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道義與良心的男主播薛飛(圖)
 
2014-6-5
 



當年的薛飛,至今讓人產生敬意。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袁通綜合報導)由於社會制度的不同,薛飛和杜憲這兩個與六四聯在一起的名字,對香港和大陸的80後90後來說,截然不同。由於中共對六四的封殺,大陸的年輕人已經忘記了薛飛這個名字,不知道他是幹什麼的。杜憲呢,因為她的丈夫著名演員陳道明的關係,還會被提起。這兩個名字對於80年代以後出生的人來說,基本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但這兩個央視新聞聯播第一把交椅的男女主播是不會被歷史忘記的。

25年前的初夏,北京和上海都出現了反貪的學生運動,上海的學生運動和上海《世界經濟導報》被時任市委書記江澤民鎮壓。江為此得到鄧小平等八大老的信任,1989年5月替代趙紫陽,任中共總書記。

六四屠城當晚,《新聞聯播》的男女主播薛飛和杜憲換上了一身黑衣,淚光閃爍、一臉哀傷。播到學生運動被鎮壓時,杜憲語速緩慢、話音哽咽,最後以「請大家記住這黑色的日子」作為新聞的結語。從第二天起,接任的是李瑞英和羅京。

薛飛被調離央視主播的位置之後,電視臺高層有鑒於杜憲被調離播音組到經濟部報到時,受到該部全體同仁離座起立歡迎,鼓掌長達數分鐘,因此當薛飛被調到社教部前,電視臺高層特別指示:不得搞任何歡迎儀式類的「小動作」。但據目擊者說,薛飛報到那天,仍受到了「熱情而不過分」的歡迎。

一如杜憲遭到封殺,薛飛同樣被約法四條:不許配音、不許出圖像、不許外出採訪、當編輯不能署原名;他因此署名「白墨」。他隨隊赴新疆拍片曾被新疆方面拒絕,原因是怕他從邊境潛逃。此事令原本沒打算離去的薛飛,意識到他此刻必須離去。

薛飛在1992年辭職,遠赴匈牙利定居,揮一揮衣袖沒有帶走一片雲彩。其形象慢慢淡出觀眾視野。在異國他鄉,薛飛風塵十載,浪跡天涯。2001年,已經步入不惑之年的薛飛再度扎根故土,漂泊的遊子,歸來時已是鬢染飛霜,他除了在中華女子學院藝術系開辦主持與播音等專業課程,同時創辦一間朗誦藝術培訓學院,重新登上講臺授課,行事十分低調。

2012年3月,一則微博掀起了一陣波瀾。《中國青年報》圖片總監、曾經拍攝《小平您好》的攝影師賀延光在他的新浪微博上發了一張薛飛的近照。賀延光的微博在此之前可以說是波瀾不驚,但這則微博如石塊扔進古潭,激起意想不到的回響。霎那間轉帖評論過百過千上萬,快速得到近3萬的回帖轉帖。這明顯表示著,眾人20餘年來依舊對他深藏內心的掛念和敬意。

2014年2月,《薛飛自述─我在匈牙利的日子》一書上市。在這部20萬言的自傳中,薛飛描述了他從「原本沒想離去」、到「似乎應該離去」、再到「此刻必須離去」的過程,以及他在匈牙利的奮斗史。

有網民跟帖表示:杜憲和薛飛也許25年來過著清貧、艱苦的生活,其他主播似乎在物質上比他們豐盛,但他們擁有的最珍貴的東西「尊嚴及良心」,卻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也有網評說,一個真正的新聞傳媒人,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在面對如此慘烈的事件時,以巨大的勇氣和人生的代價,來表達對黑暗現實的抗爭。

天網恢恢,當年央視主播羅京,以自己是職業播音員為由,六四鎮壓後高聲播出了「如果我們的坦克繼續前進,這些歹徒能阻擋得了嗎?!」

20年後的6月5日,這名替換薛飛的中共「國臉」在壯年時被閻王爺招了去,這絕不會是巧合。△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