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中的樂舞 內涵博大精深(4)(圖)
 
——樂舞之妙無法言傳
 
道生
 
2017-8-2
 



《樂記》是中華民族現存最早、影響最大的音樂論著,收錄於《禮記》之中,成為儒家經典。

【人民報消息】到了晉國後,晉平公設酒宴款待他們。酒喝得正歡暢的時候,衛靈公便請求把路上聽來的曲子彈給晉平公聽,以助興。晉平公很高興,就令師涓坐在師曠的身邊彈奏。師涓是衛靈公的樂師,而師曠是晉平公的樂師。師涓的曲子還沒彈完,師曠便趕緊制止他說:「這是亡國的聲音啊,不能再彈了!」

晉平公就問師曠為什麼這麼說。師曠說:「這首琴曲是師延以前為商紂王創作的,武王伐紂後,師延逃到東邊,最後跳進了濮水之中,這首曲子肯定是從濮水上聽來的,誰先聽到這琴曲國家就會衰敗。」但晉平公不在乎,還是讓師涓將它彈完了。

聽完後,晉平公意猶未盡,便問師曠:「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比這曲子更悲傷的音樂了吧?」師曠說:「有」。晉平公問師曠能不能彈奏出來聽聽。師曠說:「您的德行不夠,不可以聽這曲子。」晉平公還是堅持讓師曠彈奏,師曠沒辦法就彈了起來。剛彈奏完一段後,就有16只仙鶴從天邊飛來,聚集在廊門前;再彈第二段時,這些仙鶴就伸長脖子鳴叫起來,還拍著翅膀隨著琴聲起舞。

平公大喜,起身為師曠祝酒,然後又問師曠:「應該沒有比剛才這曲子更悲傷的音樂了吧?」師曠說:「有,過去黃帝召集鬼神時彈奏的曲子《清角》,比這更悲傷,但您的德行太薄,不配聽到此曲,否則將會引來敗亡的災禍。」晉平公說:「我這一大把年紀了,還在乎敗亡嗎?我就喜好音樂,但願能夠聽到它。」師曠沒有辦法,就再次彈奏起來。彈完第一段,就有白雲從西北方的天空中湧起;再彈第二段時,狂風暴雨便鋪天蓋地而來,將廊上的瓦片都刮飛了,左右的人都嚇得四散奔逃,平公也害怕得趴在廊屋中。接著,晉國便大旱了三年,寸草不生。

《王子年拾遺記》中還記載了師延的故事:師延是商朝的樂師,但這個人神秘莫測,沒有人了解他。他當過黃帝時的樂官,也在夏朝做過樂官,能從各國的樂聲中預測這個國家的興衰存亡。夏朝末年時,他預測到夏朝要滅亡,商朝要興盛,就抱著樂器投奔商湯。然而到紂王時,由於紂王沈淫聲色,便將師延囚禁在陰宮中,準備動用炮烙之刑。師延在陰宮中彈奏起高雅的音樂,看守的獄卒便厭煩地說:「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老調子,不是我們這樣的人喜歡聽的。」於是師延又彈奏起淫迷的音樂,表現長夜的歡娛,看守們都聽得心神蕩漾,迷失了心智,師延便乘機逃了出來。在逃亡的途中,師延聽說周武王要出兵伐紂,於是他在渡濮水的時候沉到水中去了。

八、審樂知政 禍福前知

《樂記》中記載:「審察一個國家的音樂可以知道這個國家的政治狀態,也能從中知道該如何去治理。」

「太平盛世之樂,安祥又歡樂,其國家必定政通人和;亂世之樂,充滿了哀怨與憤怒,這個國家必定倒行逆施;亡國之樂,充滿悲哀與憂思,百姓就會陷於絕望的困境。聲音之道,與政治是相通的。五音中,宮音代表為君王,商音代表臣下,角音為民,征音為事,羽音為物。君、臣、民、事、物這五者不亂,就不會有不和諧的聲音。若宮音亂了,則樂聲荒亂,這個國家的君王必定驕縱無度;商音亂了,則樂聲傾軋,表示這個國家官員敗壞;角聲亂了,則樂聲憂傷,百姓必多怨憤;征音亂了,則樂聲悲哀,國家必多事不寧;羽聲亂了,則曲調傾危,表示國家財用匱乏。若五聲全部亂了,相互侵陵,則稱為慢。這個國家離滅亡也就不遠了。」

由此可看出,樂還可以用來預測一個國家的興衰存亡、旦夕禍福,這也是從樂治國的功用中分離出來的。

《神仙拾遺》與《隋書.萬寶常傳》中記載:萬寶常天生聰穎,具有音樂的天分。有一次巧遇神仙點化,傳授給他即將失傳的八音演奏法,還把歷朝歷代的音樂都教給他,並糾正了各種樂曲中的錯誤。萬寶常得到仙人的傳授,從此便精通了人間的所有音樂。

隋文帝開皇初年,命令沛國公鄭譯等人審定樂律。後來文帝召見了萬寶常,問他鄭譯修訂的音樂是否可行。寶常說那是亡國之音,旋律哀怨淫放,不是高雅正派之聲,並極力反對使用這種音樂,請求以水尺為律尺,來調正樂器聲調。萬寶常也創作新樂曲,但新樂曲典雅平淡,不被當時的人所愛好,擅長音樂的太常大都排斥詆毀它。

萬寶常曾經聽大常寺演奏的樂曲,聽完之後,流淚哭泣。人們問他為什麼哭,萬寶常說:「這樂聲淫厲而悲哀,預示著天下不久將自相殘殺,並且人也要差不多被殺光。」當時隋朝正處於全盛時期,所有人都對萬寶常的話不以為然。不久後,到了隋煬帝大業十四年時,天下禍亂四起,終於驗證了萬寶常的預言。

《通典》記載:隋煬帝巡遊江都前,樂工王令言的兒子從宮中回到家,在戶外用琵琶彈《安公子》這首曲調。王令言聽後臉色驟變,內心驚恐,趕緊告誡兒子說:「你不要隨駕去江都了,這支曲子沒有宮聲,宮代表君主,皇上肯定回不來了。」後來隋煬帝果真在江都被殺。

《唐語林》記載:唐朝開元末年,西涼府都督進獻了新曲,唐玄宗便招待諸王欣賞。曲子結束後,大家都紛紛稱賀,唯獨唐玄宗的大哥寧王默然不語。玄宗就詢問緣故,寧王回答說:「這首曲調雖然優美,但是臣聽說,一支樂曲從宮音開始,商音結束,中間由角、征、羽諸音組成,頭、尾都要呼應宮、商。這首樂曲開頭就離開宮調,中間也很少用征音,而商調用得雜亂且有增強之勢。臣又聽說,五音中宮代表君王,商代表臣下,宮調不強盛則君王勢力微弱,商調過強則臣下有作亂犯上的徵兆。事情現形在音律之中,散播在歌聲裡,而見之於人事。臣惶恐有一天會有亂臣作亂逼上之禍,陛下恐有流離之難,都預言在這首曲子中了啊!」

精通音律的玄宗皇帝聽了後沉默不語。等到安史之亂發生後,玄宗倉皇逃離長安,舉國一片混亂,才證實了寧王這知音預測的能力。

九、神舞九穹 韻留人間

中華樂舞經過了幾千年的發展演變,其舞蹈部份最終發展成為現在的中國古典舞。

中國古典舞,歷史源遠流長,內涵博大精深,經過了五千多年的發展與錘煉,已發展成為一套極為完美的舞蹈體系,是其它人類舞蹈所不可超越的。它融合了中華幾千年發展歷程中的宮廷舞蹈、民間舞蹈、戲劇、雜技、武術等元素,歷經各朝文化的淬煉與沉澱,而不斷豐富完善,才成就今天的樣子。

除前面介紹過的上古樂舞以外,中國古典舞在秦漢以後的歷朝歷代發展過程中,都留下過許多絕世經典。如《盤鼓舞》、《白??舞》、《劍器舞》、《柘枝舞》、《胡旋舞》、《胡騰舞》、《春鶯囀》、《綠腰》、《秦王破陣樂》、《霓裳羽衣舞》、《十六天魔舞》、《觀音舞》等等,令人嘆為觀止。

但如此神奇完美的中國古典舞,在現代中國卻被破壞得面目皆非,不倫不類。如今在中國大陸根本看不到正宗的中國古典舞,他們破壞了中國古典舞歷經幾千年所形成的這套完美體系,混雜了芭蕾舞、現代舞、爵士舞等等外來元素的污染,變得混雜而變異,完全失去了中國古典舞高雅、純正而平和的格調,無法讓人獲得純正中華文化之美的享受。

當今人類世界,唯有神韻藝術團繼承了最純正的中國古典舞。她是中國古典舞在當今唯一的正統繼承者與集大成者。所以若想欣賞最純正而無污染的中國古典舞表演,那就去看神韻藝術團的巡迴演出。

神韻藝術團於2006年在紐約成立,其宗旨是復興真正的傳統文化,復興純正的中國古典舞。在十年間,神韻藝術團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使人們對於中國傳統藝術有了嶄新的認知。我也曾有幸欣賞了神韻的表演,其給人所帶來的震撼是無以言表的,甚至在欣賞完演出的數天之內,眼前仍是神韻舞蹈演員的形像,耳畔仍回響著那完美而純淨的天籟高音,使人不免產生錯覺,身在人間而神在仙境。神韻的純正演出,讓我找到了遺失數千年的神的蹤跡:

那流光溢彩、美不勝收的純正漢服;那已經失傳的古典美聲唱法,以身體特殊的共振所發出的完美高音;那純正傳神的中國古典舞身法、身韻;那讓人身臨其境、全球獨創的三維動態天幕與舞蹈完美的結合,將舞蹈演員、觀眾、三維仙境合而為一,令人分不清孰真孰假,忘記身在何處;那將人間這個大舞臺濃縮在這小舞臺上的跨時空演繹,演繹中華五千年的純正神傳文化,讓人不知今夕何夕……

神韻藝術團自成立之日起,便慢慢引起世界的矚目,成為世界第一秀。她每年都會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足跡幾乎踏遍世界各大國家的最高檔劇院,除中國大陸以外。由於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太純太正太美,可以啟發人的善念,引起中共的極度恐懼與妒忌,因此至今神韻藝術團仍無法踏足中國古典舞的發源地神州大地,這確實是炎黃子孫的最大損失和遺憾。

話不多說,說得太多,就可能成了空話,筆者實屬被神韻那充滿奇蹟的演出所深深震撼而折服,讓我見證了真正中華神傳文化的玄妙與神奇,所以在文章結束之際帶過一筆。只有自己親自去看過,去親身體驗過,才能真正明白。(全文完)△

(轉自明慧網,略有修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