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習近平這樣瘋幹下去 可能被推翻(多圖)
 
李威
 
2018-1-14
 



繼張陽(左)於2017年11月23日上午在家中自縊的官方消息公布後,中共十八屆軍委委員、參謀長房峰輝上將(右)最近也落馬了。



現在郭伯雄進了監獄,徐才厚早已成鬼,還要求徹底肅清郭徐流毒。怎麼徹底啊,他們的主子、最大最老的老虎江澤民坐在十九大主席臺習近平的身邊。這讓軍心不能不亂啊!

【人民報消息】王立軍得勢時,兩年換51任秘書;習打掉近160位將軍,但只公布出來71位,而且現在還繼續打……。2017年11月底,有報導說,近期11個省部級位置無人,多個重要空缺引關注。

王立軍兩年時間換了51任秘書

據媒體報導,王立軍在重慶兩年時間,換了51任秘書,最長的四個月,最短的一天。任期最長的秘書叫忻建威。忻建威被派去侍候王立軍時已經是副處級幹部、一級警督。

王立軍平時要喝多種茶,紅茶、綠茶,還有泡著各種中草藥的大補茶,忻建威照顧王時,王從來不多疑,接過就喝。別人送來食品飲料,王立軍不敢吃,忻建威總是品嘗在先,他從來不認為這些食品裡下過毒。他曾經是王立軍非常信任的一位。

後來,一件小事,王立軍就讓他立即走人了。

這是什麼事呢?一次王立軍找下屬給他的客人在酒店包房兩天,結果超時但沒有通知辦理續住手續。當晚秘書忻建威隨王立軍及其客人回酒店時,房卡失效,房門打不開。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大事,補辦一下就得了。但王立軍當即大罵忻建威。那次手續不是忻建威辦的,但王立軍根本不讓他解釋。他解釋了一句,王立軍就讓他「滾蛋」了。忻建威失去秘書工作,每天照常到警察局裡上班,趕上什麼工作,就跟大家一起做。

2010年4月17日,4名自稱是重慶市公安局專案組的便衣男子,未出示任何證件,即宣布對忻建威實施「雙規」,當即給他戴上黑頭套。隨後,他被押往重慶市大竹林的打黑基地「碧湖山莊」。

第二天,忻建威就被人銬在了鐵椅子上,而這一切卻沒有任何理由,也沒有任何手續。一銬就是9天9夜,雨點般的拳打腳踢,打得他暈頭轉向。主打他的是綽號「萬州熊」的熊峰。

熊峰原是萬州區公安局刑警支隊民警,薄熙來主政重慶時,曾獲「打黑」一等功、重慶市「優秀青年衛士」等稱號。重慶黑打後,熊峰被提拔為重慶市沙坪壩區刑警支隊常務副支隊長,被抓的警察局內部人都由他收拾。其凶狠程度被王立軍讚為50年難得一遇的「奇才」。

據體格健壯、又是警界一級警督的忻建威描述,9天9夜,被銬在鐵椅子上,被專案組折磨得死去活來,已經記不得挨了多少次打。打得他每天腦袋都是懵的,渾身都分不清楚到底是哪兒疼,上面吐血,底下屙血。兩條腿腫得像大象腿一樣粗,鞋都穿不進去。整天被銬在鐵椅子上,屁股都坐爛了。其間,一度昏死過去,被送進了醫院搶救。

忻建威事後說,專案組讓他交代檢舉歷屆領導的問題。這個誰都明白,是為了把整別人的責任擱到忻建威頭上。在被關押339天之後,專案組未能找到忻建威的犯罪事實,只得將其釋放。為了證明沒有抓錯他,對忻建威做出了連降3級的處分。

恢復自由後的忻建威,回到局裡,四處打聽:「到底是誰在害我?」所有的人給出了一致答案:王立軍。忻建威不相信:「我對他那麼好,他怎麼可能害我?不可能,我不相信。」同事拍著他的肩旁說:「你的腦袋是不是被打傻了?你想想,你是他的秘書,除了他,誰敢動你?」

習近平任命的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和新疆書記陳全國都在公開殘害人民

很多人至今對習近平抱著美好的期待,認為他會把反人類集團的罪魁江澤民繩之以法,並且解體中共,實現復興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亦即神傳文化)的偉業。但是,就他目前的言行來看,這種可能性幾乎沒有。為什麼這麼說?從習近平任命的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和新疆書記陳全國可以看出來。這兩個一把手之所以敢肆無忌憚的公開殘害老百姓,已經是答案。

蔡奇2017年1月20日被習核心提拔為北京市長(中央委員級別)的時候只是個黨員。但4個月後升任中共北京市委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級別)。又過了一個月,2017年5月,蔡奇在公開場合開始使用「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思想」的提法。

在習近平的提拔下,馬屁拍拍到位的蔡奇越過中央候補委員、中央委員、中央候補政治局委員,在中共十九大上由普通黨員直接成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要知道,政治局是中共的決策層,全黨只有25位政治局委員!這樣的晉升速度說明蔡奇號脈下藥很準。也說明行賄受賄不一定使用金錢才能達到目地。




習近平愛將、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對受火災之苦的外地民工下如此指示!

隨後,11月份,天寒地凍,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做出三天內驅逐外地來京謀生者的惡性事件。

2017年11月18日,北京大興區西紅門鎮出租房公寓聚福緣民宅電線走火,引發一場重大火災,造成19人燒死8人受傷的意外火災事件。這本來應該追究責任,但蔡奇卻趁此事件下令3天內驅逐低端人口(外地來京謀生的人)離開北京,人數高達328萬。很多人已經在北京經營了十幾年,但一個命令,所有心血化為烏有。在嚴寒之下,有些人不得不睡在大街上。

蔡奇揚言:「首都的安全穩定再怎麼強調都不過分,要把維護首都安全穩定作為最大的政治責任。」

不但驅逐這些外地人,北京當局在沒有任何過渡措施和安置方案的前提下,展開為期40天的所謂「攻堅戰」,大規模清理低檔住房,加快驅逐以底層勞動者為主的外來人員,導致成千上萬的底層民眾一夜間流離失所,不少民眾不得不在寒夜中露宿街頭。

在內部有關安全會議的講話中,蔡奇一度用右手敲著桌子,開門見山地說:「到了基層,就是要真刀真槍、就是要刺刀見紅、就是要敢於硬碰硬、就是要解決問題。」

敢在習近平的眼皮子底下幹這種轟動世界的惡事,但毫髮未傷,說明蔡奇心裡是有底的。




新疆某機場出現為運輸活摘的人體器官專門開闢的快速通道!

新華社2016年11月2日報導,「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九屆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11月2日選舉陳全國為自治區黨委書記。」

2017年4月,英國維吾爾協會負責人、腫瘤外科醫師安華托帝·博格達在日本曝光中共活摘維族人器官後,中共把抽血計劃改名為「DNA檢測」。博格達醫生說,做檢測只要用棉棒擦過口腔即可,但抽血化驗卻依然持續進行。他認為,中共是在做器官移植的血液匹配。10月,博格達醫生去臺灣舉辦講座,會中他揭露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牟利的新證據,指中共在新疆以「全民健康體檢」之名,對維族人進行大規模抽血。

據博格達醫生了解,2017年下半年,中共以「管束極端主義份子」的名義,將25%的維族人口送到所謂的「學習班」,但被送去的人「很多都沒回來」。

根據美國調查記者、作家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的調查,至2017年10月已有99.7%的維族人完成抽血。

值得關注的是,在新疆某機場,出現為「特殊」旅客、人體器官運輸專門開闢的快速通道。博格達醫生認為,要讓機場設立這種特殊通道,說明活摘人體器官牟利的交通流量相當龐大。

博格達醫生表示,活摘器官在中國大陸已形成產業,有的網站上寫免費贈送20個器官,4小時內就能找到匹配的器官、包換包退。「國外都是黑道或個人在偷器官這麼做,是很零星的事件,而在中國那是國家企業、國家允許的一個產業,而且它們還公開放在網絡上,簡直是不可想像的!」

2017年12月,有美國媒體爆料說「中共用高科技嚴密監控維吾爾人」,還有海外中文媒體曝光「中共監控新疆,成千上萬維吾爾人失蹤」「扮恐怖份子嫁禍維族人,中共恐怖統治新疆加劇」……

這都是習近平親自點將的陳全國當新疆一把手時發生的駭人聽聞的種族滅絕罪。這都是習近平口稱「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時候發生的。

張陽上將死的蹊蹺

談張陽,必須先得說說郭伯雄、徐才厚,看看他們之間是怎樣的一種關係。

徐才厚2012年11月十八大卸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職務,2013年2月,徐才厚確診患膀胱癌,3月兩會卸任國家軍委副主席,12月底,徐才厚因涉嫌貪腐被雙規。

2014年3月15日,傳有數十名武警將在病床上的徐帶走。6月30日18時14分,中紀委網站突然刊登公告,宣布徐才厚涉嫌受賄犯罪,中共中央決定將其開除黨籍、軍籍,取消其上將軍銜。移交檢察機關依法處理。2015年3月15日徐才厚死。

郭伯雄於2012年11月十八大卸任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職務,2013年3月卸任國家軍委副主席職務,正式退休。

2015年4月9日,徐才厚死後25天,郭伯雄被調查,但此事對外並沒有公開。7月30日,中紀委網站正式宣布,郭伯雄涉嫌受賄犯罪,中央政治局會議已決定將其開除黨籍。

2016年7月25日,郭伯雄因受賄罪一審被判處無期徒刑,褫奪上將軍銜,郭伯雄本人當庭表示不上訴。

2017年8月28日,十七屆、十八屆中央委員,十八屆中央軍委委員、軍委政治部主任張陽上將被調查,11月23日在家中蹊蹺死亡。

2012年10月,61歲的張陽接替李繼耐擔任總政治部主任,並循例當上中央軍委委員。3年多後,2016年1月,張陽擔任新組建的中央軍委政治部首任主任。

2017年8月28日,時任中共中央軍委委員、中央軍委政治部主任張陽被中央軍委約談,說是調查核實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問題的線索。此時距離十九大召開還有51天。十九大召開,習思想進了黨章,並規定每年政治局常委和委員向習近平述職,由此確立了他的獨裁者地位,36天之後,張陽死。

通報稱:經調查核實,張陽「嚴重違紀違法,涉嫌行賄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接受談話期間,張陽一直在家中居住。11月23日上午,張陽在家中自縊死亡。

公布的死亡過程有點不可思議,說是兩位軍紀委調查人員到他家裡找他談話,張陽說要去換件衣服,於是就回寢室上吊自殺了。張陽8月份就被監視居住了,想死哪天都能死,沒有必要在11月份兩調查人員來訪之時立即赴死。

據一位自稱知情的人說,張陽是被自殺的,那兩位是「監工」,還有具體「幹活」的,等他死了之後,看到確實成了屍體,兩位就回去交差。張陽死了之後,沒有軍醫的屍檢報告,沒有確認是否自殺,一句「在家中自縊死亡」就打發了外界。隨後,各種各樣的張陽醜聞接踵而來、滿天飛,官方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張陽之死在軍中引起震動、軍心渙散,很多高級將領不服氣,說張陽生前為了升任總政治部主任,曾分別向郭伯雄、徐才厚行賄2000多萬元買官。說有人向徐才厚行賄1000萬元,後來張陽向徐才厚行賄2000萬元,徐才厚退回了第一位的錢,提拔了張陽。

他們說,「我們也不願意送錢啊,但現在都這樣,你不送你就不可能被提拔。你要送,你哪兒來那麼多錢啊,你也得靠賣官和其它門路來錢。所以,查誰誰倒,想讓誰倒就查誰!」

他們說中共官場現在沒有真正的嫡系,所謂的嫡系是由金錢與利益連接起來的,認錢不認人,認權不認人。張陽在落馬前,曾不下13次痛批徐才厚。張陽說,要抓實抓深肅清流毒影響工作。以領導幹部為重點進一步搞好揭批反思,做到情感上憎恨、政治上決裂,切實與郭徐的圈子、品行、套路、作風等徹底劃清界限。結果還是被抓了。

他們說習近平沒有一碗水端平,「問題是,誰提拔張陽的,提拔他的郭伯雄、徐才厚又是誰提拔的?」「為什麼只處理這些過河的卒子,不動那下令的帥?!」

房峰輝上將落馬

2018年1月9日,十九大之後,中共聯合參謀部前參謀長房峰輝被官方通報落馬。房峰輝1998年晉升少將軍銜,2005年7月晉升中將軍銜,2010年7月19日晉升上將軍銜,十七屆、十八屆兩屆中共中央委員和中央軍委委員。與張陽一樣,房峰輝毫無疑問是江澤民集團提拔的人。

那時候胡錦濤沒有實權,只有江澤民才有權力提拔黨政軍高官,江提拔起來的黨政軍高官再提拔肯出大價錢買官的人,整個中共官場在江澤民手中幾十年已經腐敗糜爛不堪。

2016年1月,房峰輝擔任新成立的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首任參謀長。2017年10月18日十九大召開,8月份房峰輝與中央軍委政治部主任張陽就前後腳落馬。

房峰輝成為中共十八大以來第七名落馬的上將,第二名落馬的現任中共軍委委員,第一名是張陽。

除上述兩人,其他五名落馬上將分別是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空軍前政委田修思、武警部隊前司令員王建平、國防大學前校長王喜斌。他們都是誰提拔起來的?

網上有消息說,房峰輝是郭伯雄的舊部。這話不夠準確,只能說房峰輝是在郭伯雄那裏買官成功的下屬。毛澤東當紅太陽時期,八大軍區換防,司令員單身換防,連一個警衛員、秘書都不許帶。為什麼?毛知道,那些司令員的舊部可以為之拼命。現在你換到哪裏,都是買官賣官,不換套。沒有下級肯為上司自殺的,只有上司為保全自己而把知情下屬滅口的。王立軍逃進成都美領事館就是非常典型的一例。

有香港某媒體說,徐才厚落馬後,外界傳郭伯雄也將被查時,房峰輝曾在私下表示,「誰要敢動老首長(郭伯雄),我一槍斃了他」。

這不應該是房峰輝說的。「老首長」「軍委首長」是指江澤民,而不是郭伯雄,因為靠給江澤民午睡站崗才從軍長升職的郭根本排不上號。再說,房峰輝的官位是他花錢買來的,不是郭伯雄認為他忠心而提拔上來的,所以他犯不上為收賄的郭伯雄賣命。

據港媒《東方日報》的報導,(2012年10月)十八大前夕,郭、徐安排房峰輝、張陽出任總參謀長、總政治部主任,就是想讓他們在(2017年10月)十九大上分別接替范長龍、許其亮的職務,出任軍委副主席。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徐才厚在2013年12月就落馬,郭伯雄在2015年4月9日落馬。此時房峰輝和張陽能保住拿錢買的現有職位就不錯了,說他們對被習近平削權心存不滿,打算密謀軍事政變,恐怕是無稽之談。他們要真有軍事政變的實力,就不需要花錢去買官了。

政治局委員薄熙來確實和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搞政變,這是主子江澤民和狗頭軍師曾慶紅的意思,江曾是為了保自己,而不是為薄熙來。但那也得在2012年11月8日十八大,薄熙來進入政治局常委會之後才能進行。結果,挺周密的計劃,在2012年2月6日王立軍逃進成都美國領事館那一刻而破產。

中央政治局25名委員中固定有兩位軍隊高官:十七屆是徐才厚、郭伯雄;十八屆是許其亮、范長龍;十九屆是許其亮、張又俠。

房峰輝和張陽連政治局委員、軍委副主席都不是,而且資歷太淺,又沒有後臺,更沒有輿論宣傳的支持,怎麼搞政變?政變成功不成功都得被殺頭。

習近平逆天而行,先給點顏色看看

軍報一再說「徹底肅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響」,反腐敗鬥爭任重道遠。

沒有江澤民就沒有郭伯雄、徐才厚的今天,這個沒人會反駁,郭伯雄是為江澤民午睡站崗而被提拔上去的,徐才厚生前說被江澤民提拔到北京去,就沒有回頭路。現在郭伯雄進了監獄,徐才厚早已成了鬼,還要徹底肅清。但最大最老的老虎卻坐在十九大主席臺上,而且在習近平的身邊。

這說明習近平為了保住自己的獨裁者地位,而必須保中共邪黨,保中共就必須保江澤民,因為是江下令以國家的名義鎮壓佛法修煉群體、活摘佛法修煉者器官,而使中共成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十八屆六中全會,習近平成為中共核心,十九屆一中全會「習思想」進入黨章,1月18日召開二中全會,準備修憲,據說是刪除國家主席只能當政兩屆的規定,為習近平成為獨裁者掃除最後的障礙。

習近平現在瘋了似的歌頌中共邪黨,歌頌馬克思列寧主義,還以中共的名義召開什麼世界範圍的政黨會議,還宣稱在五年之內給其它國家的政黨提供兩萬五千人次的洗腦培訓。

滿口假話、瞎話、大話的習近平已經查處了近160名軍級以上官員,現在還在繼續查處……。他提拔上來的高官比以往更加毫無顧忌、不遮不掩的公開殘害百姓。有明白人說:他們在為習近平挖墳坑。

去年聖誕節的平安夜,12月24日晚上,習進了軍隊301總醫院,事後放風說是精神壓力太大導致腹痛。逆天而行壓力能不大嗎?這個壓力不是來自人間,而是來自天上。

是上天在警告習近平,這只是個開始,如不改邪歸正,完成歷史使命,將徹底沒有未來。(文/李威)△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