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厚的刘公通过神仙考验 炼得灵药(图)
 
2019-11-9
 



刘公心地善良,热心肠为病患着想。即使在深更半夜来了乞丐敲门,
就只是来买一文钱的膏药,他一样披衣起身开门为人治疗,从无厌烦的心情。

【人民报消息】清朝初年,安徽天长有位刘子仪,是个心性宽厚豁达的老书生,人们叫他刘公。

刘公本来是儿童的启蒙先生,可是学生少,没有办法维持生计。后来他就想了办法,卖掉住家的大房子换了钱先渡过难关,同时,租了城北临街的一栋小屋,兼做住家和做生意的门面。一家人住在后头的房间,外间当店铺,做点小杂货买卖。

刘公人很随和,做生意也不计较本钱。一年多下来虽然生意不错,口袋依旧空空,仔细一算让他大吃一惊,当时卖掉大房子换来的钱在不知不觉间几乎都赔进去了。

一天,他看着这个狭窄的租房,仅供他们一家遮蔽风雨,可是再这样下去,连这个房子也租不起了。庭院四周长了许多野生药材,如人参、三七等等,不知何时长得非常茂密都蔓延到台阶上来了。刘公一时心烦,动了一念想要全部锄掉它们,搞点什么生计活儿。

过了几天的夜里,刘公梦见一个穿黄衣的老翁手指他庭院中的野生植物告诉他说:「这些都是良药。用它们合上铅粉、桐油熬成药膏,能治疗各种毒疮,锄掉它们干什么?」

刘公醒后,牢牢记住老翁的话,翻检查阅《药性编》,果然效用都和老翁说的一样。他心里乍然亮堂起来,急忙买来铅粉、桐油。

这下他正苦恼着没有烧药的炉灶时,正巧有个女乞丐来到他家门口,她的箩筐里有只小铜锅,短柄,三只脚。刘公看到了心里欢喜,和女丐谈好价钱,给她一百文钱换下小铜锅。然后他又买了个生火的小铁炉。用具一一凑齐了之后,他就从庭院里摘来现成的药材,洗洗切切做好前置准备功夫,然后细心炼煮,终于熬成药膏。

刘公帮患毒疮的乞丐敷上这药膏进行小小试验,果然奇效超凡,毒疮很快就消了。

次年,一场接一场的大量春雨,造成城里水泄不畅,积水达一尺来高。可是到了夏天又出奇干旱炎热,春雨留下的湿晦之气经过大太阳曝晒,蒸腾散发,造成潮湿又郁热难当的环境。当时城里无论老少,许许多多的人都患上湿症,发了毒疮,城里的群医都束手无策。

当刘公开始卖他熬制的药膏时,人们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用它一用,竟然都治愈了。一传十、十传百,许多人上门找刘公敷膏药,刘公来一个治一个,人人都安心地回去了,刘公的日子也宽裕了。

刘公心地善良,即使赚了钱,依然热心肠为病患着想。即使在深更半夜来了乞丐敲门,就只是来买一文钱的膏药,他一样披衣起身开门为人治疗,从无厌烦的心情。

一个大风雪的夜里,刘公刚刚睡下,忽然听到「笃笃笃」的敲门声,一声紧似一声。他在枕上大声问着谁呀?对方答道:「是要饭的,来买膏药。」

刘公赶紧披衣起床,开了门,一个乞丐一跛一跛地走进门。乞丐的左大腿上有个毒疮,如铜钱一般大。刘公对应疮面大小,然后裁纸取膏在炉火上烘热,准备给他贴上。

不料膏药烘好时,乞丐腿上的毒疮突然扩大如鸡蛋大。刘公没办法,只得再察看疮面的大小,重新调弄膏药。

怎料弄好时,那毒疮又扩大如碗般大。刘公再次裁纸调弄膏药,岂料还来不急敷上,毒疮又扩大成盘子大小。他前前后后调弄膏药十多次,那毒疮也一直快速「长大」,他弄成后的膏药贴布都无法全面覆盖住乞丐腿上猛长大的毒疮。

忙了一夜,墙上的油灯闪烁余光就要熄灭了。屋后的妻儿等不到刘公回房睡觉,三番两次来催促他,刘公只当没听见。邻家的晨鸡喔喔啼叫时,刘公还低头为乞丐呵气驱寒,细心地敷贴膏药。

岂知这当下,那乞丐反而发脾气了,粗声粗气说道:「嘻!你这小气鬼!只是平常的膏药,何必每次都计算得那么精确?」

刘公听了也不生气,也不觉委屈,仍旧重新给他处理膏药换上。等到铜锅里的膏药全部用光时,乞丐忽然发出惊天动地的狂笑,同时从他袖子里摸出一个铜板丢进铜锅说:「酬谢你一夜的辛劳吧!」说完,迅速出了刘公的家门,踏雪而去,走路也不跛了。

刘公看到铜锅底部嵌着的是一枚非常古老的五铢钱,牢牢黏住锅子像是锅身的一部份,怎么拿都拿不起来。同时,小铜锅上又发出熬药的热气,腾腾的蒸气结成五色香云,久久不散。

从此以后,刘公的膏药更加灵验了,因此救活了更多的人。人们都猜测来找他的那乞丐是个神仙。

刘公活到八十岁,无病无痛,一笑善终。他的子孙爱读书,出了不少秀才,仍旧以行医卖药为生。

(参考数据:《夜雨秋灯录》)△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