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斑狼疮不药而愈 法轮大法显神奇(图)
 
2022年12月18日发表
 



徐绣惠见证红斑狼疮奇迹痊愈,欣然走入修炼。

【人民报消息】红斑狼疮是一种慢性的自体免疫性疾病,发病原因不明,症状的严重成度因人而异。这种病会导致免疫系统产生自身抗体,攻击自身细胞和组织,导致内脏和器官损害,从而引起并发症。

这是一种令医生们束手无策的疾病。不管年龄大小,患者像是走在钢索上一样,时时面临生命危险。有的患者可能在确诊后几天内离世;有的患者要终生依赖药物,不知何时才能解脱病魔的纠缠,容易陷入悲观抑郁和困惑的负面情绪。

徐绣惠是台湾姑娘,几年前在研究所念硕士班,当时快毕业了。她有一位同学,身体出现了一些很不舒服的状态:一开始只是掉头发;然后觉的皮肤出现一些斑点;那些斑点后来就溃疡,发红;后来开始流黄水,非常的严重。她试着去好多医院检查,医生都告诉那位同学说,可能是红斑狼疮,但这是一个很难确诊的病,在初期的时候,没有那么轻易确诊的。

大概有半年的时间吧,这位同学的关节开始发热、肿胀和疼,晚上她几乎没办法睡觉。绣惠摸她的手,她的关节是有热度的,甚至可以感觉到那个同学的手是僵硬,变形的。

这位同学的身体在出现全身性的衰败,因为大部份人都知道红斑狼疮是不治之症,是一个全身的免疫系统的崩坏。这个病不是只有一个症状、两个症状,它是会一步一步的消耗人肢体的免疫力,最后可能就全身瘫痪的不能动了。

徐绣惠非常的焦急,因为她们从大学就认识了,是很好的朋友。她叫曾允盈,是绣惠的大学同学,也是研究所同学。她们在念暨南大学时,是在南投埔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她们就想,一定得想办法医好这个病,可是她们已经知道是一个无法控制的症状,而且医学上是无解的谜。

有一天,曾允盈告诉绣惠说:「不行了,只能去炼功!」

绣惠说:「炼什么功啊?医学都不能解释,妳要炼什么功啊?」

允盈说,她可能只能靠炼法轮功来改变她的身体,调整身体了。绣惠说:「好吧。」

徐绣惠那时候并没有接触过法轮功。2010年底、2011年初的时候,冬天很冷,她们就去找炼功点。在台湾的那个淳朴的小镇,还真的让她们在网上查到埔里有炼功点。绣惠好惊讶:「原来台湾也有这么多法轮功学员!各个小乡镇都有炼功点。」绣惠抱着好奇的心情,也想要帮助这个同学,于是她们就去炼功了。

早上四点二十分,对研究生来说是刚准备要睡觉的时间,因为她们都日夜颠倒,在准备写论文,几乎也是整晚没有办法睡觉或者是失眠的状态。早上四点二十分,天很冷,她们两个人就骑着摩托车找到了那个炼功点。一到那里,炼功音乐一响起,然后允盈就开始炼功了。绣惠在旁边没事做,就跟着他们一起炼功。

事实上炼功之后,允盈变的好入睡了。她本来失眠,晚上都痛的不能睡觉的那个状态也改善了。一开始绣惠还以为那么早起,妳当然会很好睡嘛。但事实上,允盈掉头发的情况改善了。没很久,大概两个星期,允盈的关节肿胀、晚上会发热、几乎是僵硬不能动的那个状态好了!

绣惠说,这太Amazing(惊人)了,简直不可思议!然后允盈的确就不用吃药了!本来医生不能确诊到底是什么病,让允盈吃了十几种药,但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因为这是一个不治之症。

因为这个机会,让绣惠认识了法轮大法,也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更因为这件事情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

下面还有一个故事是一位红斑狼疮病人因为无意中参加了李洪志师父传功班而痊愈。




朱洛新(左)在芬兰参加活动,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

1994年,广东省广州市的朱洛新正值29岁,在香港工作。一天,她忽然感到脸上皮肤异样,有些痛痒。开始时,只是一点点鲜红色斑,但在两个月内,这种色斑迅速蔓延到全身。只要她忍不住用手抓,皮肤表面马上起水泡。全身上下多处皮肤红肿,颜色变深、皮肤的患处钻心痒和无比刺痛。她去看中医和西医,被医生诊断为红斑狼疮。

那时,每天使用药物就花去一百多元钱。一个月下来,薪水就泡汤了。更糟糕的是,使用药物后不出两小时又开始痒,而且比之前痛痒的更厉害。30岁不到的她,只有手腕以下的手指部份和两腿膝盖以下的皮肤还是正常的。患病后期,她已经无法正常工作。半年后,医生建议她「回家安度余生」,因为她身体失去免疫力,医生也回天无术。

那是一段在家等待死亡降临的日子。她不时还去找个民间医生看看,试个偏方什么的。两、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偶尔来关心一下。她回忆道:「我刚失去母亲不久,自己又身患绝症。人生真的太无常了,做人真苦。我希望有机会修炼,脱离生死。」

1994年12月中旬,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中国大陆最后一期法轮功面授班在广州体育馆举行。广州市人体科研会主办了那次活动,有来自全国各地约六千人参加了那个班。

朱洛新当时正好回广州办事,她的一个朋友买了两张票,邀请她一起参加。朋友还说,这是佛家气功,听说很不错,票很难买到。朱洛新说:「我当时想,反正人生没什么大不了的,来去就是这样了,听一下无妨。没想到,不可思议的事就发生了。」

她说:「听课过程中,我身上不痛不痒。第五堂课后,我在家换衣服时,无意中发现全身的皮肤病不治而愈,和健康皮肤一样光滑了,完全不痒了。我知道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的命。我心里默默的说:『师父,谢谢您!』」

从那以后,她又可以去找工作,和其他人一样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她活的也带劲了。痊愈后,她在日本任天堂的中国总代理任总经理助理。她总是笑瞇瞇的,妥妥的完成自己的工作。还爱主动为同事考虑。同事们给她起了个外号「开心果」。

她说:「这神迹是自己真真切切感受到的。师父是为了让我能变成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而救了我一命。」△

(资料来源:明慧网)

 
分享:
 
人气:166,235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