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文革路!奸臣當道 積惡成習
 
李子木
 
2018-9-10
 



這是2017年9月19日拍攝的北京一個市場上的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像和毛澤東像。



十九大主席臺上,習近平做完3個半小時的報告後,首先與中共最大最老的老虎江澤民微笑握手。向與會代表暗示,他不會動江澤民!

【人民報消息】9月9日是毛澤東去世42周年忌日,美國之音發表了一篇佚名文章,題目是《中國修改歷史教科書 習近平姿態惹注意》。

文章寫道:9月9日,在給中國公眾和中國共產黨反覆帶來災難的中共前獨裁者毛澤東去世42周年忌日到來之際,中國網民赫然發現,中國八年級歷史教科書下冊正式出版,毛澤東再度成為一個沒有錯誤的偉大領袖。

新出版的教科書顯示,中共當局最新的敘述已經修改了原先的歷史陳述,這就是「20世紀60年代,毛澤東錯誤地認為,黨中央出了修正主義,黨和國家面臨著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為了防止資本主義復辟,他決定發動『文化大革命』。」「20世紀60年代中期,毛澤東認為黨和國家面臨著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為此,他強調『以階級鬥爭為綱』,想通過發動『文化大革命』來防止資本主義復辟。1966年夏,『文化大革命』全面發動起來。」

新版教科書表面上看起來的意思,是黨中央沒有出修正主義,沒有人要復辟資本主義,是毛澤東誤會了。其實,修改教科書的目地就是在表明一個態度,那就是北京現政府決不走資本主義道路。也就是說,要走對抗西方國際社會的路線。

我認為,這是新的歷史教科書的看點,教育下一代要敵視西方社會。

至於說新課本不讓毛澤東背負「錯誤」,這只不過是為新文革路線洗白而已。看習近平的多次講話,走社會主義道路非常堅決,把命都交給了中共,但他自己最疼愛的女兒習明澤學的專業就是英文,還去了哈佛大學深造。

兩面人在中共統治區更加盛行

胡耀邦的兒子胡德華寫過一個內幕,是北京男四中老三屆一些成功校友的一次聚會。他說這些成功校友文革時期都是北京的紅衛兵,西糾等。西糾是什麼啊,就是文革時期西城的紅衛兵打人抄家組織「西城糾察隊」的簡稱,當時一提西糾,老百姓都嚇的哆嗦。

但是,其中有些人長大後有反省,有些人卻變本加厲。

胡德華寫道:「……一邊是普世價值派,一邊是正統派各級官員,後來大家就吵起來了,吵起來之後,就說你們這些普世派別給我們領導來添亂了,他把大家苦口婆心的話叫添亂。後來我們這個普世派同志(秦曉)就說,百姓的呼聲你們真的就不知道,真的就沒聽見?聽見了也還能那麼平靜、那麼無動於衷嗎?官員同志(孔丹)就說,你的意思不就是要共產黨下臺嗎?普世(秦曉)說:同學啊,你怎麼連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同學的話都聽不進去。官員同志(孔丹)大怒說:你他媽還是共產黨員不是了?你還有信仰沒有了?後來我們這個普世同志(秦曉)就說,那你有信仰沒有啊,你把你的老婆孩子全放到美國去,那你有信仰嗎。然後這校友(孔丹)就掛不住了,說我操你媽的X……結果你看,這說明什麼呢?就是說啊,事情都知道,道理呢也都明白,但是不能說,不能商量,否則就老拳相加。」

那位裸官的官員同志是前中信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孔丹。普世派同志秦曉是劍橋大學經濟學博士,高級經濟師,曾任中共國際信托投資公司總經理,中信實業銀行董事長、招商銀行董事長。兩人都是太子黨。正像胡德華說的,事情都知道,道理呢也都明白,但是不能說。也就是說官員同志們都是兩面人,想兩邊都佔著便宜。當然,誰心裡都明白,老婆孩子放到哪裏,那裏才是兩面人心裡認定的宜居地。

真正苦的是那4億個攝像頭照著、網絡長城屏蔽知情權的老百姓。最苦的是那些身在海外,卻不要知情權的中國人,他們認為中共不好,但卻執著的相信中共的謊言。

習近平沒有繼承父親仗義執言的品質

習近平的父親、前副總理習仲勛在世的時候多次公開表示,毛澤東那樣的個人獨裁對中國是災難,要預防那樣的個人獨裁再度出現。

習近平真的忘記了父親習仲勛莫須有的遭受了16年冤屈嗎?當然不會。他會忘記自己13歲時因為對文革不滿而成為小反革命份子被戴著鐵鍋高帽子挨批鬥,被關進少年管教所挨打、強迫勞動嗎?當然不會。

世界上有好多種類的人,其中一種人是看到那些大貪大爛的官,就發誓自己當官之後,絕對要為老百姓著想,真當了官,真的就那麼做了,言行一致,例如美國總統川普。還有一種人,知道共產黨邪惡,當官的目地是往上爬,往上爬的目地是要當黨的一把手,當一把手的目地是消滅共產黨,例如前蘇共黨總書記戈爾巴喬夫。還有一種人,就是習近平這種人,他沒有繼承父親仗義執言的品質,卻因為父親仗義執言的好名聲而得以晉升到中共的最高領導地位。

網上有一個視頻,是毛澤東的前秘書、前中央組織部副部長李銳評論習家父子,他說:「仲勛了不起,我們是好朋友。」李銳說,習近平當浙江省委書記時曾經私下請他和女兒吃飯,沒有陪客,所以說話很隨便。李銳對他說,你到了這個級別,有些事情可以向上面反映一下。習近平說:我哪兒敢啊,您可以打擦邊球。

到了浙江省委書記這個位置,習近平還不敢對上邊提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見,他與父親確實不是一路人。

奸臣當道 要玩死習近平

習近平從浙江省委書記空投到上海,當了7個月的上海市委書記後,上調中央,十七大成為胡錦濤的副手,等待十八大接班。現在是十九大了,習近平已經成為沒有任職期限的黨政軍一把手。他提拔到決策層的人,除了江澤民時代被重用的,就是他曾經的部下。

習近平當政,部下沒有他父親那種敢說逆耳話的人。凡是向他秘告的,都升官發財,掌握著他人的生殺大權。凡是習近平聽說哪個要奪他的權,不管真假,如驚弓之鳥,一律酷刑侍候,都被整的七零八落。這哪裏是習近平當政啊,分明是他身邊的奸臣們在當道!

習近平周圍一幫子奸臣,對他歌功頌德,真的讓他飄飄然,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實際上那些人為了借習近平之手整治跟自己作對的人,就把他架空,讓他聽不到真正的聲音。

美國之音的那篇文章說:令許多觀察家和中國公眾感到不安的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間長大成年的習近平似乎是對文革情有獨鍾,在講話中動輒說出文化大革命期間的一些強調中共獨裁統帥一切的口號,如「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

其實,並不是習近平對文革情有獨鍾,而是對權力情有獨鍾。文革中他與父親受到的不白之冤,沒有讓他發誓讓文革永遠成為歷史,而是讓他吸取了負面的教訓,讓他看到權力的重要性。

習近平一擁有了權力,不是考慮如何利用權力盡其所能的為人民做好事、善事,而是竭盡全力鞏固權力。

那幫習近平欣賞的奸臣們一直在耍弄他,為了讓他早點完蛋,讓他搞什麼「廁所革命」,於是習近平真的提出要把「廁所革命」進行到底,各地區出現民房倒塌、廁所豪華的奇聞。結果,現在廁所真的鬧革命了,牆上出現「打倒共產黨」的字樣。

江西老革「命」根據地,今年扒老百姓祖墳,抄老百姓家裡存放的棺材,把剛剛咽氣入土的人從棺材裡拖出來,送去火化,把棺材搶走,並形成運動。很顯然,這就是有意要激起百姓仇恨的心理,來達到不讓習近平好活!

去年冬季,11月份,天寒地凍,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下令三天之內把在北京的所有外地人全部驅離,人數高達328萬。很多人已經在北京經營了十幾年,但一個命令下來,完全不顧他們在北京已經有穩定的事業、店舖、工廠,孩子們在上學,不但使他們所有心血化為烏有,並稱他們為「低端人口」。

蔡奇揚言:「首都的安全穩定再怎麼強調都不過分,要把維護首都安全穩定作為最大的政治責任。」

不但驅逐這些外地人,北京當局在沒有任何過渡措施和安置方案的前提下,展開為期40天的所謂「攻堅戰」,大規模清理低檔住房,加快驅逐以底層勞動者為主的外來人員,導致成千上萬的底層民眾一夜間流離失所,不少民眾不得不在寒夜中露宿街頭。

在內部有關安全會議的講話中,蔡奇一度用右手敲著桌子,開門見山地說:「到了基層,就是要真刀真槍、就是要刺刀見紅、就是要敢於硬碰硬、就是要解決問題。」

蔡奇2017年1月20日被習提拔為北京市長的時候只是個黨員。但4個月後升任中共北京市委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級別)。又過了一個月,2017年5月,蔡奇在公開場合開始使用「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思想」的提法。

在習近平的提拔下,馬屁拍拍到位的蔡奇越過中央候補委員、中央委員、中央候補政治局委員,在中共十九大上由普通黨員直接成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要知道,政治局是中共的決策層,全黨只有25位政治局委員!這樣的晉升速度說明蔡奇號脈下藥很準。也說明行賄受賄不一定使用金錢才能達到目地。

2016年11月2日習近平親自點將陳全國當新疆一把手。2017年4月,英國維吾爾協會負責人、腫瘤外科醫師安華托帝·博格達在日本曝光中共活摘維族人器官,指中共在新疆以「全民健康體檢」之名,對維族人進行大規模抽血。

據博格達醫生了解,2017年下半年,中共以「管束極端主義份子」的名義,將25%的維族人口送到所謂的「學習班」,但被送去的人「很多都沒回來」。

根據美國調查記者、作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的調查,至2017年10月已有99.7%的維族人完成抽血。

值得關注的是,在新疆某機場,出現為「特殊」旅客、人體器官運輸專門開闢的快速通道。博格達醫生認為,要讓機場設立這種特殊通道,說明活摘人體器官牟利的交通流量相當龐大。

2018年8月10日,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成員麥道高(GayMcDougall)表示,委員會收到許多可信報告指出,中共國有100萬名維吾爾族人被非法關在一種「秘密的大規模拘留營」。還有報告指出,另外200萬維吾爾人被送進「再教育營」,要求效忠中共,把中共認作「母親」,任由中共殺戮。現在,新疆的新型監獄「再教育營」在加速擴建。



陳全國用種族滅絕搞死習近平!

2011年8月25日,中共中央提拔河北省省長陳全國擔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過了不到9個月,2012年5月8日,陳全國兼任西藏軍區黨委第一書記。大家都知道,中共對西藏的迫害非常厲害,近些年起碼有150多位僧人和藏人自焚抗議迫害,受到世界的譴責。2016年8月29日陳全國調往新疆,換下幹了6年零兩個月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春賢,並同時兼任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黨委第一書記、第一政委。2017年10月25日中共十九大上,陳全國被習近平提拔為中央政治局委員。成為中共25人決策層中的一員。

習近平正在搞新形式的文革

新疆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已經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的黨委書記陳全國已經被美國點名要懲處。

中共對於佛法修煉者法輪功群體的滅絕,到了習近平當政後愈演愈烈,有的地區甚至到了不漏掉檢查任何一個佛法修煉者的血液,為活摘器官做準備。有的警察就說:是共產黨讓我們這麼做的!這說明他們知道中共是個什麼東西。

在酷吏們的攛掇下,在酷吏們的折騰下,習近平正在走一條比文革還文革的恐怖之路。目前全國從最高層到最底層,無人不被觸及,只不過表現方式不同。

習近平到現在還是自說自話的高調讚美中共,用民脂民膏拉攏朝鮮、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小國,企圖與川普為首的西方世界對抗,被清醒的中國人認為是精神失常!

16歲那年,習近平感覺梁家河太苦跑回北京去,最後無路可走,在姨夫的勸說下又回到梁家河。現在,每一天,北京政府的惡行都在為中共挖掘墳坑。因此「中國共產黨亡」就更加速了。

如果,在「最後的審判」這一天來臨之前,習近平發誓退出中國共產黨,立即把身邊那些正在置他於死地的當道奸臣們清除掉,將禍國殃民的江澤民繩之以法,與美國總統川普攜手同行,那麼習近平就還有將功折罪的希望。否則就將萬劫不覆。(文/李子木)△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