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民能使江山稳 虐民必致朝政倾(图)
 
陈必谦
 
2014-6-4
 



傅玄认为,从政旨在匡时救世和安民。为此,他要求当政者及官吏们必须要「先正其心」,
要注重自己道德质量的修养。

【人民报消息】傅玄(217~278年),字休奕,自号鹑觚子,西晋时代的北地泥阳(今甘肃宁县)人,屡官至侍中、太仆、司隶校尉。他虽显贵于时,而著述不废。撰有《傅子》一书,凡数十万言,并有文集百余卷行世。

傅玄认为,从政旨在匡时救世和安民。为此,他要求当政者及官吏们必须要「先正其心」,要注重自己道德质量的修养。他说:「其心正于内,而后动静不妄。」意思是为官者如果思想端正,才不会有伤政害民的行为。

他鉴于当时官场上的种种歪风,诸如「贱守节」和「荒诞之论」,上疏晋武帝司马炎,建议整顿朝纲,区分良莠,把选官用人作为「王政之急」。

他说察选官员时,「听言不如观事,观事不如观行。听言必审其本,观事必校其实,参三者而详之,近少失矣。」

他主张对于那些门第显赫的贵族子弟不能因其家业荣耀而随便授官,要以贤能与否为准,「各随其才优劣,而授用之。」

至于那些「冗散无事」的官吏必须加以裁汰,不能让他们「坐食百姓」。假如「诸有疾病满百日不差」(即不当差、不上班)的人,则「宜令去职」。这样,「臣不废职于朝,国无旷官之累」,既减少国家的开支,又保证官员的质量。

傅玄指出「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他强调「人和」,注重安民。要想稳定社会秩序,使各阶层的人都能够各务其业、各行其事,关键在于安民和发展生产。他认为安民最能稳定江山社稷,要想稳定江山社稷必先安民。

他说:「为政之要,计人而置官,分人而授事,士农工商之分,不可斯须废也。」他曾绘制一个蓝图:「通计天下若干人为士,足以副在官之吏;若干人为农,三年足有一年之储;若干人为工,足其器用;若干人为商贾,足以通货而已。尊儒尚学,贵农贱商,此皆事业之要务也。」

值得注意的是,傅玄的匡时救世,以安民为主,来稳定江山社稷的思想,并不停留在一般的认识基础上,而是要求采用各种方法和途径去付诸实现。他的具体措施是:

一、兴修水利。选用「知水者」来主管河渠修建工程。分天下为五部,要求各部都要制订行动规划。

二、精耕细作。改变过去粗放耕作导致粮食产量下降的弊病,提出「不务其顷亩,但务修其功力」。

三、改进税收。为了照顾农人的利益,他提出屯田时要降低剥削率,改变过去八二分成或七三分成的旧制,主张持官牛者六四分成,持私牛者对半分成,使农人多有所得。

四、提出「至平」、「趣公」和「有常」的赋役原则。所谓至平,就是「计民丰约而平均之」,做到量地而征,减轻平民百姓的负担;所谓趣公,就是将征得的赋役用于国家的「公利」,而不应满足统治者的私欲。换句话说,要求执政者要像大禹那样,凿九山,通九江,三过家门不入,但自己却「薄饮食、卑宫室, 以率先天下」。

傅玄还认为,赋役要相对固定,不能随便更改,「上不兴非常之赋,下不进非常之贡。上下同心,以奉常数。民虽输力致财,而莫怨其上者,所务公而制有常也。」

傅玄是讲求实际、注重实效的人。看不惯那些在朝不任职、虚食俸禄的贵游子弟,他「刚劲亮直」、「弹击是司」,办事一丝不苟,不讲情面。每有疏奏之时,他「捧白简,整簪带、疏诵不寐,坐以待旦。于是贵游慑伏,奸佞息声,而台阁生风」。

正因为如此,所以,魏征等人撰修《晋书》时,评赞说:「傅玄体强直之姿,怀匪躬之操,抗辞正色,补阙弼违,谔谔当朝,不忝其职者矣。」

(事据《晋书》)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