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晚報爲江澤民翻案 新浪網助陣(多圖)
 
華鎮江
 
2017年2月27日發表
 
中共三呆婊江澤民及其家族是「中國第一貪」。

【人民報消息】小罵大幫忙是多維網被江收買後的寫作手法,這種手法後來被江系媒體經常變換。近兩年這個手法基本不用了,而是隻大幫忙不再小罵,因爲江完全處於被動挨打的地位。但江已經臭大街了,直接歌頌等於是找罵,所以經常使用「三明治(Sandwich)」的寫法,上下兩片面包是習近平的十八大,中間夾的料全是江澤民當政和掌實權時期的「反腐重拳從未停歇」。 下面舉個非常典型的「三明治」寫法。 2017年2月21日新浪網以《揭祕貪官花式藏錢術:有人藏煤氣罐 有人埋糞坑》爲題,刊登了法制晚報署名記者王崗當天的報導《煤氣罐、魚肚、煙道,檢方如何破譯貪官花式藏錢術》。 ◎「三明治」上層的那片面包 習近平這幾年反腐,落馬的大中小貪官污吏無數,但法制晚報2017年特意舉2014年落馬的山東省招遠市住建局村鎮辦主任張平這個例子,說張平被發現存在套取公款的嫌疑,僅僅是談了一次話,之後張平就自首了。話裏話外,這不算是習近平的功勞。 法制晚報這文章的帽兒是這樣寫的: 【2月21日出版的《檢察日報》刊文披露山東省招遠市住建局村鎮辦主任張平,利用職務便利侵吞公款、收受他人賄賂高達數百萬元的案例。 值得注意的是,百萬資產並未給張平的生活帶來任何改善,如何「藏錢」反倒成了一個棘手的問題。2014年年初,因擔心自己在銀行的存款太多引關注,張平就分批把錢取了出來,放在自家衛生間吊頂上面。 文章中提到,早在2014年12月,張平就被國家審計署發現存在套取公款的嫌疑。隨後,組織派人找張平談話,但在回答相關工作人員的問題時,張平沒有如實回答,而是企圖矇混過關。談話後,張平心中彷彿被壓了一塊巨石,考慮再三,先後兩次向單位交回400餘萬元。 觀海解局記者發現,近年來媒體曝光了不少貪官的花式藏錢法,但更重要的是,無論他們把錢藏在何處,贓款終逃不出見天光的一天,所涉官員也難逃法網。隨着社會金融體系實名制的日益完善,加之反腐重拳從未停歇,留給貪官腐敗的空間已經越來越小。】 ◎「三明治」兩片面包中間夾的食材 三明治被關注的是兩片面包中間夾的食材。那麼法制晚報在此文章中提供的食材是什麼呢? 文章分了六個小標題來詳述貪官的藏錢術。爲了大家一目了然,我把法制晚報舉出的反貪政績年代標在後面。 1、藏匿:贓款裹上塑料紙,埋在糞坑中。(2001年) 2、藏匿:專門租房、買房,金屋藏金。(2001年、2006年) 3、藏匿:「糖衣炮彈」中塞滿100餘萬元。(2012年) 4、藏匿:正常使用的煤氣罐內有乾坤。(2005年) 5、見光:鄰居借道回家 意外發現贓款。(2008年) 6、見光:被舉報後,檢察機關地毯式搜查。(1994年) 法制晚報這篇文章是2017年2月21日寫的,但記者王崗舉的六個例子,三個是三呆婊當政時發生的,另三個是兒皇帝胡錦濤被架空時發生的,甚至第六個小標題「見光」舉的是23年前三呆婊江澤民當政時期的例子,跟習近平當政的十八大完全不搭槓,與習近平反貪沒有任何關係。 下面是法制晚報千辛萬苦找到的替江澤民歌功頌德的事例,爲了誇大江的反腐業績,其中部份貪官的貪腐內容與當時的新聞報道不符,有虛構。 ◎ 藏匿:贓款裹上塑料紙 埋在糞坑中

2001年,江蘇省建設廳原廳長徐其耀 受賄近400萬元,判死緩。
江蘇省建設廳原廳長徐其耀受賄近400萬元。 爲不讓辦案人員找到罪證,他將家中的錢財一部份轉移到其在北京的妻妹處,一部份現金和存摺轉移到妻子在徐州的老家。 這些錢有的經層層塑料紙包裝後藏在樹洞內、灰堆內、稻田裏、屋頂的瓦下,有的甚至藏在糞坑裏。 2001年10月12日,南京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徐其耀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162萬元、美元3.051798萬元;對其犯罪所得人民幣380.55萬元、美元1.5萬元、非法所得人民幣90.2094萬元、美元5.2萬元、港幣1萬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 藏匿:專門租房、買房 金屋藏金 河北省外經貿廳原副廳長李友燦2001年8月至2003年4月一年多的時間裏非法索取和收受財物共計4744萬餘元。李友燦的名言是:「你讓我弄兩提包白紙我不知道咋弄,讓我弄兩提包錢那可容易」。
2006年4月26日,河北省原外經貿廳 副廳長李友燦被執行死刑。
李友燦特意在北京一處不顯眼的地段買了棟別墅,專門用來藏錢(總共4千多萬元還需要買別墅?徐才厚比他的錢多出不知道多少倍,一個地下室就夠了)。此外他還專門向下屬機關索取了一輛高爾夫轎車當作運鈔車,最多時,現金分成16個行李箱,用這輛「運鈔車」拉了三趟。最大的享受是把現金一摞摞鋪在地上,數上幾遍,然後「靜靜的欣賞」。 2004年11月29日,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在保定市對河北省原外貿廳副廳長李友燦受賄案公開宣判。2004年11月29日,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在保定市對河北省原外貿廳副廳長李友燦受賄案公開宣判。 2004年9月10日,法院以受賄罪一審判處李友燦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2006年4月26日,54歲的李友燦被執行死刑。
羅耀星把錢放到塑膠袋裏,藏在床屜裏。
另外一位判無期徒刑的是廣東省疾控中心免疫規劃所原所長羅耀星,他收受的贓款一千多萬,放在家裏感覺不安全,於是另外租了一個單元房(法制晚報記者說是豪華別墅)。爲了防止鈔票受潮發霉,把錢放到塑膠袋裏,藏在床屜裏,並在地板上鋪上了防潮紙、乾燥劑,但因爲那個房子長期不住人、不通風,最終近1200萬元仍然發霉。這個錢他不敢用,而且整天心神不安,最終選擇自首。 2006年9月1日,羅耀星因收受疫苗經銷商賄賂1118.5萬元,被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一審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財產150萬元。 ◎ 藏匿:「糖衣炮彈」中塞滿100餘萬元 2013年5月,在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檢察院舉辦的「知與行」檢察行爲藝術活動週上,雨花區檢察院首次披露了原湖南公路運輸管理局副局長陳京元受賄案的細節。 在陳京元家裏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放着兩枚廢棄炮彈,沒人能想到,這兩枚炮彈殼其實是兩枚「糖衣炮彈」,裏面塞滿了陳京元收受的100餘萬元贓款。這最終也成爲他落馬的確鑿證據。 2012年,陳京元因受賄和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處有期徒刑9年。 ◎ 藏匿:正常使用的煤氣罐內有乾坤
江西省贛州市公路局原局長李國蔚特製 一個煤氣罐藏錢。
2005年4月1日,被稱爲「贛南第一貪」的江西省贛州市公路局原局長李國蔚因受賄197萬元、367萬多元財產來源不明,被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無期徒刑。 李國蔚機關算盡,他甚至想到特製一個煤氣罐,把貪污受賄的錢藏到夾層裏。李國蔚機關算盡,他甚至想到特製一個煤氣罐,把貪污受賄的錢藏到夾層裏。 在偵辦此案過程中,辦案人員獲得了一條重要信息:李國蔚家裏有一個煤氣罐,是他請人精心製作,專門用來窩藏贓款的。 在這個煤氣罐底下的夾層裏,辦案人員起獲了大量贓款。更讓人驚奇的是,這個用於藏錢的煤氣罐竟然還能正常使用。 ◎ 見光:鄰居借道回家 意外發現贓款 據《法制與新聞》報道,2008年1月14日上午,重慶南岸區某知名小區一位業主找到物管稱,自己的鑰匙被鎖在房內,希望物管幫忙開門。隨即,保安拿着樓上業主留下的鑰匙帶着裝修工人進入五樓住戶家,準備借道下到四樓。 進到這套新房後,保安在衛生間處發現了一堆用膠帶密封着的礦泉水紙箱。出於好奇,他摳破了紙箱,不料卻發現了8個紙箱裏裝的全是百元大鈔。後經警方和銀行工作人員清點,一共裝了939萬元。 這一案件很快被移送重慶市紀委。隨後查明錢的主人是重慶市巫山縣交通局原局長晏大彬。最終晏大彬因涉嫌受賄2226萬元,被判處死刑。 ◎ 見光:被舉報後 檢察機關地毯式搜查 天津塘沽區原副區長姚建華,1994年10月因受賄罪被判處死刑。(這25個字是一行,目地是讓讀者注意這反腐動靜是發生在距今23年的江當政時期)! 其貪污公款案被舉報以後,經歷了與紀檢兩次談話卻還心存僥倖想「瞞天過海」。 姚建華夫妻倆把金項鍊和金戒指用小塑料袋和方便麵包裝袋裏外4層包好,藏於開了膛的魚肚子中,放在冰箱裏凍了起來。 搞土建出身的姚建華還精心設計施工了更多的匿贓點。他親自在木紗門的底框裏挖了個槽,把存單嵌在裏面後,又釘好木板,抹上膩子,刷了漆,看起來完好如初。他撕開盛着食用油的包裝箱的瓦楞紙,把存單藏進去以後又粘好。 此外,他還把兌換的美鈔鑄封在一水泥包中,放在煙道眼下部,並用水泥上下里外地封住;把鉅額現金部分轉移到原籍的親屬處,部分兌換成美金存在北京的銀行。 檢察機關對姚家進行了兩次搜查,耗時9個多小時找出全部贓物。 ◎「三明治」底部的那片面包 法制晚報這篇文章讚美江澤民反貪反腐成績甚豐,這六個小標題提到的落馬貪官典型都與十八大任總書記的習近平沒有一點點關係。但是,法制晚報非常賣弄小聰明,把文章的結語當作三明治底部的那片面包。這部份是這樣寫的: 【結語:金融制度與反腐鎖死貪官「發財夢」 對於腐敗問題,我國曆來態度堅決,懲戒手段強硬。特別是十八大以來,打虎拍蠅成效顯著。 中國社科院中國廉政研究中心副祕書長高波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貪官的財產無處藏身,只能藏在家裏,這也說明十八大以來的反腐取得了成效。 無論從政治領域還是經濟領域,規則和制度已經爲官員腐敗問題的查處織下天羅地網,再隱蔽的藏錢方式也終究會見光,再狡猾的貪官也難逃法律的制裁。】 這篇文章是想糊弄誰、耍弄誰、噁心誰?讀者! ◎ 網友提出了一個令人思索的問題
網友的帖子提出了一個令人思索的問題。

此文章下有一個帖子令人深思:「看了以前貪腐案,經濟犯罪皆重判。不知當前爲了啥,經濟犯罪皆輕判。」 江澤民當政時,貪腐案並不是皆重判,而是級別低、沒有靠山的那些貪官皆重判。江的好友、前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是河北省的北霸天,有江澤民撐腰,對舉報他的人打擊報復,例如石家莊市建委幹部郭光允因爲舉報他而被送去勞教。 給程維高做祕書有樣學樣,前一個祕書被判死緩,後一個祕書李真判了死刑。程維高本人卻什麼事沒有,甚至他的兒女胡作非爲被判刑,女兒刑期判三年緩五年,兒子跑到加拿大去,至今還沒有引渡回來。 2003年,採訪過李真的新華社記者喬雲華在他被執行死刑前後,曾寫出《李真靈魂毀滅探訪之路》、《腐敗之路就是死亡之路》的報道,報道面世之後,喬雲華就不斷生活在程維高的威脅中,喬雲華說,「有人用恐嚇的手段,威脅我的人身安全。」爲什麼?就是不許他寫出真相。 2003年,李真以貪污、受賄罪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而他的頂頭上司程維高被胡中央批准開除黨籍,撤銷其正省級職級待遇。但那只是黨紀處分,與司法無關。在江澤民的關懷下,程維高回老家江蘇常州養老。直到2010年死,一直享受着中央副部長級待遇。他的案子始終沒有進入司法程序。 李真比他的頂頭上司程維高的罪行不知輕多少,但被執行死刑。李真留下遺言:「無悔一生,罪雖該死,但我一無後臺,二官職小,司法不公,怎服人心。」 ●婊子需要牌坊,江澤民重視宣傳 那麼,爲什麼江澤民掌實權時,會給人一種「經濟犯罪皆重判」的假相呢?是宣傳的結果。江澤民重視宣傳是從他漢奸爹江世俊那裏學來的。 江世俊(漢奸使用名江冠千)1940年投奔南京僞政府時受到重用,江世俊頗有心計,爲防侵華日軍有完蛋的一天,當時使用的是江冠千這個名字。江世俊任僞中央政府宣傳部副部長,主持日常工作,他把全部的心血研究用於法西斯宣傳上,並一手策劃了「大東亞聖戰太平洋戰績展」。侵華日軍投降後,江世俊跑回老家躲藏起來。漢奸學生江澤民逃到江西棉花坪,流落街頭,被一位農民收留。 江澤民渲染重判貪官的另一個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江要掩蓋自己及其兒子們是「中國第一貪」的事實。 《星島日報》2000年10月17日報導,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與臺塑董事長王永慶之子王文洋本是生活在兩個截然不同的圈子,知情者說,他們是在美國柏克萊大學結識的,兩人都出自名門,各自擁有「老爸」的政、商無形資產,自然是特別投機,兩人一見如故且互相「欣賞」。王文洋創立宏仁集團,江綿恆即成爲股東之一。 1996年3月,「宏仁電子」廠房在廣州動工,在這個場合,江綿恆也和王文洋的母親王廖楊嬌並肩而坐,已是全場最受矚目的貴賓。 2000年4月18日,王文洋的「宏和電子材料」在上海開幕,江綿恆仍是座上賓。上海市政府有關官員證實,又一個大型「外商」投資集成電路項目「宏力微電子」已在進行項目選址,並將設在浦東張江高科技園區。總投資高達64億美元。談到外商身分,他語帶猶豫地說:「這要高層才掌握。」而中方合作夥伴是江綿恆任董事長的「上海聯和投資公司」。 後來,江綿恆跟王文洋翻了臉,原因是,在臺灣媒體的一再追問下,王文洋吐出真言,他是給江綿恆當擋箭牌的假大款,一分錢也沒出!錢都是江綿恆從中國的銀行裏「貸款」來的。說是「貸款」其實錢一到手,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復返。 ● 2002年江澤民偷竊國庫30億美金 2002年12月9日,國際清算銀行發佈長達105頁用於評估5月到9月的例行報告,第29頁有這樣一句話:「需特別注意的是,中資銀行(一家或數家)轉移了三十多億美元的資金到它們位於加勒此海地區的分支機構。」 時任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的江澤民從2001年確定十六大交權時就開始琢磨如何在下臺前再多盜竊幾次國庫。據時任中國銀行香港分行副董事長兼總裁劉金寶交代,在2002年5月到9月爲江轉移了三十多億美元的資金。 據透露,劉金寶已承認幫助江侵吞公款,自己也有好處,也侵吞公款達2,500萬元,借批貸款收取近800萬元的回扣。他還交代了給江綿恆的驚人「貸款」都是違規違法的,都是肉包子打狗。據報,迄今爲止劉金寶供出的最有價值的消息是:國際清算銀行2002年12月發現的無人認賬的30多億外流美金是江澤民十六大前爲自己準備後路而轉移至海外的。 2002年的30億美金價值超過現在的300億美金! 與自己不搭槓的貪官,中國最大的鉅貪江澤民判處他們死刑,並大肆宣揚,因爲婊子需要牌坊。而對江死忠的,三呆婊放縱他們貪爛,宣傳口安排的負責人李長春、劉雲山等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大貪大爛。 到了2017年的2月21日,《法制晚報》還在用「三明治」的手法爲中共總代表江澤民漂白,可見這些貪官污吏們是多麼盼望「中國第一貪」繼續掌權啊! 話又說回來了,爲什麼此時漂白江蛤需要如此費盡周章?!(文/華鎮江)△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595,77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