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命運且不計得失的張端林(圖)
 
泰源
 
2014-5-30
 



張端林感嘆地說:「數已前定,果然無處可逃。姊莫惶急,我們是至親,米價不必計較了,還是我去尋訪姊夫歸家吧。」

【人民報消息】明朝海昌人張端林,他父親在雲南作尉官,死於任上。張端林將父親的靈柩運回原籍安葬,途中經過湖廣,他發現那裏的米價很便宜,就把所帶的銀兩全部糴了八百石米載入船中,用船運至河南。在江上遇上大風,好多船只都泊岸停留。

當船行至一村落,四面皆河,客舟環泊,其中有一大戶人家,院墻很高大厚實,門前停的船只也特別多,張端林便登岸散步,隨意進了一家小酒店,獨自喝酒。聽到飯廳裡的人議論這裏有位算卦的梁姓老翁,知人過去、未來之事,算人的吉兇禍福非常靈驗。

張端林向客人詢問,始知這大宅內之人得到異人真傳,以大六壬(中國數術預測學中一門古老精深的占卜學問)著名,問卜的人無須開口,即知所問之事,因此起家發財巨萬。

近來因為年老,每日只算十二卦,想求算的人須黎明時就到他家,交掛號費一百文,算一卦的卦金是一兩。早到的人名單列在簿內,則能得到算卦;遲來的掛號不及,即不得算。人人爭先早來,也有不遠千里而來候教的,所以門前常停滿船只。

張端林亦起了求卦的念頭,第二天一早便帶著銀兩進入他家。門房內設有櫃檯,掌櫃的是他親戚,收錢登記號碼。

等到張端林去時,十二個號碼已掛滿,張端林求他增添一個,他說:「不是我作主,不敢私加也。」於是拿著掛號簿邀十二個客人入內,張端林隨著他人入室觀之。

只見室中陳設精雅,有位老翁年近八旬,頭帶四品冠,據案上坐,案桌前面擺放著搖卦用的牙籌一筒,兩邊有四名小童各執筆硯奉侍。

掌櫃人開簿唱號:「第一號某客,請抽籌。」客抽籌送老翁前面,老翁觀籌掐指一算,對其徒說:「某客得某時,因某事問,課主何吉兇。」徒弟舉筆照錄所斷,都給了客人滿意的答覆,無一錯者。十二課全都算完後,客人亦陸續退出。

張端林正聽的目註神凝,忘其進退。老翁忽然對張端林說:「遠方來的客人來不及入號,老朽我送你一課,以盡地主之誼。你是姓張,從滇南來的吧?」張端林回答:「是呀,你怎麼知道?」

老翁說:「你現在坐的方位屬離宮,又正當午時,度值張星,所以我知之。今日是乙卯日,三傳,申、酉、戌為日之財官,值貴神、白虎、太常、玄武,白虎兇神同官,爻為有官之尊屬,你的船中裝有你父親的棺材。

戌為地獄,你父親生前曾為司獄之官。太常為米麥,附酉金而兼連茹,應當還帶有稻米。兩金重覆為四數,稻米當有八百石乎?課中寅申一沖,箕星動矣(箕星主風)。明日寅時會轉西北風,船行駛會很順利。

未傳為地,戌卯作合,應十二月之卯日回到原籍,但所載的米不但賣不出好價錢,而且顆粒全無,緣由是財入玄武耗散之手,盡化為三傳之鬼矣,足下一定要謹慎對待之。」

算完後,張端林付給銀兩便返回自已的船上,果然於次日凌晨五鼓時分得順風,揚帆而進,於臘月二十六日己卯日,順利到達王家橋。

已近年終之際,無空閑的時間去安葬,停船的地點有他姊夫陸某,是販米的商人。便向他借其一塊閑地,暫時停放父棺,因考慮到將米運入家中,憂慮宗族強行借去,不如就近姊家,寄於棧。

於是張端林奉母回城過年去了,過完新年後,端林返回他姊家,叩門而入,他姊對張端林哭著說:「你姊夫欠客戶的貨千餘金,去年你所寄放的米,都被客戶強搶光抵帳去了。你姊夫無臉見你,現在也不知道他躲在何處了。」

張端林這時想起梁翁所卜的卦,感嘆地說:「數已前定,果然無處可逃。姊莫惶急,我們是至親,米價不必計較了,還是我去尋訪姊夫歸家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