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实在太离谱的灾祸应该有答案(多图)
 
喻梅
 
2016-3-12
 



四川乐山市公路局局长王川等七人所乘坐的两辆越野车被公路旁高处的岩石砸烂掩埋。



2月,24岁的印度建筑工人穆罕默德·古杜惊遇铁棍穿颅的横祸。

【人民报消息】我们经常从新闻中看到一些人碰到了灾害,对于那些离奇的太离谱儿的,各媒体都会放入「奇闻」栏目里。下面有两个这样的新闻,一个发生在四川马边彝族自治县沙腔乡境内,另一个发生在印度孟买。

若早一分钟或晚一分钟…




图片显示,岩石砸烂并掩埋2辆越野车,但其它地方没有岩石掉下来。很诡异的。

3月8日下午一点钟左右,在马边彝族自治县沙腔乡境内发生一起悲剧,由乐山市公路局局长王川带队去勘察小凉山精准扶贫交通项目的一行7人,因为道路边岩垮塌而全部被砸死在车中。

图片显示,其它地方没有岩石掉下来,岩石只是集中砸烂2辆越野车并掩埋起来,很惊悚、很诡异的。

据华西都市报3月8日报导,记者从乐山市政府新闻办获悉,乐山市公路局局长王川、马边彝族自治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李志强(四川省交通厅公路局下派马边彝族自治县精准扶贫干部)一行7人,在勘察小凉山精准扶贫交通项目──峨(边)马(边)路途中,在马边彝族自治县沙腔乡境内S103线K326+400m处突遇道路边岩意外垮塌,所乘2辆越野车被垮塌岩体砸烂并掩埋。

7人包括乐山市交通运输委党组成员、公路局局长王川,公路局农建办主任苏建荣,马边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省交通运输厅下派马边县精准扶贫干部)李志强,马边县交通运输局局长助理曾德明,马边县交通运输局工程科副科长邹杨,及驾驶员江兵、陈世平。


塌方岩石砸烂的车体全部被砸埋。
53岁的乐山公路局局长王川1963年3月出生于四川省仁寿县,1981年10月参加工作,一直在交通系统工作。2007年9月至今任乐山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党组成员,乐山市公路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

与王川同行的马边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李志强年仅34岁,是四川省交通厅下派的精准扶贫干部,1982年2月出生的,河北乐亭人。2016年初下派到马边县任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开展精准扶贫工作,才下派了一个多月。

据了解,现场塌方量约160方。都砸在这2辆越野车上,以致被塌方岩石砸烂的车体全部被砸埋。

报导说,事发后,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有关部门和救援力量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开展救援处置等工作,2辆越野车已被挖出,经现场救护人员确认,车内7人全部当场死亡,现场血流一片惨不忍睹。

怎么没有早一分钟或晚一分钟经过那里呢?! 悲痛欲绝的家人无数次这样想。

如果再偏一毫米…




穆罕默德·古杜惊遇铁棍穿颅的横祸,结果不可思议。



这样的横祸居然大难不死。

英国《每日电讯》2月18日报导了一个无人相信但却发生了的奇事。这事发生在印度孟买马拉德(Malad)的一个建筑工地。祸从天降的受害者是24岁的建筑工人穆罕默德·古杜(Mohammad Guddu)。他从事的是搅拌水泥的工作。

一位同事接受采访时说:「他在15天前刚刚到这里工作,这是灾难性的一天,当我们听到他的尖叫时,他正在工地的另一边。」

「当我们到了那里,我们简直不敢相信一根铁棍已刺穿他的头骨。他请求我们帮助。」


穆罕默德拍的透视片。
穆罕默德在工作时,不幸被高空掉下来的一根两米多长(7英尺长)铁棍插进头部,贯穿之后由后方头骨穿出,并停留在脑袋里。

穆罕默德遭遇不测时意识清楚,立刻被送院治疗,在国立医院接受了长达5个小时的手术后,不但奇迹生还,而且不留任何后遗症。

救治团队的主治医生、神经外科医生巴图克·狄耀拉(Batuk Diyora)博士表示:「穆罕默德的获救的确是一个奇迹,这个手术很棘手,但好在铁棒嵌入的是大脑中不影响认知、运动和感觉功能的非运动性语言中枢区域,并且没有伤及脑干及向大脑供血的重要动脉,这是他能幸免于难的关键。」

手术后穆罕默德已脱离危险,只是左半身仍处麻痹状态,医生指这是可以恢复的,但需要时间。医生说他康复情况良好,但仍需多留医至少两星期才可出院,并说3个月后可以完全康复,不留任何后遗症。

一位参与手术的医生表示:「穆罕默德能够生存下来,简直是奇迹。」

他的朋友和同事目睹了令人震惊的事件,说对他的成功脱险表示非常惊讶与高兴。

如果,那根肇事的铁棍再偏一毫米,那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穆罕默德纯属大难不死。

这个历史故事里藏着生还的答案

这两个非常极端的新闻故事不能看完一啧啧称奇就过去了。要学会思考,灾害面前如何逃生。

2015年6月1日我在《人民报》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儿童节 这个奖赏52年来依然红火不衰」。现在复制部份内容给各位朋友看看,兴许您能从中找到遇难生还的答案。

这件儿童节的故事发生在1963年,美国《芝加哥论坛报》儿童版《你说我说》单元主持人西勒-库斯特先生给一位小读者的一封回信,当时火的不行。以后每年儿童节他们都要再刊登一次,成为孩子们的最爱。

自库斯特先生主持这个节目十多年来,他收到不下上千封信,都在问「上帝为什么不奖赏好人,为什么不惩罚坏人」之类的来信。其实不只是孩子会问这个问题,就是成年人也常常对这个问题感到困惑。一位坚定的无神论中国老人在电视中看到那些惨不忍睹的天灾时,就忿忿不平的说:「如果真有神的话,为什么还会出现这些天灾?!」按照这位老人的道德标准,没杀人放火的就是没干过任何坏事。

库斯特先生每当拆阅类似信件,他的心情就非常沉重,因为他不知究竟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1963年,库斯特又收到一位叫玛莉-班尼的女孩给《芝加哥论坛报》的信,信中写道,她总觉得很疑惑,为什么她帮妈妈把烤好的甜饼送到餐桌上,得到的只是一句「好孩子」的夸奖,而那个什么都不做,只会调皮捣蛋的弟弟戴维却能得到一个甜饼。

她想问一问无所不知的西勒-库斯特先生,上帝真的是公平的吗?为什么她在家和学校常看到一些像她这样的好孩子被上帝遗忘了。库斯特又遇到了难题。

正当他对玛莉的来信不知该怎样回答是好时,一位朋友邀请他参加在教堂举行的婚礼。在新娘新郎互赠戒指时,两人阴差阳错的把戒指戴在了对方的右手上。牧师看到这一过程,幽默的提醒:「右手已经够完美的了,我想你们最好还是用它来装扮左手吧。」

牧师的幽默让库斯特先生顿时茅塞顿开,回家以后,他以《上帝让你成为好孩子,就是对你的最高奖赏》为题,立即给玛莉回了一封信,这封信在《芝加哥论坛报》刊登之后,在很短的时间内,被美国及欧洲一千多家报刊转载。从此以后,每年儿童节各家报纸都会出现这篇文章。

60年代,东西方普世的标准,是得到上天的喜悦。被上帝称赞和认同是个「好孩子」就是最高的奖赏,而不是得到眼前的实惠:一块甜饼。

今天,距离库斯特先生写信的时候已经过去了52年多。整个世界都在堕落,道德标准在下滑,越来越多的人希望嘴巴吃到甜饼,而不是耳朵听到一句「好孩子」的夸奖。他们认为,夸一夸既不能当吃也不能当喝,该饿还饿、该渴还渴,充其量是一句心理安慰,是一个空头支票。

但是,无数无数的事实证明,上天给予「好孩子」的奖赏永远不过期。下面让我们举一个历史长河中的故事:

公元541至591五十年中间,强大的罗马帝国,无人可以征服,但却被神用四次大瘟疫惩罚。

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亲身经历了最后一次,也是结束性的彻底惩罚。据记载,第一次瘟疫,人口被灭掉三分之一,首都君士坦丁堡死了一半人,一次又一次至最后清算,剩下的只有好人了。

伊瓦格瑞尔斯说,「每个人感染疾病的途径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

接着,他证明了上天是如何对待那些「好孩子」的,他写道:「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而且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而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地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彷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健康的活着。

人活在世界上,拼命的吃保健品补养品、上健身房、去公园跳各种舞、练各种操,目地都是为了多活几年。但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通过他亲身的经历告诉后人,强大的罗马帝国被神用四次大瘟疫惩罚,最后留下的是神认为的好人,而不是人自己界定的所谓「好人」。

所以,想自己平安、全家平安的朋友们,记住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说的话,在任何的灾难面前、在浓重的阴霾面前,真心希望全家依然健康活着的,咱们就用天理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有道德有良知的好人。

好人一生平安。△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