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行法師 真火焚身坐化 轟動全國(圖)
 
2019-9-29
 



具行禪師原名日辯,後來修成破我執,得證大阿羅漢果!並以瑞相法身示世。

【人民報消息】具行禪師是虛雲法師座下真修的弟子之一。具行禪師原名日辯,雲南大理人氏,從小父母雙亡,後來曾入贅賓川縣曾姓人家。

在光緒33年,日辯20歲的時候由於家鄉鬧饑荒沒有了收入,養不活家人同時又為了躲避戰亂,而去雲南雞足山修建祝聖寺,在收容錄用後就住在寺後柴房做事。

再過了一個多月後,日辯的家屬也來祝聖寺投靠。佛寺原本不能住女眷,但是沒想到,虛雲法師竟體諒他們窮苦無依,收留他們在寺裡做工,並讓他們在寺院後山搭茅棚居住。

為了感激虛雲法師的收留之恩,他們自己主動在寺廟開墾荒地,種植蔬菜瓜果供寺廟僧人食用。

日辯很喜歡聽虛雲法師講經,但是因為沒上過學,不認識字,所以,稍微深奧一點的,他都聽不懂,但是卻牢牢記得法師說:「只要一心念佛,就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所以他就叩求法師教他如何念佛。

在學會念佛之後,從早到晚,無論是鋤土、種菜、搬磚、挑石,日辯都在念佛。在他21歲時,他們全家老小彼此約好,一起求虛雲法師為他們落發。他受具足戒後,獲法師賜法名為「具行」。

具行禪師穿上僧衣,從早到晚一心念佛,表面看起來,每天還是一樣種菜、挑糞、澆水、挑石、擔土、清掃……從不休息,和之前沒兩樣,也同樣還是長默不語。唯一不同的是,之前別人管他叫「聾子」,此時則改稱「聾子和尚」。

1915年,虛雲法師讓具行禪師下山徒步去天下名山道場。具行禪師不敢違背師命,就下山去了。

1920年,虛雲法師著手重建雲棲寺,具行禪師聽到消息,心想師父正缺人手,就趕了回來。虛雲法師見到他,心裡很是驚喜,嘴上卻問他:「要你去參學,怎麼回來了呢?」

具行禪師說:「天下名山不外如是!」

法師又問:「回來打算做什麼事呢?」

具行禪師說:「只會服侍師父,做些笨重勞役罷了。」

當工程進行到建造海會舍利塔時,具行禪師已四十多歲。

有一天,具行禪師突然請求虛雲法師,希望舍利塔完成後,能夠讓他來守塔。虛雲法師知道具行禪師的進境,知道他就要走了,十分不捨。

這一年的春戒,虛雲法師特別要具行禪師擔任尊證。受戒弟子請具行禪師開示。具行禪師說:「我半路出家,一字不識,但知念一句『阿彌陀佛』而已!」

就在這一天晚上,具行禪師照常到虛雲法師禪房叩安,但是,這天他卻忍不住悲傷地拜伏在地。

具行禪師說:「師父!弟子要去了!特來叩辭!弟子去後,誰來侍候師父?」

虛雲法師說:「好孩子,該怎麼辦,你就去辦罷!不要誤了你的大事!我在這裏念經助你。」

入夜之後,監院法師查房點名,找不到具行禪師,大家遍尋不著。正當大家議論紛紛時,忽見眩目白光連閃幾次,直沖夜空,照得一片光明。住在寺外,尚未入睡正在乘涼的村民,也看到寺院有強烈的白光沖天而起,以為佛寺失火,趕緊奔跑進來。

眾僧與村民一起找到白光的來處,點上火把一看,卻見具行禪師端端正正、眼睛半合、面帶微笑、合十趺足、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裏,有人上前要去拉他,此時,虛雲法師及時趕到,喝住眾人。

法師告訴大家,具行禪師已經坐化,剛才大家所看到的白光,就是具行禪師所發出來的,他已經以真火把自己給燒成灰了,稍一振動,就會化成一灘灰,大家不可動他。

大家仔細端詳具行禪師,只見他披著袈裟,左手執磬,右手持木魚,向著西方趺坐,面色如生,只是沒有呼吸的起伏而已,分明是個活生生的具行禪師,不過,木魚柄、磬柄、僧鞋,還有坐處的稻桿、蒲團都已變成灰燼。

虛雲法師見具行禪師以瑞相法身示世,便祝禱具行禪師多保持一天讓記者攝影留證,以傳揚於世,度化眾生。

第二天,法師請來了《昆明日報》攝影記者,雲南省唐都督繼堯,財政廳王廳長竹村,水利局張局長拙仙,昆明社會各界賢達人士,還有昆明佛教徒等前來瞻仰。

虛雲法師見具行禪師功德已圓滿,便當眾取下具行禪師手中的小磬,一面向具行禪師說 「可以放心西去」,一面輕敲小磬,敲到第三響,具行禪師全身振動,霎時傾倒化成灰燼。

貴為師父的虛雲法師,當眾合掌跪下禮拜,唐都督與數千來賓,也都跟著跪拜。△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