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政法委還是取消中共?
 
酈劍鋒
 
2012-6-18
 
【人民報消息】重慶事件後,伴隨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這些人物的一個個相繼浮出,人們開始思索中共政法委這個特殊的組織機構,很多人主張取消政法委。

政法委,顧名思義,是管政治和法律的。單從名稱,絲毫看不出來它能具有“第二中央”的地位。但它卻能在中國呼風喚雨,翻江倒海,甚至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裏。一個簡單的例子,這幾年的維穩預算費用,每年都超過國防,足見它的勢力之大。

取消政法委,我們舉雙手贊成,畢竟它是中國的一個禍亂之源。但問題的關鍵還不僅僅在於此,光取消政法委是遠遠不夠的。

是的,政法委踐踏法律,執法犯法,一手破壞了中國的穩定。特別是,它自1999年起,採取造謠誣陷的流氓伎倆,全力鎮壓法輪功,成為迫害法輪功的最直接元兇,為此很多人如羅幹周永康之流在海外被正義法庭以“酷刑罪”、“群體滅絕罪”等起訴。

在中共目前的內鬥中,政法委受到波及和衝擊,一度岌岌可危。這是有人力主取消政法委的原因之一。不過我們覺得,政法委在中國並不是一個孤立的產物,江澤民為什麼敢於打破中共慣例,將原先不怎麼重要的政法委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地位,並將其書記硬塞進常委?這並非心血來潮的偶然之為。

回顧中共的歷史,毛髮動文革,鄧六四屠城,江鎮壓法輪功,沒有一件事情是無風起浪的產物。因為這是中共本質的符合邏輯的必然發展的結果。這應該是我們觀察一切的出發點和根本所在。政法委的後臺是羅幹周永康,羅幹周永康的後臺是江澤民,那麼江的後臺是誰?再往前數,毛鄧的後臺又是誰?顯然,這些歷史上的劊子手們都擁有一個“總後臺”——中共。中共才是萬惡之源。

而且,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招數兒,就是始終把中共與中國、與整個國家民族、與政權緊密綁架在一起,驅使各級黨政官員甚至中國人民與中共同生死。在這種情況下,任何人包括體制內的若干正義之士,不論你想幹什麼都會感到力不從心,投鼠忌器。因為,你很難跳出中共給劃出的圈圈,很難超脫於這個體制、制度之外。沒有共產黨就會“亡國”,就會引發“天下大亂”,多少人能夠跳出這種宣傳叫囂?

以前看過一期電視節目,一個中國名牌大學畢業的頗有名氣還是學法律的堂堂副教授,因超生二胎被罰款二十多萬元,他因拒絕繳納罰款面臨被辭退。節目中,他跟一個持反對意見的人辯論,結果可想而知。你可以舉出很多理由為自己超生辯護,最起碼我生幾個孩子是我個人的權利,又勿需政府養活操心!但反駁者一句“計劃生育”的理由就足以使任何人啞口無言。就像剛剛發生的陜西安康懷孕婦女被強行引產事件,誰管你懷孕6個月還是7個月?照樣引產墮胎不誤。

法律界有“惡法非法”理論,與之頗為類似。在“惡法”之下,人只能淪為待宰的羔羊,何談為自己維權辯護?同樣道理,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它就要照樣作惡。慶父不死,魯難未已。古語說得非常明白。

所以,僅僅取消政法委還是遠遠不夠的,那隻能解一時之渴,不能治本。在當前的形勢下,圍繞十八大布局政法委可能會受到一定影響,畢竟它受重慶事件和中共高層內鬥雙重牽連,有的省份政法委書記被踢出常委之列或被兼任。但中共是個整體,很難“刑上大夫”,除非發生意外變故。

話又說回來,即使真的“嚴厲”處置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解散政法委又能怎樣?如果中共的本質不被觸動,只是象徵性地處理個別人,我想也沒有太大意義。反腐敗反了一輩子,年年抓大案要案,腐敗不還是越反越多?

我們還是那句話,不管任何人做什麼,中共都必然解體;對人民犯過罪而又不思悔改者,無論臺上臺下,都得被繩之以法。對此,中國人民不能抱幻想,當權者更不能存僥幸心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