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警世传奇 袁州冤狱(图)
 
2014-4-11
 



铜盘

【人民报消息】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从前,向待制是袁州的官员,他的好友郑判官的妹妹嫁在袁州,于是这一天他们在别州办完公事,准备一起到袁州去。刚好他们的朋友黄县令也曾在袁州当官,二人便邀他一同前去,黄县令推托不去,两人坚持邀请,黄县令只好随同前往,但是他始终郁郁不乐。

到了袁州向待制家,他让两个朋友去休息,自己去问候父母,黄县令却愣愣的没反应,像没听见。过了会儿,忽然手指桌上的铜盘说:「这个值多少钱,能卖吗?」向待制说:「这只是个普通的物件,你为何要买?」

黄县令答:「我要把它带进棺材里去。」向待制又惊又怕,和郑判官一起把他扶到床上,想让他休息。谁知没过多久,他大呼疼痛,接着突然腹泻,泻出来的全是血,翻滚嚎叫了一整夜。

两个朋友见到他这样,说:「这个病很不妙,你有什么要嘱托我们的吗?」黄县令说:「想见见母亲和妻子。」两个朋友又说:「你本来不愿来袁州,忽然病成这样,像被我们害的一样。请告诉我们原因,也好对你家人有个交代。」黄县令点点头,忍着痛苦讲了这样一件事。

我在这里做官的时候,县尉派了三个弓箭手去买鸡鸭鱼肉,过了四十天还没回来,三人的家人上报到太守那儿,太守和县尉是老朋友,就叫他自己解决。

县尉就乱编道:「三人被派去察看山里盗贼的,为了掩人耳目才说是去买食材,这么久不回来,怕是被盗贼害了。」太守信了这番话,派兵去捉拿盗贼。县尉亲自带兵去山里住了两个月,但哪里有盗贼的影子。

正不知如何交待时,恰好遇到四个村民在耕地,相貌蠢笨,县尉派人拿钱给他们,说:「你四人谎称自己是强盗,承认杀了人。将来案子定罪,名义上处斩,其实不过是打十几板就放了你们。这样又能拿钱回去养家,还能在牢里吃饱饭,不是很好吗?」

四人答应了,于是把他们捆送到官衙里。他们按照县尉的话如实招供,刚好由我主审这个案子,把经过报告上级,最后定了斩首。

定好问斩日子后,我去看那四个人,觉得他们不像凶恶的人,心中疑惑,就再三询问。他们开始还说不冤枉,后来听说第二天就要斩首了。大家互看一眼,大哭起来,这才说出事情真相。我大吃一惊,准备给他们翻案。

没想到县尉听到我知道真相,就去告诉太守,说我收受贿赂,要为犯人翻案。太守怒斥我,但我坚持重新查明真相。太守说,如果呈报上级翻案,那官员犯有失察之罪的就太多了,便把翻案的文书全部烧毁,坚持原判,让别人代替我审理案件。

但到最后,又逼我在处决犯人的判决书上签字,怕我不签,迟早会到朝廷告他们。最后,我不得不在文书上签了字,于是,四个人就被斩首了。

过了两天,我梦见两个黄衣人催促衙吏,叫他们把案卷拿出来,然后拿着棍子进到县衙里。后来的四十天,县尉和太守,还有几个涉案的衙吏全部暴死。

一天,我梦见四个囚犯跪在那里说,我们蒙冤而死,在天帝那里诉冤,几个恶人已经死了,本来要来逮捕您的,我们说您是好人,恳请天帝不要追究您,但是天帝说︰「假如这个人没有签字,你们就不会死。所以这个人的罪过不能免。因为你们为他求情,所以可以延期三年。」

刚才我进来这个门的时候就看见四个人等在这里了,叫我把亲人叫来诀别。我不想来就是害怕这件事。三年期限已到,我还有什么话好说。

又过了十天左右,黄县令对向待制说:「我母亲来了,请你替我准备轿子吧。」向待制惊讶道:「你是如何知道的。」黄县令说:「那四人告诉我了。」于是坐上轿子,在院门外见到母亲,只来得及向她作了一个揖就死去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