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法学副教授维权 公开预立遗嘱(图)
 
2022年2月17日发表
 



浙江退休的法学女副教授蔡钒,实名举报多名法官,并立下不会自杀的遗嘱。

【人民报消息】浙江一名退休的法学女副教授,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民事纠纷案,7年多来,目睹种种司法黑暗。为了维权,她实名举报多名法官,并公开立下遗嘱,表示自己如果突然失踪或暴毙就是被人害死的。

据悉,蔡钒是浙江温州城市大学的退休法学副教授。2011年,她的家人和朋友到江西省新余市,注册新余中川木业有限公司,并将工程发包给新余市永安建筑公司。在工程只剩50万元(人民币,以下同)工程额即可完工时,永安建筑突然停工,向新余市中级法院起诉中川木业。

2014年7月,新余中院对此案进行立案,耗时6年,经过两次审理,采纳永安建筑提供的证据,认定中川木业付款违约,需支付违约金50万元,并一次性支付工程尾款。该案使中川木业的项目全黄了,公司也垮了,员工居无定所。

2020年底,江西高院认定,中川木业支付工程进度款,没有逾期,也没有违约,还提前支付50万元。但最高法院再审裁定不仅帮江西中院自圆其谎,还说中川木业在诉讼期间拖欠大量工程款。

蔡钒说,这个工程要多少钱是按照合同,我这付款有没有违约,几分钟就可以做出来的术题!这么简单的案件,在新余中院却一审就审6年多。有人告诉我,这是施工商勾结法院的人,要把你捆死、拖死,最后把你的东西拿走。

蔡钒被迫向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领导小组举报新余中院6名法官枉法裁判。但是,他们把案件交给当地的政法委,自查自纠,「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自己的案件有没有受理。」

新余中院的案件评估组认定该6名法官不存在枉法裁判。蔡钒请求带着材料跟评估组面谈,遭到拒绝。

蔡钒说,如果他们不构成(枉法裁判),那你应该要对于我的违法进行制裁,比如诬告陷害罪、寻衅滋事罪,是吧?都没有!你相当于不处理,这不是很奇葩吗?

无奈,她只好在网上实名喊冤,并在朋友圈立下遗嘱:如果我突然失踪或者暴毙,我就是被人害死的!到时候没有我的声音,大概率就是死了!

维权路上,蔡钒处处碰壁,因此,她认识了很多「同伴」。她发现,比自己更冤屈的大有人在。

新余有几个司法冤民找上她。蔡钒说,其中有一个案件都发回重审了,可是那法官还突然凭空列出32个被告,但都没有裁定书。天!这个司法,不是一般的腐败!

蔡钒感叹,现在中国的权力很任性。这一路走来,目睹的种种司法黑幕,成为她一定要写文章揭露真相的动力。△

 
分享:
 
人气:92,21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