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天下第一清廉"陸隴其 以德教化百姓(圖)
 
周曉輝
 
2022年3月5日發表
 
清朝康熙年間,浙江平湖出了一位被稱爲「天下第一清廉」的官員陸隴其。

【人民報消息】清朝康熙年間,浙江平湖出了一位被稱爲「天下第一清廉」的官員陸隴其。 他清廉到什麼程度?在做縣令時,過生日連壽宴也無錢置辦。一次生日那天,他的夫人調侃他,他卻對夫人說:「妳且出堂視之,較壽宴如何?」他的夫人到前堂一看,看到堂上堂下襬滿了密密麻麻的香燭,都是當地百姓自發來擺的。無疑,他們對這位愛民如子的縣老爺充滿敬意。 是什麼原因讓陸隴其得百姓如此敬重、愛戴? 陸隴其,字稼書,平湖新埭泖口人,崇禎三年出生,是懷橘奉母的陸績、唐朝名相陸贄的後人陸溥的七世孫。出生於書香門第的陸隴其自幼跟父親陸標錫學習,博覽羣書,後與同道編撰《三魚堂四書大全》與《四書講義困勉錄》。 陸隴其的青少年時期正處於明末清初,社會動盪,從二十一歲起,他不得不在多地以教書來維持生計。不過他一直胸懷大志,二十八歲時他曾在《三魚堂日記》中寫道:「但願一朝羽翼就,何憂霄漢不可翔……生者待汝養,死者待汝葬,天下後世待汝治。汝無或輕爾身,以徇無涯之慾,而喪厥志。」 陸隴其的著述多以「三魚堂」命名,如《三魚堂文集》、《三魚堂剩言》、《三魚堂日記》。這裏要特別說說「三魚堂」的來歷。原來他的七世祖陸溥從上海縣丞之職調任江西豐城督運,坐船到鄱陽湖時,突遇風雨,船底觸礁後進水,情況十分危急。危急之下,陸溥下跪祈禱:「舟中若有一錢非法,願葬江魚腹。」 神奇的事情隨即發生了,船停止進水,之後安全抵達豐城。清艙時才發現,有三條昂刺魚咬了水草舍命堵住船底被暗礁撞破的洞口。感念這三條魚的仗義相救,陸家從此不殺不吃這種魚,陸溥還把自己的堂名定爲「三魚堂」,即便移居後也是如此。陸隴其繼續沿用。 康熙九年,四十一歲的陸隴其考中進士,四十六歲時被任命爲江南嘉定知縣。父親曾教導陸隴其:貪與酷皆居官大戒;爲官要「篤實務本」。 而陸隴其在《三魚堂日記》中也表明了自己的志向:「作縣官,爲民斷曲直,職也,而以賄焉,失其職矣。」 當時的嘉定是個大縣,豪紳多,賦稅重,因此當地有奢侈浪費不願苦心經營的習俗,民風並不好。陸隴其到任後,厲行勤儉,務求以德化民。他的書房內掛着一副對聯,「不貪爲寶,無欲則剛」。其「食米均載自平湖,署中隙地種菜,夫人躬身織紉,官舍聞機杼之聲」。有意思的是,其親自紡織的夫人還一度被上門修理織機的百姓認作「阿婆」。 夫人在後堂紡織時,陸隴其則在前堂處理政務。有父親狀告不孝的兒子,他以情理曉諭兒子,兒子深受其教,攜父歸家後孝敬父親。有兄弟爭訟不休,陸隴其就對他們說:「弟兄不睦,倫常大變,我作爲你們的父母官,都是我教導無方導致的過錯啊。」因此,他懲罰自己,跪在烈日下。兄弟皆感而悔過,盡釋前嫌。 爲了讓賭徒們戒賭,陸隴其還通過試驗讓他們明白逢賭必輸的道理;爲了讓小偷走上正途,他提供織布機和紡線,讓他們自食其力;他還重教恤刑,用輕便的「蘆蓆枷」取代犯人脖子上沉重的木枷;他開辦縣學,培養讀書人…… 漸漸地,嘉定民風爲之一變。不到兩年時間,訴訟越來越少,浪費之人也越來越少,很多人都不再不務正業。嘉定人也打心眼裏尊敬這位縣令,以至於出現本文開篇的場景。 然而,此時陸隴其卻要離開了。在嘉定一年十個月後,因上司的不公彈劾,陸隴其被罷官。離開時,他隨身攜帶的唯有數捲圖書和夫人的一架織機。因爲行李太少太輕,他在自己的書箱裏放了石頭以便壓艙,一度被誤會裝着金銀財寶,由此留下了著名的「十八隻箱子」的故事。 嘉定人聽說他要走,都很捨不得。史載,在離職返鄉的那天,嘉定九鄉二十都的數千百姓夜半入城,擁塞街巷,就爲了挽留陸隴其。人們都親切地稱他爲「陸嘉定」。陸隴其離開時,民衆「扶老攜幼,哭卷攀轅」,不忍讓他離去。因「泣留不得」,嘉定百姓還募資刻印了《公歸集》送給他。 他的好友俞鶴湖的贈別詩道:「有官貧過無官日,去任榮於到任時。」當朝左都御史魏像樞亦寫詩贈別:「近聞陸嘉定,平生志清貧。下車甫一載,惠政獨循循。歡聲動萬戶,異績傾朝紳。江南財賦地,知爾勞心神。」 康熙十七年,陸隴其舉博學鴻儒,未及考試,丁父憂歸。康熙二十二年,有才有德的他被魏像樞以「天下第一清廉」爲由,舉薦出任直隸河北靈壽縣令。靈壽土地貧瘠百姓窮困,加上之前遇上兵禍和地震,賦役不減反增,有百姓逃亡或餓死。 了解當地的情況後,陸隴其上奏朝廷請求減免田賦,並與鄰縣交替服役。他還反覆發通告,曉諭百姓務必去除好勇鬥狠和輕生之習。康熙二十三年,直隸巡撫格爾古德推舉他和兗州知府張鵬翮爲清廉官員。 朝廷曾要求北方的一些縣派車往北京運送石灰,靈壽縣也在其列。陸隴其三上《請免灰車疏》,終於爲靈壽百姓解除了這多年的負擔。之後,康熙帝根據他的建議,也免除北方各州縣的任務。 陸隴其還把靈壽縣衙的二堂命名爲「退思堂」,告誡下屬:每天退堂後,要認真反思自己當天處理的事情有沒有出錯,輕重緩急寬嚴厚薄是否得當。 在靈壽期間,他還與諸生講論《四書》,七年間錄下十二卷,即爲著名的《松陽講義》。他主修的《靈壽縣誌》刊行後,成爲清代名志。 陸隴其在靈壽七年後,因爲品行學問才幹被舉薦任四川道監察御史。他離去那天,百姓「遮道號泣,如去嘉定時」。 任四川道監察御史僅一年,陸隴其因上書反對捐納,遭到湖南巡撫反對而辭官。康熙三十年,他回到老家,在爾安書院講學。第二年冬天辭世,終年六十一歲。 兩年後,朝廷討論江南學政一職時,朝臣們都說陸隴其最爲合適,可惜他已經去世。康熙帝感嘆道:「本朝這樣清正廉潔、理學純正的人,不可多得了。」 雍正時,清廷決定增加一批陪祀孔廟的歷代賢儒,陸隴其入選。乾隆元年,追諡其「清獻」,並加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 而民間傳說陸隴其去世後,到嘉定做了城隍神,嘉定有數百人到平湖接他的神靈去上任。 (參考數據:《清史稿》、《履園叢話》、《廣陽雜記》、《平湖縣誌》)△ (有刪減)

 
分享:
 
人氣:34,675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