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一帶一路"嚇暈南亞各國(圖)
 
陳東
 
2017-12-13
 



斯裡蘭卡掉進中共「一帶一路」的陷阱,最後被迫把戰略港口汗班托塔港(Hambantota)以99年租約的形式交給中共。專家說,這一事件震驚了南亞地區的國家,他們開始意識到北京大規模的投資承諾所帶來的是失去國土主權的代價。

【人民報消息】2013年,當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時,善良的人真的以為習近平要解體中共,並且造福於周邊國家。但是,到2017年,從十九大召開之前,很多人就說習近平好像被邪靈攫去了魂兒似的,除了權,誰也不認。

近來,周邊國家越來越看出,中共政府不安好心眼,所謂的「一帶一路」不過是放高利貸而已,只要你收了中共的好處,你就成了終身奴隸,甚至國家主權都被侵吞了。斯裡蘭卡是近期最典型的例子。

斯裡蘭卡位於中東油船前往中國的海路上,位於斯裡蘭卡最南端的漢班托塔更被譽為「東方的十字路口」、「印度洋的心臟」,是中東、歐洲、非洲至東亞大陸的海運航線必經之地,也是歐亞之間重要的國際貿易和石油運輸通道。

另外,斯裡蘭卡是印度的後院,長期以來處於印度的勢力範圍之下,但印度並無侵吞斯裡蘭卡國土的念頭,而中共則不同,打算象控制香港一樣控制斯裡蘭卡,象控制香港一樣控制那些「一帶一路」的國家,最後成為世界霸主。

新華社12月2日的報導題目《習近平為世界定義光明未來》把習近平的世界霸主野心明白無誤的透露出來。

據路透社報導,今年斯裡蘭卡叫停了一項中國公司計劃在南部港口修建巨型煉油廠的投標。之前,中國公司說是油品全部用於出口。但後來中國企業要求所標的煉油廠生產的所有油品都在斯裡蘭卡本地市場上銷售,也就是要搞垮斯裡蘭卡本地供應商。這毫無疑義會給斯裡蘭卡本國企業帶來威脅。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員表示,斯裡蘭卡不想把當地的石油市場控制權,拱手交給中共國業者,因此斯裡蘭卡不允許中共的企業投標。

因為斯裡蘭卡在中國「一帶一路」戰略中占據重要地緣政治地位,因此,中共早就瞄上這個小國了。當西方國家指責斯裡蘭卡時任總統拉賈帕克薩(Mahinda Rajapaksa)在內戰期間侵犯人權時,中共趕緊拉攏他,並借給他數十億美元修建港口設施,並規劃「一帶一路」的海上貿易通道,讓斯裡蘭卡無法償還欠下的中共債務。

拉賈帕克薩是一名社會主義者,他本人與中共國、巴基斯坦和伊朗關係密切。他2005年11月17日在大選中險勝對手成為總統,在2010年1月26日提前進行的總統選舉中,拉賈帕克薩被認為是在作弊的情況下獲得57.88%的選票,但其還是連任成功。於是,他修改憲法,允許總統連任可以超過兩次,但他再次競選連任沒有成功,於2015年1月9日下臺。

雖然拉賈帕克薩下臺,但他欠下的中共國企80億美元債務得由國家來還。

今年7月,斯裡蘭卡港務局與中國招商局港口控股簽署協議,中共控制汗班托塔港70%的股權,並允許中國企業以租用的方式控制和開發漢班托塔港,協議有效期為99年。據中方媒體早前披露,為了拿下這個港口,中共大使曾在數月內會見斯裡蘭卡總統、總理三十多次。

專家說,斯裡蘭卡「通過出租國土來還債」這一事件震驚了南亞地區的國家,他們開始意識到「一帶一路」實質是引狼入室,北京的大規模投資承諾所帶來的是失去國土主權的慘痛代價。

現在,中共的日子開始變的不好過了,許多國家在抵制中共的投資,比如南亞的尼泊爾、巴基斯坦和緬甸紛紛取消了中共的水電項目。這還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各國政要誰親近中共,誰下臺。

近日,在媒體曝光澳洲工黨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與中共關係密切並影響到澳洲利益的一系列問題後,鄧森於12月12日(周二)被迫宣布退出議會和辭去參議員的職務。

澳洲總理特恩布爾表示,鄧森沒有把澳洲的利益放在首位,移民部長達頓(Peter Dutton)則稱鄧森為「雙重間諜」。(文/陳東)△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