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告诉你 医生说我得的是.....(图)
 
2022年11月14日发表
 



几十年前,医生说我姐患的是鼻癌。如今她70岁了,还能骑电动三轮车到街上去卖菜。

【人民报消息】「医生说我得的是鼻癌」这句话是姐姐康复之后才告诉我的。

我姐姐今年70岁。生于土改,长于大跃进,该读书时恰遇文革,是个地地道道的贫苦的文盲农民。共产党号召「勤劳致富」,她就拼命干活,不知饥饱,没有昼夜。天长日久,身体垮了,家里还是那么穷。

● 我姐得的是鼻癌

有一天,她割麦子,又热又闷,站起来之后,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倒下去了。不知在地里躺了多久,醒来之后又接着干。有时走路,走着走着,眼前一黑,倒下去了,醒来之后爬起来又走。

有一次她骑自行车上街,眼前一黑,倒下去了。被认识的路人发现后,电话通知家人。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她非常明白,对于她那样的家境,住在这样的医院是不相称的,所以强着要出院。

回家没几天,就下地刨花生,很快又晕过去了。醒来之后她又接着干。这次,我们夫妻以帮忙干活的名义去姐姐家了,去了之后,就下地帮她刨花生。边干活我们就边聊天,先说些传统文化,再谈国际形势,最后说到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迹,这次说什么她都没反感。最后,她居然退出了曾经加入的共青团。等我们离开她家的那一刻,她居然表示愿意修炼法轮功。当时,我们就把自己的mp3调好,套在她耳朵上。

第二天,我们又去帮她刨花生。在干活的过程中,她告诉我们自己在听mp3时产生了奇遇。她说:昨天晚上,我听着听着就做起梦来,虽然是梦,但耳朵没闲着。只听见师父说:「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甚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听着听着,我就看见师父从窗子上飞进来了,然后示意我跟着飞出去,我就跟着师父飞出去了。围着我干过活的那些地方绕了一圈。然后我就醒来了,听见mp3里师父还在讲法。

一个通宵,她听完了一遍讲法。起床之后,毫无睡意。觉得几十年的鼻塞通透了,头也不胀了,啊,精神百倍。

最后她说了一句真话:「你知道吗?医生说我患的是鼻癌。我没敢告诉你们,怕你们担心。我们这种没钱的家庭,哪敢得这个病啊!今天我感觉有希望了,才告诉你们。」

如今姐姐70岁了,还能骑着电动三轮车满街跑。

● 弟媳结肠炎好了

弟弟一家在外地经营卤菜生意很忙,我与他们通电话往往是晚上十点以后,经常都说忙的还没吃上晚饭。几年之后,弟弟对我说:媳妇生病了,医院说是慢性结肠炎,这个病只能治疗控制,往下发展有演变成癌症的可能,医院是个无底洞,这几年挣的钱花进去不少,可病却没见好转。

后来弟媳的父亲因胆结石住院手术,弟媳就回到老家医院照顾父亲,期间到我姐姐家去,姐姐就给她讲自己的鼻癌是怎么不翼而飞的。弟媳已经吃药许多年了,想着医院都没办法的事情,学这个功能行吗?姐姐说:「妳在医院治了这么多年,花了那么多钱,也没见好转,学法轮功又不花妳一分钱,还不如试一试。」

弟媳躺在我姐姐床上休息,姐姐就给她放师父的讲法录像,看着看着弟媳就睡着了,醒来后给姐姐说:「我刚刚在床上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梦见一个像小孩玩的陀螺似的东西旋转着进入了我小腹的地方。」

姐姐激动的说:「对了、对了,师父在管妳了!」

后来弟媳回到我父亲所住的医院,就真的把药停了,可是身体出现了比吃药时还严重的便血症状。我与丈夫告诉她,我们都经历过类似的情况,这是师父在给妳净化身体呢。她信我们的话,在「症状」持续了大概有两三个月之后,就一切正常了。

弟弟看到媳妇身体的改变,乐的合不拢嘴,与孩子一起也进入大法修炼了。

● 亲家身上发生的神奇

在中国大陆,由于我与丈夫修炼法轮功,就遭到中共政府的迫害,儿子受连累,不许继续上学,不得不辍学打工。他30岁之前,相处多年的女友和他分手了。30岁之后,儿子从远方带了个女朋友回家,闪电式恋爱,闪电式结婚,很快我们的孙子已经2岁多了。儿媳妇嫁到我家后很快也加入修炼了,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为大法而来的。

远方的亲家一直留在儿子原来上班那里打工卖苦力。不久,儿子夫妻俩接到电话,说是老岳父的腰疼得直不起来。医院说是骨质增生,压迫了坐骨神经。身上的钱已经花光,还在老板那里借了几千。目前老板说借的钱不用还了,叫他们赶快离开。

儿子在网上给岳父岳母订了火车票,叫他们乘车到我家来。他们回答是岳父动不了,不能走、不能站、不能坐、不能躺,每天只能四肢触地这么趴着。我儿子只好请那里曾经要好的熟人帮着把岳父弄上火车。

儿子去火车站接到了他们,当到我们住宅大门口时,我发现亲家软成一团无法动弹。生拉活扯,我与儿子将他们扶着架着上楼。街坊左右都纷纷议论:「原来这老丈人是个瘫痪病人!」

到家后,他只能像原来一样趴着,吃饭睡觉都只能这一个姿态,否则,疼的要命。我儿媳是个孝女,见她老爸这样,心里很有把握,立即向她老爸讲法轮功真相,然后就播放《风雨天地行》的盘片给老爸看。第二天就直接教她老爸读《转法轮》,亲家没上过学,女儿教一句就跟着读一句。

此刻,亲家母可不依了:「千里迢迢来到妳家,巴望妳拿点钱出来给老爸医病,妳却不提拿钱,只教读书。自古以来,哪有妳这样治病的?!」闹着要回老家去。说老家的人都知道他生了重疾,有的亲戚已经准备好了钱。

儿媳不为妈妈的话所动,只管一个劲教老爸读书。第三天,怪了,亲家母看见丈夫能坐了,也就不再说甚么了;第四天,更奇怪了,亲家公站起来跟女儿学炼「佛展千手法」了;第五天,哎呀,我的天呀,亲家母看见丈夫单独能上厕所,还能自己冲澡了;第六天,他俩已经下楼满街走。

这一下把小区的门卫给惊呆了,他亲眼看见一个软成一团的大男人被架上楼,不见医生,未见购药,短短一周时间,居然活生生立在自己面前。他心想:过去「上面」叫我们监视他们(法轮功学员),看来这差事不能干了。

后来门卫问我们一些对法轮功困惑的问题,并主动退出了中共团队组织,他家里有个甚么三长两短,还经常向我们要护身符。

目前,亲家康复后回到原来那地方去打工。家乡的亲戚,单位的朋友,都知道在他身上发生的奇事,都啧啧称奇。△

(部份资料来源:明慧网)

 
分享:
 
人气:190,07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