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电视插播 遭中共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上)(多图/视频))
 
2020-6-4
 



2002年3月5日,参与长春电视插播的法轮功学员(从左至右)雷明、梁振兴、刘成军均被迫害致死。

【人民报消息】在2002年3月5日法轮功学员在长春八个电视频道中插播法轮功真相后,被中共指认的18位参与者遭到惨烈的迫害,其中梁振兴、刘成军、雷明等多人被迫害致死。

美国《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在2010年12月6日发表了长篇报导:《进入细微的电波──几位不为人知的中国烈士如何帮助全世界的自由事业》,文中这样记录了当时的长春:法轮功的节目在八个频道播放了50分钟,积聚了超过10万的观众。随着消息的传开,观众越来越多,人们互相打电话,说他们会马上打开电视。

在一些居民区,当地中共官员变得绝望,切断电源,使街道陷入黑暗。在其它居民区,比如在文化广场附近,人们走到街上庆祝:禁令结束了!法轮功平反了!

几个修炼者从工厂和藏身之处走出来,公开发资料。邻居、孩子、陌生人,甚至戴着红袖标的老太太都接近他们。每个人都在说话,跑过去,笑着拍着他们,祝贺他们。

有几个人怀疑这不是政府的广播,但他们仍然开心地笑着轻声问:“你们是怎么干成的?你们法轮功真了不起!”而且这时看起来他们似乎真的是被平反了,快乐和笑声到晚上10点都没有停止……

2002年3月5日长春插播后,中共当局指认是梁振兴、周润君、刘伟明、刘成军等18位法轮功学员实施的,他们是:

1. 梁振兴(男,37岁)
2. 周润君(女,52岁)
3. 刘成军(男,31岁)
4. 刘伟明(男,32岁)
5. 孙长军(男,24岁)
6. 张闻(男,28岁)
7. 雷明(男,26岁)
8. 李德海(男,31岁)
9. 赵健(女,35岁)
10. 云庆彬(男,37岁)
11. 刘东(男,37岁)
12. 庄显坤(男,29岁)
13. 魏修山(男,35岁)
14. 陈艳梅(女,40岁)
15. 李晓杰(女,31岁)

以上所列均为他们当时的年龄。

在当局指认的18人中,缺失3人,其中刘海波和侯明凯被抓后随即被打死,还有1人可能被酷刑迫害致死,而被当局隐匿。

2002年3月5日晚上8时,吉林省长春市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法轮功真相电视插播事件。长春有线电视网络八个频道同时播出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是自焚还是骗局》、《法轮大法洪传世界》。



对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分析。

“305”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后,江泽民惊恐万状,密令“杀无赦”。长春全城戒严,在大抓捕中,5千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落入魔掌,至少7人被活活打死,另有15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

本文收集、整理了明慧网对其中12位受迫害者的相关报导。

◎ 梁振兴




梁振兴

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遭到迫害的梁振兴(2002.2.27~2002.11)

2002年2月27日,梁振兴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的警察绑架到长春市第一看守所(又称:长春铁北看守所),期间被绿园分局的警察提审六次。他们蒙住梁振兴的眼睛,将他带到长春市净月潭国家森林公园宾馆内的秘密刑讯室。每次出来,他都是遍体鳞伤。




2002年3月,梁振兴在狱中。当时中共警方把这张照片作为战利品发到网上。(明慧网)

梁振兴在吉林监狱遭到的迫害(2002.11~2005.3.29)

2002年11月,梁振兴被押进吉林监狱(又称:吉林省第二监狱)的六监区。监区长魏向辉明确指示看管人员说:“对法轮功人员绝不能手软。”狱霸李明、赵广存、刘干、陈志强等对梁振兴、杨光等法轮功学员进行毒打、捏睾丸、用手指插肋骨骨缝。犯人李明用塑胶管毒打梁振兴,他的头撞到暖气片上,昏死过去。

2004年7月10日,梁振兴又被送到“严管队”。周姓狱警指使刑事犯打他,强迫他坐在不到一寸宽的木棱上,甚至坐在角钢的尖棱上,一天要坐十几个小时。

梁振兴被严管迫害两个多月。在那里,警察先是找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谈话,放诽谤法轮功的录像;然后对他们用刑,包括:坐老虎凳、头上套塑料袋、往手指甲里钉大头针、背铐、电棍电。他们甚至用在电炉子上烧红的螺丝刀往法轮功学员身上烫……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明慧网)

在长春市铁北监狱遭受的迫害(2005.3.29~2005.8)

2005年3月29日,梁振兴被转到长春市铁北监狱22监区继续迫害。监区长王晓光、教导员张力周指使犯人迫害梁振兴,经常毒打折磨他,持续数月。

8月中旬的一天,梁振兴被送到公安医院,连续六天六夜遭受“抻床”酷刑(四肢被往四个方向拉至极限);不久,又被送回铁北监狱医院,白天戴脚镣,晚上被呈“大字形”固定在床上,即铐在“死人床”上,由近十名犯人轮流监视。




酷刑演示:抻床。(明慧网)

在四平石岭监狱遭受的迫害(2005.8~2010.1)

梁振兴在四平石岭监狱里遭受了各种非人的酷刑折磨,例如以下的几种:

毒打:犯人高明龙专门制作了一根三角皮带放在铺下,经常鞭打梁。一次高魔性大发,抽出铺板对梁振兴进行长时间毒打,致使梁振兴的后背都是血印。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网)

犯人颜德全等还用手掌使劲劈梁振兴的喉部,再使劲用脚踹其胸部,使其肺部严重受伤。

狱警副区长周立佳进监室查岗时,打梁振兴左边一个嘴巴,并让犯人颜德全再打梁振兴的右边一个嘴巴,又把梁振兴踹倒,还说:“我是不是没迫害你?”

犯人杨建国曾用铁锥子剜梁振兴身上的肉,用锥子扎他的头,对他拳打脚踢、抓住他的头往墙上撞;犯人王荣国用打火机烧梁振兴的头部,把他的头使劲往床梁上磕。

性侵犯:颜德全等一伙犯人借口给梁振兴洗澡,扒光他的衣服后往他身上浇凉水,将黄瓜插进其肛门里,再按着他,让外号叫“大虎”的刑事犯对他进行性侵犯。

电棍电击:2006年7月,教育监区的监区长尹首东、狱警杨铁军、干事武铁等用四把电棍一齐电梁振兴。2007年末,梁振兴拒绝背监规,狱警杨铁军、干事张业军(人称“酒疯子”)和犯人韩景军、杨建国、颜德全等用八根电棍电击、毒打梁振兴,用了大半天时间迫害他。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明慧网)

在公主岭监狱受到的迫害(2010.1.1~2010.5.1)

2010年元旦,梁振兴又被转到公主岭监狱遭受更加残忍的迫害,他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

2010年4月12日下午是梁振兴被迫害关押的六监区的探视日,梁振兴家属探视遭野蛮拒绝,后几经周折见到梁振兴。他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走路困难、说话声音沙哑。

2010年4月25日,狱方通知其家属去公主岭市中心医院。梁振兴被初步诊断为休克、右侧胸腔内积液、两肺继发性肺结核伴空洞伴炎症、两肺间质性炎症样改变。

家属来到医院,只见梁振兴身体极其消瘦,吸着氧气、打着吊瓶,脚肿得像馒头,脚脖两侧有皮下渗血,带有血泡,经常流水,右眼几乎失明,他痛苦得直咬牙。

2010年5月1日,梁振兴被送到公主岭中心医院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呼吸。据说,狱警在给梁振兴插管灌食时,把管插到了肺里,导致他死亡。当日上午10时左右,在狱警的监视下,梁振兴离开了人世,终年46岁。

◎ 刘成军




刘成军(明慧网)

被绑架的经过(2002.3.23)

2002年3月23日,刘成军被非法抓捕的前一天,给一个法轮功学员打了个电话(当时此人已被绑架,刘成军不知道),发现情况不对就关机了。第二天,他的表弟又用这个电话打了一次电话,结果被定了位,当时刘成军住在松原他的姨父家。

当刘成军发现警察来时,已无处可躲,就藏到了柴垛里。

当晚,20余辆警车包围了前郭县山后屯,一群警察像土匪一样闯入刘成军的姨父柳长发家,让柳家给他们做饭,还把刘成军的表弟带到派出所毒打了一个多小时,威胁要把他84岁的姥姥抓来,这样逼着问出了刘成军的下落。

凌晨1点多,公安部督办、省厅指挥、长春市局、松原市局、前郭县公安局、农安县公安局联合组成的专案组杀向山后屯,七辆警车包围了柳家,点燃了柳家的两个柴草垛,很多村民都惊起救火。

藏在里边的刘成军跑了出来,身上多处被烧伤。警察在众目睽睽之下用碗口粗的大棒对他一顿暴打,然后给他砸上镣铐。松原的警察李伯武(音)往刘成军腿上连开了两枪,叫嚣着:“这回我看你往哪跑!”然后把刘成军塞进小车后备箱里,又抓了柳长发夫妇扬长而去。

在吉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遭受迫害(2002.3.24、2003.10.27)

2002年3月24日,刘成军被捕后被直接送入吉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又称:公安医院),他的双手被抻开铐在床的两侧。

4月的一天,警察突然给刘成军打开了手铐,一群电视台的人要给他摄像。一个女记者想获取他的声音,以便用移花接木的贯用手法制造假新闻。该记者让刘成军向她讲真相,被刘成军识破、拒绝。事后,公安医院的狱政科长给他戴上了脚镣。




狱中的刘成军。(明慧网)

4月1日,新华社公布了上面的照片,可以看出刘成军已无法保持坐姿且身上有被用刑的痕迹。

2003年10月27日,刘成军生命垂危,第二次被送入吉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该医院长期迫害包括因长春电视插播事件被捕的法轮功学员。

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遭受的迫害(2002.5.1~2002.11)

2002年5月1日,刘成军被转到长春市第一看守所。警察对他酷刑逼供,让他坐“老虎凳”52天。他的手被铐在床上,狱政科长刘伟给他戴上脚镣。

自2002年5月1日至9月20日,刘成军一直被非法关押在该看守所。据悉,在那里,来自长春市公安局的警察对他实施迫害。




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网)

在吉林监狱遭受的迫害(2002.10~2003.12.26)

2002年10月份,刘成军被劫持到吉林监狱一大队。当天在狱长、副狱长等人的授意下,六名重刑犯(李刚、郭树铁、贾玉彪、刘X海等人)将刘成军拖到水房里,用很厚的床板猛击他。他的臀部被打得肿得很高,血渗透了短裤,连短裤都脱不下来,木板被打折了几根。

罪犯贾玉彪用腰带抽打刘成军的脸、眼睛,把腰带上的一个大纽扣打碎,他的眼睛被打得充血。

2002年10月11日,刘成军开始绝食反迫害;到10月21日,10天内他一口饭未吃、滴水未进。其间,犯人还用三至五公分厚的木板把他往死里打,以致他被送进狱内医院。

2003年10月21日,刘成军的家人得到吉林监狱的电话,说他不行了。家人赶到医院看到他奄奄一息、骨瘦如柴,全身是伤。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他被转到吉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医生确认为尿毒症,也下了病危通知。

大约在12月初,刘成军又被劫持到吉林监狱,极其虚弱的他却被直接押进“小号”(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狭小的房间)。

12月26日凌晨4点,刘成军在长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离开了人世。临死时鼻孔、耳朵、大腿等处都在流血。当天,吉林监狱纠集了大批警察,不顾其家属反对,未经尸检,于中午11点强行火化遗体。

◎ 雷明




雷明(明慧网)

雷明,男,30岁,未婚,吉林省白山市人。他曾是快餐师,双手灵巧;曾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展开请愿的横幅,并摆脱穷追不舍的警察们而脱身。

雷明是电视插播的主要成员之一,在选择电视插播地点时,主动承担一处离电视台很近、在电线杆上操作的不好做的线路。 2002年3月5日,在长春市利用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后,他被警察非法抓捕。在经历长春市公安局一处及吉林监狱酷刑折磨致残后,于2006年8月6日离世。

被绑架(2002.3.5)

2002年3月5日晚8点,在雷明等人进行电视插播的过程中,警察巡线,在路上把雷明、张闻(法轮功学员)堵住了。雷明把张闻推开,自己迎上了警察而被绑架。

参与抓捕的清明街派出所指导员李福,于2002年被公安局记三等功,并被公安部授予所谓“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称号;长春市国保支队副大队长李兴涛,指挥抓捕雷明立个人二等功,光经其手被致死致残的法轮功学员有上百人,被非法关押的不计其数。

雷明被抓到清明街派出所,背铐着坐在地上,身上仅剩的200元钱被抢走,随后被架到车上,劫持到长春市公安局。

协助并参与绑架的还有: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公司的副总经理刘文祥、朝阳站站长佟军。

被长春市公安局迫害(2002.3.5~2002.3.9)

雷明被押到市公安局,被用刑之后又被蒙上眼罩,警车一路警笛,押到净月潭宾馆的地下包房。

雷明又被架上铁老虎椅,双臂绕过椅背,用牛皮带套着手铐,两个警察把手铐死死拉向椅子底下的铁梁。手铐硌着他的腕骨,双臂被拉到极限,仍被继续往下拉。雷明疼得汗水湿透了全身,几乎昏过去。最后,一个警察猛踹手铐,才把牛皮带扣到了极限。




老虎椅(明慧网)

在房间里有个高姓警察科长诽谤法轮功师父,雷明大声制止他。高某疯狂地冲向雷明,打了他一顿嘴巴子,打累了才停手。

这时又过来两名警察,手里各持一根电棍,把雷明的上衣扒开露出胸部和脖子,接着又把他的裤子脱下,露出生殖器和大腿,然后同时电击他的脖子、嘴、大腿、胸部、生殖器、肛门,使他痛苦万分,惨叫声不绝于耳。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明慧网)

直到电棍没电了,警察去充电。这时,换上其他两个警察,用塑料袋套在雷明头上。当他要憋昏时,警察突然松开头套,等他刚喘了几口气后,又给他套上塑料袋,反复不已;然后又电击,充电,用塑料袋套头,再电击,充电,反复折磨他。




中共酷刑示意图:人为窒息。(明慧网)

之后,警察用烧红的螺丝刀烫他的脖子,烫得他皮开肉绽;紧接着,用电棍电击其烫伤处,再用水往脖子上浇,使他生不如死。

在这期间,警察们还用一个大铁桶套在雷明的头上,用一根大铁棍使劲敲打铁桶,达到了震耳欲聋的地步。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铁桶敲头。(明慧网)

接着警察还把一个木棍的一端插进他的肛门,另一端卡在椅背底部的横梁上,再用电棍电击肛门。

在大约四五个小时的酷刑折磨中,雷明的胳膊,手腕骨被抻得、硌得极度痛苦。

一个警察抓住雷明反背铐的双手,使劲往上抬,使他的前胸和大腿紧贴在一起。他的小腹被铁棍硌得十分疼痛,约过了5分钟,警察才住手。




酷刑演示:把腿捆住,使劲往下按头部。(明慧网)

随后,雷明被扔进了铁北看守所。看守所一见他满身是伤,马上拒收,警察说这是特案,才同意接收。

到了监号,犯人们都惊呆了,雷明满身是电击的焦糊斑,烫伤、电伤、勒伤,惨不忍睹。牢头说:“以前我不信法轮功被迫害得这么严重,今天我彻底信了,这共产党要完了。”△

(资料来源:明慧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