:27,50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