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有命 功名利禄早有定数(图)
 
许茹
 
2020-4-3
 



有多少世人明白人在世间不过是匆匆过客,所谓的功名利禄皆有定数。

【人民报消息】《红楼梦》有一首《好了歌》,诗中写道:「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一首诗道尽无数人在人世间执着的追求,但是到头来却是一场空。有多少世人明白人在世间不过是匆匆过客,所谓的功名利禄皆有定数。

及第时间有安排

清朝乾隆二十四年(公元1759年),大学士纪晓岚出任己卯科山西乡试正主考官。阅卷之后,有两份试卷已经明确可以中举。一份确定为排名48位的举人,可是蹊跷的是在填写草榜的时候,试卷被同为考官的万泉县令吕令癏误收进他的衣箱中,因此遍寻不到。另一份确定排名53位,但在填写草榜时,阴风骤起,将蜡烛吹灭三四次,更换其它名字后,阴风就停止了。这两名本该中举之人在这一年都落榜了。

待到揭榜后,拆开试卷的封条,才知道这两名考生的名字,失卷者叫范学敷,灭烛者叫李腾蛟。纪晓岚疑心这是鬼使神差,刻意阻挠他们的前程。

不过在第二年的恩科乡试中,两人却又同时中举。范学敷仍然是48名,而李腾蛟则在乾隆四十六年中了进士。

庄学士坠江得神救

翰林学士庄本淳,小时候曾跟随父亲庄书石乘船,夜晚,船停靠在江岸,他不慎失足落入江中,船上没有人发现。

正当庄本淳在江中挣扎时,突然听到耳边有人说道:「快救起福建学政的大老爷,这事儿关系中第,千万不要马虎。」声音落下后,他发现的身体已不知不觉中挂到船尾上,于是大声呼救,得以幸免。

庄本淳成年后参加科举中第,后来果然官至福建学政。他在上任之前,把这件事告诉纪晓岚,并说:「我可能回不来了吧?」纪晓岚便用安身立命之说劝勉他。谁料想,他果然在任上去世。

还有庄本淳的兄长、礼部侍郎庄方耕,雍正庚戌年在北京居住,正好赶上地震,被堵在一条小胡同里。当时,正好两面墙对倒,成人字形帐篷的样子,他在里边坐了一天一夜获救。纪晓岚觉得这正说明生死有命。

乌鲁木齐卒于乌鲁木齐

乌鲁木齐这个地名翻译成汉语的意思是「好围场」。纪晓岚在乌鲁木齐做官时,有位笔帖式,名字就叫乌鲁木齐。算起来,他命名的日子是在清朝军队平定西域前二十余年。

乌鲁木齐说,他刚出生时,他的父亲梦见他的祖父说:「你所生的儿子,应起名为乌鲁木齐。」并用手指比划这几个字给他的父亲看。他的父亲醒来后,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然而梦中的一切又清晰异常,所以就给孩子起名叫乌鲁木齐。

没想到,乌鲁木齐长大后竟然来到乌鲁木齐,这难道意味着他将死于此地?后来,乌鲁木齐升迁为印房主事,果然病死在任上。

计算一下,他从军到乌鲁木齐,直到去世,始终没有离开过此地。凡事皆前定,怎么能不相信呢?

谁人肯向死前休?

东光人霍易书,是雍正甲辰(公元1724)年乡试举人。为求显达,他滞留在京城很长时间,还是没得到一官半职,十分郁闷。于是他到庙中求神,神仙随后在梦中用诗点化他:「六瓣梅花插满头,谁人肯向死前休,君看矫矫云中鹤,飞上三台阅九秋。」

雍正五年,清朝开始实行官品以顶戴做区分的制度。霍易书的顶戴为铜盘分六瓣组成的,如梅花,他这才明白梦中诗歌首句的意思。他心里想,仙鹤为一品官的补服,三台为宰相位,首句既然应验,最后两句也应该应验。

此后,霍易书从中书舍人官至奉天府尹,后来,却因事获罪,被贬到军中,被贬的地方叫葵苏图,意思是「第三台」。这与诗中的第四句吻合,而他戍边九年才回到京城,应了「阅九秋」。

在塞外的日子里,霍易书自署别号为「云中鹤」,也是取诗中之意。

后来,霍易书将这段经历讲给纪晓岚的父亲姚安公。姚安公说:「霍字上为云字头,下为鹤字之半,这里边正好隐藏着你的姓氏。所以『矫矫云中鹤』之语也不是空谈了。」

霍易书听罢,感叹道:「岂止如此啊!早年,我年轻气盛,锐意进取,自认为卿相之位垂手可得,但终是一无所获。这样说来,第二句是神在告诫我啊,可惜我当时并没有明白。」

享乐奢华致禄数用尽

清朝献县令某临死前,看门的仆人在夜晚听见他的书斋里有人说话,大意是:「你这些年来享乐奢华,禄数已经用光了。你的父亲在阴间打报告,要替你预支下一辈子里一年的禄数,以处理那些未了事,不知是否得到批准。」不久后,令某暴卒。

纪晓岚听工部侍郎董文恪公曾经说:「上天之道,主张凡事不能做得太过分,因此,过于奢侈和过于节俭,都会招致不幸。经过多方面的验证,对于过于奢侈者的惩罚,富人比较轻,而有权力的人比较重;对于过于节俭者的惩罚,有权力的人比较轻,而富人比较重。这是因为富人过于奢靡,耗费的是自己的钱财,而有权力的人奢侈,必然利用职权、贪婪无度,想要得到的也就很容易到手。有权力的人过分节俭,不过是把紧自己的钱财罢了。而富人过于节俭,其对下属和百姓必然非常刻薄,对他们也必然斤斤计较,也因此不免利用机巧,陷害他人。所以,士大夫要时时记住,过分利己必损害他人,凡事留有余地,才是谋得福分之道。」

(参考数据: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有删减)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