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许腾讯说:什么支撑了“民歌天后”(多图)
 
华镇江
 
2012-6-8
 

腾讯该文章被删除!



《腾讯“什么支撑了民歌天后”这么快就删除了──百度知道》,
但没有人回答,因为回答了也得删除!



江泽民用咱民脂民膏讨姘头高兴!

【人民报消息】腾讯6月8日《今日话题》里刊登了文章《什么支撑了“民歌天后”》,评论的不少,想上该网址去看看原文,出现一行字:「页面没有找到,5秒钟之后将带您进入首页」,连腾讯微博都被删除的干干净净。

用「腾讯、什么支撑了“民歌天后”」Google了一下,看到一个题目《腾讯“什么支撑了民歌天后” 这么快就删除了──百度知道》,点开看一看百度的胆子有多大,已有14人流览,回答部份是零!

尽管百度说「不登录也可以回答」,尽管每个人的答案保证都百分之百正确,但是没人回答。

不禁想起李连杰的那段名言:有权有势的中国人移民,无权无势的中国人偷渡,这是一个国家还是监狱?──国家有这样的吗?当然是监狱,要不然,为什么人们不管有钱无钱,总想逃离这个国家──你听说过美国人偷渡的吗?!

是啊,连不点名批评罗浩他老婆宋祖英几句都不行,就因为她从1991年至今都是三呆婊江泽民的姘头。

幸亏阿波罗网站有转载全文,现从阿波罗网站复制下来,请各位网友看一看。今天是2012年6月8日,大家敢相信中共将会改革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连一篇暗讽跟江泽民上床歌星的话题都不能容忍,中共能容忍对这个体制的批评吗?所以,体制改革有两种,一种是体制内改革,一种是改革体制。体制内改革是做游戏,只有改革体制,改朝换代,中国才有希望。△(人民报首发)

下面转载被删除的腾讯该文章的全文:

什么支撑了“民歌天后”

继去年12月后,被誉为“中国时尚民歌天后”的汤灿再次陷入接受中纪委调查的流言中:认证微博主宗麟昨天爆料称,汤灿因涉嫌贪污被判15年。对于这条流言,汤灿助理接受电话连线时已经一再强调:假的!

对于这些流言,我们不可轻信,更不应该在没有确凿根据的情况下去随意诋毁一位女歌手的名声。

不过抛开这些桃色新闻,严肃的探讨一下民歌手与公权力的关系,还是很有意义的。

民歌本来可以指代民族歌曲和民间歌曲。民族歌曲指那些有本民族特色的歌曲;民间歌曲指底层社会传唱的歌曲。

但是现在无论是民族歌曲还是民间歌曲,都有了一个新名称——原生态歌曲。所以“民歌”二字现在基本上就是指代民族唱法歌曲。

美声唱法,意大利文为BelCanto,意思是美好的歌唱。主要是指17世纪产生于意大利的一种演唱风格及歌唱方法。美声唱法要求歌唱的发声自然,声音宏亮,音色美妙清纯,有适当的共鸣和圆润的连贯音,特重的起音法,巧妙的滑音,稳定的持续音,有规律的渐强、渐弱以及装饰音等,其目的是要使旋律演唱得更华丽、更灵活、更圆润、更富有光彩,音高更为准确,声音更具有穿透力。

而我国传统的民间歌曲基本上是运用纯真声(民间称大嗓)演唱,这种声音由于唿吸较浅,共鸣较少,因而显得不够柔美圆润。

现在的民族唱法显然更接近美声唱法而非大嗓唱法。举个例子,曾经流行于晋西北和陕北地区的一首情歌叫做《芝麻油》:“芝麻油,白菜心,要吃豆角抽筋筋,三天不见想死个人,唿儿嗨哟,只有我的三哥哥亲”。这就是用大嗓唱的歌。而这首情歌后来演变改编成了《东方红》,一般是一个女高音领着合唱团演唱。

《芝麻油》这类民间歌曲或民族歌曲,无论是曲调还是歌词,都与官方需要的庄重、华丽、颂扬不相容。所以经过改造,一种集合民间歌曲或民族歌曲的风格、西洋美声的发声方法、歌颂式的辞藻为一体的民族唱法歌曲诞生了,并越来越成体系。这种歌曲主要服务于官方宣传和演出,也被叫做爱国歌曲。

乐坛关注度最高的歌曲排行榜统计结果显示,2011年20期前十名、共两百首歌曲中,爱情歌曲占93%,公益歌曲、励志歌曲占7%,弘扬爱国主义精神的歌曲一首都没有。

著名民歌演唱家谭晶曾在今年两会期间对此现象表示痛心疾首。

翻开汤灿的音乐专辑,发现歌名多为《家乡美》、《祝福祖国》、《红红的日子》、《幸福万年长》之类,这些歌名本身就区分度不高,再听旋律,感觉也很熟悉,歌词就更是千篇一律。A著名民歌手和B著名民歌手的音乐专辑听下来似乎没觉得有区别。

民歌的创新严重不足,“千歌一面”、“千人一嗓”是人们对民歌界的共同认识。

首先是歌词创新不足。基本是祖国繁荣领袖英明民族团结社会和谐军民相亲。也许歌颂式的辞藻只有这么些,前人用完了,后人也找不到别的了。

其次是旋律单一。为什么这些歌听着调调都一样?是否对于创作者来说,求稳胜于求新?“学院派”民歌演唱家方琼说:现在很多所谓创作歌曲,没有按照心灵的需要来创作,而是按照所谓的主题来写,有些人批量生产了不少应景曲目,到了什么节日就拿出来,结果是晚会越做越豪华,脍炙人口的歌曲越来越少。 现在很多歌手无思考、无个性,只一味模仿成功者,模仿她们的声线、服装、台风等,于是出现了一批小宋祖英、小张也,民歌演唱变成了“拷贝不走样”。一些导演挑选演唱者时要顾及平衡,导致出现“八个人唱一首歌”的奇特景象。

在许多中国人眼中,近140年历史的维也纳金色大厅有着金色的光环,不少宣传更是称其为音乐界的“权威象征”,认为只有世界一流的歌唱家、一流的乐团、一流的指挥家才会出现在那里,而且觉得那里的观众最挑剔,把一些中国艺术家在那里的表演说成是去挑战、去征服。因此,中国的民歌手频频出现在金色大厅,颇给人“国外掀起中国民歌热”的感觉。

然而真相是,金色大厅场地可以租,给钱就能演;中国的许多演出只为镀金或是由官方安排的文化交流,过多依赖赠票。

在百度“民歌吧”里,一位吧友发帖感叹“歌厅摇滚最吃香,搞笑歌手、通俗歌手比较普遍”,问“民歌手出路在哪”,跟帖有人回应:“国家不会让京剧太没落,更不会让民歌太没落!”。

民歌要依靠“国家”才能维系,这的确是现实。各种官方演出依旧给民歌提供了不小的空间。以最受国人瞩目的央视春晚为例,每年都要安排不少民歌曲目,尤其要给一位女民歌手的领军人物和一位男民歌手的领军人物各安排一次独唱。

著名民歌手即便早就没有生存发展问题,也要保留或谋求一个体制内编制、特别是部队编制

好的民歌手,几乎全有体制内身份;而顶尖的民歌手,几乎清一色的属于部队编制。以汤灿为例,她本就是东方歌舞团(国家歌舞团)的演员,在“成名成家” 后,于2010年加入战友文工团取得了大校军衔。本来已经在市场上很吃得开,却要给自己加上一套军职的束缚,原因何在?

虽然普通的民歌手在问“出路何在”,但是民歌“大碗”却在官方和商业两种演出中都很受欢迎。著名的民歌手出场费并不比一线流行歌手更低。为什么“千人一嗓”、根本打不进排行榜的歌曲,也会被商业演出亲睐呢?其实也很好理解——关键不在歌,在人。请一个将军或大校演员、请一个主要给国家领导人演出的演员来给自己表演,多有面子。

如果说“流行天后”是以民众为土壤滋养而成,那么“民歌天后”就是以公权为雨露浇灌而成。(全文完)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