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乐观到悲剧发生 中国留学生武汉家人的遭遇(图)
 
2020-2-15
 



意大利中国留学生刘梦迪讲述自己在武汉的家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苦苦寻求治疗的经过。

【人民报消息】在意大利留学的刘梦迪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武汉的亲人遭受武汉肺炎的折磨,当她在网上求救时,却被警告停止张贴求救信息,只能贴积极信息。

刘梦迪表示,这次疫情让她原本深信中共宣传的武汉家人改变了观念。

刘梦迪从未想到,自己的家人会感染病毒,也从未想到会在极短时间内失去她最亲爱的外祖父,更没有想到的是,原本健健康康的父亲目前病情危急。

从乐观到失望

据英国《卫报》报导,25岁的刘梦迪过去几周一直在写日记,新型冠状病毒正在肆虐她的家乡武汉。

「今天是武汉封城的第6天,我原以为我的家人被禁止外出,至少会安全些,我从未想过他们无法逃过此劫。」刘梦迪在1月29日的日记中写道。

她人在意大利就学,今年是大学的最后一年。她54岁的父亲刘道玉出现喉咙痛和咳嗽,已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她90岁的外祖父雷如廷出现更严重的症状,发烧再加上呼吸困难。

「家庭中的每个人都极其担心。」刘梦迪写道。

刘梦迪开始还比较乐观,相信一切最终都会好起来的,她感谢那些在前线抗击病毒的人,同时也感谢给她家人提供帮助的人。

3天后,这种乐观情绪消失了。

「北京时间2020年2月2日下午3时8分,我的外祖父因患有『未知肺炎』去世。他上个月刚刚过了90岁生日,他一直都是很健康的。」刘梦迪悲伤地写道。

「远不止悲伤,我感到失落和气愤。」她说。

新型冠状病毒自从去年12月在武汉爆发以来,已经导致大量人感染和死亡。《卫报》称,武汉大量家庭不仅仅失去所爱的亲人,还在苦苦挣扎着争取能让病人得到治疗,刘梦迪的家庭就是其中的一个。

在外祖父去世前几天,他整夜发烧,从床上摔下来,当亲戚们呼叫救护车时,他们被告知送他去医院没有用。

「如果他确实感染这种病毒,那对他什么也做不了。送医院,那里没有人照顾他,可能会更糟糕。」刘梦迪回顾她家人得到的建议。

按照指示,她的家人联系当地居委会。居委会是专门负责安排对病人进行检查、隔离并送至医院。但刘家没有从居委会得到任何帮助。最后,刘梦迪把她家人的情况在微博上发布出来,恳求帮助,还联系当地媒体。

最终,医护人员来到他们家中,从她外祖父那里采集血样,并建议他找个地方进行全面的诊断检测,但整个城市急缺测试病毒的检测试剂盒。

与此同时,刘家被当局要求停止在网上张贴有关求助的信息,只能张贴「积极」信息。

刘家的一名记者朋友最后帮忙找到一家有检测试剂盒的医院,看到外祖父在医院中的照片和视频,刘梦迪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没想到第二天,外祖父在诊断结果出来之前就去世了。在一个短暂的仪式后,他的遗体被立即送去火化,刘家不许随行,也不许收回骨灰。

「外祖父真的是很坚强的人,我们知道他一定遭受很多痛苦,但他仍然坚持着,并假装自己很好。」刘梦迪说,在他的检测结果出来之前,他再也无法撑下去了,最后闭上眼睛。

父亲从健康人变成病危之人

现在,刘梦迪的家人正在为挽救她的父亲而战。由于医院超负荷,病人被赶走,并让在家进行自我隔离的现象在武汉越来越普遍,而在家隔离通常的结果就是使家中其他人感染。

他们还不知道刘梦迪的父亲和外祖父到底是怎么感染病毒的,但在武汉封城之前,她的父亲和外祖父拜访了朋友和邻居,这些人后来被发现感染了病毒。

为了得到诊断,刘梦迪的父亲必须步行来往医院,在发烧的情况下要行走大约18英里。

刘家设法通过家人的朋友找到一张床位,刘梦迪的父亲得以自1月29日起住在医院。

刘梦迪说,医生说父亲是病房里最开朗的人。他告诉家人,最多3周就会好起来。父亲是个非常活跃的人,不喝酒也不吸烟,每周要打3次羽毛球,每天总是步行10,000步。

「他今年54岁,但每个人都说他看起来像四十多岁。」 刘梦迪说,当他第一次入院时,刘梦迪还特意问医院工作人员是否可以给父亲两个午餐盒,因为他平时的胃口很好。

但刘梦迪没有想到的是,父亲的身体状况急遽恶化。在2月10日,他生日那天,梦迪制作了一个视频,视频中有来自全球的朋友祝愿父亲早日康复。但那天,医院让刘梦迪的母亲在一份证明病情危急的表格上签字。

后来,刘梦迪的母亲告诉她,父亲的肺部已经停止运作,现在在重症监护室。

对当局的观念在疫情中发生变化

就像许多武汉居民在亲人病倒时只能眼睁睁无奈地看着,刘家的观念在这次疫情中已经开始转变,刘梦迪对于中共当局警告她不能在网上张贴信息感到特别生气。

「我甚至都不能寻求帮助?」她在一篇日记中写道。

本月初,她的微信账户已被封。她怀疑是因为她发布有关病毒的信息。她父亲的手机似乎已被人拿走了,她无法再和他通话。

她说,这场病毒已经开始让她家中的一些人怀疑当局所报导的信息。

「过去,我的家人总是100%的相信国内报导。甚至当我告诉他们有关海外的(不同)报导时,他们从来不信我。」刘梦迪已经在意大利居住6年了。

「在疫情爆发后,他们表示,以后会相信我的。」

《卫报》称,尽管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严厉的检疫措施,但疫情没有减弱的迹象。这次疫情激发了一股对于执政的共产党来说已经到了危险程度的公众愤怒。

报导说,民众对地方政府对应疫情反应的迟钝感到愤怒,让病毒传播数周后才开始通知,像刘梦迪这样的普通民众对政府让武汉民众在疫情中挣扎而感到愤怒。

尽管中共领导人承诺要赢得对抗病毒的「人民战争」,但圣地亚哥加洲大学中国问题政治学专家Victor Shih说,在他们(民众)的心中,许多人已经失去「只有党才有能力治理中国」的信念。如果这是真的话,随着下级官员和人民的被动抵制,政府法令的效力将随着时间而下降。只有时间会给出答案。

刘梦迪希望父亲能够早日康复,并希望可以带父亲来欧洲放松一下。△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