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民报夭折和人民日报副刊主编自杀
 
赵汗青
 
2012-8-29
 
【人民报消息】2012年8月,中国大陆新闻界被悲痛和惋惜所笼罩。当大部份网民知道网络版《P民报》这个名字时,它的新浪账号已被关闭,过往期刊也被删除。从网友保留下的封面看,《P民报》讽刺时弊,创意独特,创刊短短一个多月,日发行量就达4,000多份。但深受网民喜爱的《P民报》不仅被当局封杀,而且网管部门还在追查该报的编辑和制作人。公然扼杀思想自由,中共何等穷凶极恶!

就在《P民报》被封杀前后,另一个悲剧在网络上传开。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主编徐怀谦跳楼自杀,结束了年仅44岁的生命。徐怀谦没有留下遗书,这个才华横溢的文化人突然离世震动了新闻界,留下了无尽的哀伤。

在网上搜索徐怀谦的作品时,找到了他个性鲜明的杂文,这对于中共体制内的文化人来说,是非常罕见的。在中共最大的官媒里担任副刊主编的徐怀谦能够保持自己独立的思想,可想而知他那充满人文关怀的思想与中共蔑视生命的宣传体制之间的撞击会有多么剧烈。在持续剧烈的碰撞中,他伤痕累累。有人说徐怀谦得了抑郁症,但从他的文字中看,是极富个性思维的徐怀谦因不愿放弃良知而在中共的体制内痛苦煎熬,走投无路。

他在《盛世下的沉思》一文中这样写道:“真正的盛世不仅仅是经济发达,民生殷实,而且是一种气象。它不仅是一个经济指标,还应有一个人文指标。在这个社会里,充盈着宽容、大度、自由的氛围,它允许每一个公民都能葆有自己的个性,允许他们发出自己的真声音,不管这种声音在当局者听来是否有些不和谐。拿这个标准来衡量,大约只有唐朝堪称盛世。”

该文中还写道: “没有个体生命的张扬,只有整齐划一的思维,只允许一种声音,这样的时代即使很富庶,也是称不上盛世的。”

在徐怀谦的杂文里所表达的富有个性的见解显然是很难符合中共的审查制度的。而作为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的副刊主编,他每天的工作都免不了要面对那个 “只有整齐划一的思维,只允许一种声音”的审查制度。他精神上的郁闷可想而知。

对于一个天性诚实的人来说,被逼着说假话是最大的不幸。对于自由的心灵而言,禁锢思想是最大的折磨。在一篇采访文章中,他写道:“我的苦是敢想不敢说,敢说不敢写,敢写无处发。我非常佩服那些以写杂文谋生的自由撰稿人, 但是我无法脱离体制,那样就得举家食粥了。”

徐怀谦厌恶那个禁锢思想的体制,但又缺乏脱离体制的勇气。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徐怀谦曾思考过以死抗争。在《以死作证》中他写道: “死是一个沉重的字眼,然而在中国,在很多情况下,不死不足以引起社会重视,不死不足以促进事情的妥善解决。”

一个富有鲜明思想个性的文化人,在中共宣传体制的压力下,不得抑郁症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但是,从旁观者的角度看,除了以死抗争外,应该还有别的选择。比如,可以利用自己掌握的资源促成这个专制体制早日解体,既可以解脱自己的困境,也是为实现中国的新闻自由做贡献。以自己鲜活的生命与随时面临倒台的烂体制同归于尽,多么不值得!

当然,有一点可以肯定, 如果不是精神上的痛苦超越了承受的极限,任何人都不会走上自杀的道路的。

从中共一手制造的两个悲剧--《P民报》被封杀和《人民日报》的徐怀谦自杀说明,在中共的体制下,即使是中共最大喉舌的主编,仍是一个没有思想自由的人。也许只有当P 民的心声被普遍尊重而不被封杀时,造成徐怀谦抑郁的根源才会消除。那只有中共的体制被解体后才能实现。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