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敢玩虛的!大選辯論使用高科技作弊(多圖)
 
肖辛
 
2020-9-30
 



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首場電視辯論,左為弄虛作假的拜登,右為讓美國更加偉大的總統川普。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肖辛綜合報導)9月29日(周二),美國2020大選第一輪總統辯論就要來臨,川普(特朗普)總統和拜登團隊都提出了一些特殊要求。

本次辯論時間長達90分鐘,中間不會插播商業廣告。福克斯新聞報導,在過去的幾周中,拜登的競選團隊要求在辯論期間進行兩次休息, 也就是每30分鐘休息一下,但川普團隊拒絕了這一要求。

29日當天,川普總統的連任競選團隊再次提出要求,希望第三方檢查辯論者的耳朵,看看是否藏有電子設備或發射器,以防有人「暗中提示」。消息人士稱,川普總統已同意進行這種檢查,但拜登方面拒絕。

川普團隊的人告訴福克斯新聞,「我們這位(川普)不需要休息,他經常做90分鐘的演講。」

拜登與川普的首場電視辯論,主題將圍繞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最高法院、種族抗議、經濟以及各自的政績等。他們將一共舉行三次電視辯論,副總統競選人也將展開一次電視辯論。

對許多選民來說,總統候選人之間的辯論將幫助他們決定最終如何投票。

美國大選辯論前,中共隔空急喊:避開談它的這個話題,為的是給拜登解難。結果…… 辯論時,民主黨這邊真的不提中共,川普提了幾次都被福克斯的民主黨籍主持人華萊士給阻止了。

拜登在辯論時被發現進行高科技作弊,並預先拿到辯論的題目,做了充分的準備,這還不算,辯論會主持人竟然拉偏架,不許現任總統川普說話,讓川普感覺意外,因此稍有起急。

● 拜登進行高科技作弊

9月29日晚,尋求連任的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與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進行了第一場電視辯論。整場辯論圍繞六大議題──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確認提名問題,中共病毒疫情,美國經濟形勢,種族問題,氣候問題,還有選舉公正性問題。但是在實際辯論中,也涉及到了極左派與民主黨的關係問題,奧巴馬健保的爭議,還有拜登兒子的貪污受賄、淫亂吸毒等黑料問題,也簡單涉及了一些美中問題。

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首場電視辯論剛剛落幕,第二天(9月30日)早上,美國演藝明星詹姆斯·伍茲(James Woods)發佈了一段視頻,聲稱他證明民主黨候選人拜登(Joe Biden)在總統辯論中戴著類似遙控線的裝置。




拜登在辯論時被發現進行高科技作弊,並預先拿到辯論的問題。

無獨有偶,眼尖的觀眾還發現,拜登的手腕處還有一截好像金屬的東西,有人說好像是IV端口(IV port)。

發出這個視頻的詹姆斯·伍茲不僅是演藝明星,他曾以美國高考語文滿分800分,數學799分,獲得麻省理工大學全額獎學金。

福克斯在辯論當天披露,川普團隊提出,允許第三方檢查辯論雙方的耳朵,以確認其耳中是否藏有發射傳送器等電子設備,以防作弊。據稱拜登選戰幾天前曾答應這一要求,但開辯前忽又反悔拒絕。

川普上週日再次提出,在辯論前後對兩位候選人進行藥檢,但拜登也表示不同意。

詹姆斯·伍茲在推特發了一段視頻,顯示拜登在辯論時,把手伸進外套,似乎在擺弄什麼東西,手抽出來後,衣襟下方出現了一條明顯的深色「線」,不知道這個「線」是做什麼的。

也有網友發現,拜登的手腕上,露出一個像管線端口一樣的東西,有人猜測,說那是注射靜脈的「輸液座」,也就是IV端口。也有人懷疑,這是有其它用途的電子設備。

另外,甚至有人在質疑拜登的耳朵,說他的耳朵上,有一條明顯的「凸起」,懷疑是不是植入了什麼用於收聽信息的微型設備。

在辯論前,川普團隊提出過,至少要對雙方檢查兩樣,一個是檢查耳朵,另一個還要進行藥檢,但是拜登團隊最終都拒絕了這些提議。

根據以上的這些跡象,華人網友們腦洞大開,想到了拜登作弊的種種可能。

有人猜疑,拜登在辯論時身體上插著輸液管,維持精神。

有的人分享了有關高科技設備的介紹。

比如,有人發出驚人假設,認為拜登是不是戴了三星開發的「智能隱形眼鏡」,這個產品具有內置攝像機,甚至人可以通過眨眼睛,經由這個隱形眼鏡,直接操控自己的手機。好像是戴在眼睛上的微型電腦控制器。

也有人說,拜登也許還戴了一種可以戴在牙上的「骨傳感技術耳機」。

如果大家覺得以上兩種有點離譜的話,還有一種說法,更能與現場情況相連系。就是一家叫做SAVOX通訊公司生產的特制耳機。這種可以遠程收音的耳機非常便攜,而根據一幅網上流傳的產品設計圖,它在人的手腕處有一個接頭,正好與拜登手腕上露出的那個東西,有點相像。而SAVOX通訊公司,多是生產可以在危險工作環境下使用的安全配飾和裝備。

對於以上這些網友們的猜測也好,推測也罷,很多人可能會覺得像「科幻片」一樣,但實際上,以上這些技術,現在實現並不難。

●「神秘Q」說拜登高科技作弊 並預先拿到問題

美國有一個著名的爆料人物「Q」,也被叫做「神秘的Q」,不知道大家聽沒聽說過,他也提到了這次電視辯論。這個Q的背景,在早期新聞拍案驚奇的節目裡講「通俄門」時就提到過Q這個人物。說他是人物呢,其實誰也不知道他是誰,可能是一個,也可能是一組。Q會在暗網中,經常做一些政治預言,但非常準確,在美國民眾中很有名氣。

而且這個「Q」是伴隨著川普2016入主白宮之後,隨之出現的神秘爆料人物,發表的觀點和預言全部是在支持川普,經常會用一些暗語,爆料一些似乎是川普不方便說的話。

這一次辯論會之前,Q也做了預言,說了三點內容:一是,拜登這邊的人,會找藉口,希望終止電視辯論,這發生過啊,民主黨人不想辯論;二是,說拜登會提前拿到辯論會的問題;三是說拜登會得到特殊通訊設備的幫助,幫助他在辯論中過關。

據《新聞拍案驚奇》主持人大宇說:以上1、3兩點我們剛才都說了,關於拜登是否提前拿到問題。我看到已經有美國的媒體人公開爆料,證實了這一點,說拜登提前拿到辯論會的問題。爆料人是一位有超過14萬推特粉絲的美國地方電臺的主持人托德□斯塔恩斯(Todd Starnes)。

其實,曾擔任過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負責人的唐娜·巴西萊(Donna Brazile),在2017年就承認過,她利用自己在CNN做時事評論員的便利,2016年時曾把CNN的總統辯論問題,提前泄露給當時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

● 主持人華萊士是幫惡腔的飯桶族




克里斯·華萊士和父親麥克·華萊士(右)。

這場辯論之後,主持人克里斯·華萊士(Chris Wallace)被罵的狗血噴頭,有觀眾提出下次辯論會不希望再看到他當主持人。

有觀眾問,他跟採訪過中共三呆婊江澤民的著名華萊士是不是同一個人?《新聞拍案驚奇》的主持人大宇確定他們不是同一個人,他們是子承父業。

克里斯·華萊士的父親麥克·華萊士(Mike Wallace),曾去中國採訪過,說話犀利,在2012年4月7日已經過世。現在兒子克里斯·華萊士在父親的名嘴光環下也做起了媒體行當。但是,昨晚一亮相就遭惡評,現在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幫惡腔的飯桶族。

大宇說,美中網友都普遍抱怨,克里斯·華萊士有點偏頗,在偏幫拜登。關鍵時刻打斷川普講話,讓拜登說。大宇還記得華萊士提的一個問題,他問川普:經常批評antifa這些左派,要不要批評白人至上?

這其實有點荒唐,他如果反過去問拜登,要不要批評antifa,邏輯就順了。因為今年發生的大的騷亂,或者比較暴力的抗爭行動吧,所有的媒體的報導很明確,都是antifa或是BLM這樣的左派組織,跟「白人至上」沒什麼關係。這個問題問得很腦殘。

所以在辯論中,川普說出了這樣的話:首先,我猜我是跟你辯論,而不是他(拜登)。

出於對華萊士幫惡腔的憤慨,網上傳出了譏諷搞笑圖片:華萊士把拜登從危險的戰場上救出來。

還有一張圖片被P得更搞笑,配圖文字調侃說:拜登的副手搭檔換人了,換成了華萊士。




由於辯論會主持人華萊士拉偏架,網上傳出譏諷圖片:華萊士把拜登從危險的戰場上救出來。



這張圖片被P得更搞笑,配圖文字調侃說:拜登的副手搭檔換人了,換成了華萊士。

而且辯論結束後,華萊士在自己的推特發表短文,說辯論結束。結果引來眾多美國網友洗版指責,說他粗魯和不專業。結果有網友發現,這篇推文不久後就被華萊士刪除了。

● 共和黨熱議主持人和拜登

辯論會結束後,曾經給川普競選團隊做過義務籌款工作的紐約企業家樓新躍認為,川普還是那個川普,他對他的對手毫不猶豫的反擊。」

「這是他的一貫風格,表現相當強健,反應迅速,不能容忍對手校對他進行誹謗和撒謊。」他說,「這可能讓人感到他不守規矩,別人講話時他插嘴,這一點在給人的印象上有些吃虧。」

他說,「我的圈子裡都是共和黨人物,他們現在議論的就是這個辯論會本身的問題。主持人華萊士是一個民主黨黨員,誰都看出來他的明顯傾向了,他在幫民主黨──這是最不正常和最不公正的地方。」

他說,另外一件事就是拜登身上的疑點。他會前不讓別人檢查他是否使用了興奮劑、是否帶有和外界無線交流的工具。有一個鏡頭露出了他袖口裡似乎帶著什麼東西。

「如果證據顯示他可以聽到他的幕僚遠程提示的話,那麼他就不是即席發言,是有人操縱他,那就是作弊。」

「我希望後兩場有真正的政見表現出來。」他說,「其實辯論會贏不贏沒有什麼,關鍵是大選。」

蔡先生認為,從兩人的表現上來看,還是川普更有魄力。

「現在的疫情這樣嚴重,美國人需要一個有魄力的總統。川普有實戰經驗。」他說,「對付瘟疫,他已經有經驗了,人們對病毒的免疫力也增加了,我相信川普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適度開放經濟,與病毒並存,才可以持續發展經濟;如果換了拜登,就又是封鎖了。」

蔡慶輝說,在他的華人朋友們中,80%的人是支持川普的,是因為這些人都是為了一份「美國夢」而來到這裏創業的,不是到這裏拿社會主義的福利的。

被稱為「譚大俠」的長島華人小企業主譚露曦表示,在種族歧視問題上,她認為,「民主黨是最『種族歧視』的,我們中國人也是少數族裔,他們為什麼在教育上歧視我們華人孩子?這不是搶我們的飯碗,堵住我們上升的通道嗎?這不是種族歧視是什麼?」

譚「大俠」認為,支持川普的人是因為他主張的資本主義和美國的傳統觀;而支持拜登的也是因為他的左派意識形態,這個辯論會對這兩部分人都沒有影響。

「其實對中間選民影響也不大。大多數郊區選民或者婦女選民,他們更需要工作、需要教育、需要法律和秩序。」她說。

市醫管局員工史黛芬妮·劉在看完了辯論會後總結道:川普沒有超常發揮,辯論會看似平局,實際上川普占據上風。

「我沒有期待川普一改往日風格,以一個翩翩君子的形像來辯論,他和平時沒有什麼區別。」她說,「只是拜登客觀地講,比我以前預想的要好。」這是因為拜登提前拿到了辯論題目。

即使占了這個便宜,「他在經濟就業、疫情、法律與秩序、黑人群體、醫療保健、郵寄投票等問題上完全落了下風。而川普有過2016年的經驗,在這些問題上回答得更好一些。」她說,「總之,『背書的』永遠也幹不過『寫書的』。」

劉女士認為,川普最出色的地方,是他在電視上把民主黨的醜聞暴露了出來,讓那些整天看左派媒體、好不容易看一次川普的民主黨選民知道了:拜登的兒子在中國和俄羅斯都有創收;川普的「通俄門」是民主黨的陷害。

「我想這些事情在今後幾天都會持續發酵,共和黨肯定也會抓住這些問題猛打的。」最後,她用川普的一句話來總結這個辯論會給她的觀感,那就是,「『我從政47個月成就的事比拜登從政47年幹的事都多』,實幹的秒殺一切耍嘴皮子的。(記者肖辛綜合)△

部份資料來源:大宇的《新聞拍案驚奇》,陳薇羽的《薇羽看世界》等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