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寫的書為何害怕高智晟看(多圖)
 
——耿和受訪說的逃亡過程與高智晟書裏寫的完全兩樣
 
鮑光
 
2016-12-12
 



2009年1月9日妻子兒女出逃之前的高智晟全家福。

【人民報消息】高智晟2014年8月7日三年冤獄屆滿,雖然從監獄裏放出來,但堅決不許他回北京,去陜西省會西安看牙也絕對不行,在新疆老丈人的家裏待了幾個月,又強行送回老家陜西窯洞裏生活。

據2016年11月15日媒體的報導,高智晟妻子耿和急匆匆告訴記者,「最近家裏發生了一連串的事情,北京警察千里迢迢趕到陜北,毀掉了國外友人寄給國內朋友的、想送給高智晟的剛剛出版的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酷刑下的維權律師高智晟自述》;不僅如此,他們(中共特務)再一次切斷了高智晟和我的聯繫!對陜北家人的監視騷擾也在升級。」耿和說:「他們怕什麼?怕一本書嗎?那好,我就免費公開,讓大家自由下載,廣泛傳播!看看這書裏到底寫了什麼,讓他們這麼害怕?!」於是,當天耿和授權《2017年,起來中國!》電子版免費下載鏈接。

高智晟寫的書害怕高智晟看

在與妻子和陜西家人失去聯繫前,高智晟發表了最後一篇文章,題目是《黨國大軍千里奔襲毀一本書》。

文章寫道:「新近我所寫的《2017年,起來中國》一書在臺灣發行後,耿和猜知我應當是這世間最想先得到這書者。便頗費去些心思外加周章,輾轉使朋友帶回一本至中國大陸後,偷著寄予我陜北的一位親戚。但還是被『我黨』情報部門掌握(實際是我這親戚在微信上不慎泄了密)。於是,極荒謬卻也極『合理』的一幕大劇上演了。『我黨』立驅悍勇猛將連夜千里奔襲至陜北毀了這本書。」

「許多人或認為之是何等的荒謬絕倫──興師驅眾奔突千里只為毀一本書,覺著任何文藝裡的潑皮無賴外加蠢貨,也難幹出這等超出人理、讓人鄙視使人恥笑的事。然而,共產黨就這麼幹。 我得了這個消息後樂至大笑。但我首先得肯定:『我黨』幹得好、幹得有道理──共產黨人實在不低估這本書,而且是以極其隆重的儀式彰顯他們的不低估:一群黨的幹部,晝夜兼程奔襲千里去消滅這本書。」

這本書從今年6月份公開出售,並大力推廣,目地是希望閱讀的人越多越好。為此,高智晟的女兒耿格還去了香港和臺灣召開新書發布會,並代表父親在書上簽字。

從道理上,「連夜千里奔襲至陜北毀了這本書」是講不通的。為什麼全世界的人、包括中國大陸的人都允許看,唯獨作者本人不許看?!

高智晟到底看到這本書沒有,不知道。我的朋友斷定說:「他一定看到了,否則為什麼他又被失蹤了,而且不許與妻子耿和通話,並且把陜西窯洞裏一起居住的親屬全部控制起來。高智晟一定發現那本書被改動了!」

我覺得這個分析有道理,但我沒有證據。

耿和受訪說的逃亡過程與高智晟書裏寫的完全兩樣

我上網希望看到高智晟的最新消息,但沒有找到。無意中點開一篇人民報的新聞,題目是《數度哽咽 高智晟妻談逃亡》,刊登日期是2009年3月13日。讓我驚愕的是8年前的這個專訪的部份逃生內容與高智晟書裏寫的完全兩樣,把我嚇壞了。

2009年3月11日,在美國政府的幫助下,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以及女兒格格和兒子天宇順利抵達美國。12日早上,耿和及孩子們仍顯疲憊,耿和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數度哽咽,訴說此次帶著孩子離家出走的痛苦歷程。她說,目前她最擔心的是丈夫在國內的處境,同時也感謝一路走來幫助他們的所有正義朋友。

報導說,2009年1月9日,耿和帶著16歲的女兒格格和5歲多的兒子天宇,在朋友的幫助下,經化妝離開北京,並甩開了警察的跟蹤,1月16日到達了泰國。途中歷經萬般驚險,翻山越嶺,跋山涉水,在美國政府的幫助及保護下,於3月11日終於踏上了美國的自由土地。

2009年3月12日,耿和在美國接受媒體採訪時的部份內容,如下:

耿和哽咽的說:「做走的決定讓我撕心裂肺,因為我又要面對想照顧高律師,又面對孩子天天在家……為了孩子,邁出這一步。因為我想高律師要知道了,他應該也很欣慰。最起碼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要不然他們(中共)老是對我們提些要求。」

決定帶著孩子離家出國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耿和沒有勇氣直接告訴高律師,臨走時只能留一張紙條給他。她說:「我不忍心讓他知道我們都走了,我覺得我都沒法正面去跟他說,我都沒有勇氣跟他說,把他放在家裏我們走了。」

署名高智晟的《2017年,起來中國》書中的妻兒逃生部份內容,如下:

2009年1月9日早晨,按此前綢繆,我要離開家引開樓下的「眼睛」。全家人擁抱在一起作最後的告別。除天昱外,全部都默默地流著眼淚,然而格格卻哭出了聲,繼而是耿和。「悲莫悲兮生離,痛莫痛兮死別」,悠悠歲月,百年身世,惟有此情苦。苦,誰最苦?是我的妻子耿和。她們娘仨離家,大的懵懂,小的不懂,去離故土而又親情不能別!我常不忍想像她最後離別那個家時胸中的那種痛。我不僅不能送別她們,而且她們還得去一個很大的家具賣場,設法甩掉跟蹤者後從地下停車場搭車奔向火車站(這是策劃好的細節。但實際上如何擺脫跟蹤而成功逃離的過程,我迄今不清楚,也不忍心問耿和),我無法想像她是怎樣地帶著至苦的心與這一切周旋的。

耿和在美國接受採訪時說的話與署名高智晟的《2017年,起來中國》的這本書裏所描述的根本是兩碼事。耿和在沒有壓力和恐怖的自由社會說的話當然是可信的。

高智晟新書出版後,妻子耿和說「不敢仔細看」。她說,「剛開始拿到書稿,我一直不敢仔細看,這書稿裏藏著我們想知道卻又害怕知道的天大秘密。做為他最親的親人,怎麼忍心看見一個好丈夫、好父親、好男人、好律師所經歷的迫害?這是我心裏過不去的一道坎。」

書中高智晟手稿的影印件




書中高智晟手稿的影印件。

書的最後有高智晟兩頁手稿的影印件,過去沒有仔細看過其內容。現在拿過來一看,是論述美國憲政、美國言論自由的。

一般情況下,手稿影印件都是影印書的最精彩核心部份,但署名高智晟的《2017,起來中國》卻恰恰相反。

我們認為中共江系特務在高智晟的書裏做了手腳,加進了他們想說的話、想打擊的眼中釘習近平,這就是為什麼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看高智晟的書,唯獨他本人不許看。(文/鮑光)△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