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敬酒不吃吃罰酒(多圖)
 
青晴
 
2012-5-8
 

奧巴馬敬酒不吃吃罰酒,胡錦濤不棄中共沒出路!

【人民報消息】每逢看到那些沽名釣譽的政客時,就想起高智晟寫過的那兩段話:

今天,中共在全世界的「好朋友」、「好夥伴」們,他們對中國共產黨這個當代人類最黑暗政權維護者的反文明現實大都心知肚明。但是這些中共的「好朋友」、「好夥伴」們卻因為利益而成為泛黑暗政治的一部分。還有一些中共的「好朋友」、「好夥伴」們則是被共產黨精緻的欺騙所迷惑,他們完全不了解共產極權的邪惡本質,他們甚至為他們所看到的虛假東西唱讚歌。

最後感謝那些真正關心中國人權事業的外國朋友們,感謝斯考特先生、諾瓦克先生、加拿大的兩位大衛先生及歐洲議會的先生和女士們,你們給以我們無私的道義支持,你們的支持是我們為自由民主而抗爭的希望所在。

陳光誠事件走到今天,「敬酒不吃吃罰酒」這句古訓用在奧巴馬身上顯然非常合適。

美國國會議員史密斯召開聽證會


美國國會暨行政部門中國委員會主席、國會議員史密斯是中國人民的真正朋友!

5月3日,美國國會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在美國國會暨行政部門中國委員會的國會聽證上表示,陳光誠在美國大使館內無法和自己通電話。他還引述CNN新聞報導說,陳光誠在大使館無法和朋友聯繫,與外界被隔絕開了。

更甚而有之的是,陳光誠和史密斯都有願望與對方對話,但被駐華大使館給人為的阻擋了!希拉里在各種場合提到陳光誠,把對他的支持當成美國支持人權的榮耀與責任,但當希拉里與陳光誠都在北京時,她卻沒有露面,更重要的是在北京的發言中,她沒有提到陳光誠的名字。5月2日在與胡錦濤見面握手時,這位美國國務卿表現的超出外交禮儀,謙恭的實在過份,簡直就是在耍笑美國的世界警察地位。

陳光誠曾透露說,大使館裏有人告訴他,如果他不走出去,他的妻子將會被打死。後來他對自由亞洲的記者張敏對話時卻否認了,而且有關美使館的實際情況,他不願意再談。為什麼?他承受著不可想像的壓力。

史密斯說,伴隨著陳光誠是否被強迫離開美國駐北京的大使館,有很多問題值得探討。

他引述CNN的報導:「陳光誠的說法看起來是美國方面控制了他,切斷他和外界的交流,鼓勵他離開大使館,而不是尋求難民保護,陳說,他要求向朋友打電話,但被拒絕了。他說,他感到大使館的官員欺騙了他。」

「大使館不斷的遊說我離開,並允諾會有人在醫院裏和我在一起。但是這個下午,當我進到醫院裏面時,我注意到,他們全離開了。」「我對美國大使館感到失望……我不認為他們在這件事情上在捍衛人權。」

當問到為何陳離開大使館,而不是待在大使館,或者尋求難民保護。陳的回答令人深思:「當時,我沒有很多信息,我在大使館中不被允許向朋友們打電話。我無法知道新聞在報導什麼,很多正在發生的事情,我都不知道。」為什麼陳光誠無法與外界通話呢?看來這些大使館官員害怕他知道使館外面的恐怖情況。

「陳說,他嘗試著向兩位大使館的官員打電話無數次,但是沒有人接電話,我告訴他們我想和史密斯國會議員交談,但是他們不知怎麼的從來都沒有這樣安排。我感到有點困惑。」

國會議員史密斯表示,「在得知陳在美國的朋友說,陳光誠希望和我通話後,我在5月1日晚上9點鐘希望給陳光誠打電話。我等了一個晚上,直到凌晨4點,一位美國高級官員回話說,將作安排。但是之後再也沒接到電話。」這些細節表明美國大使館在玩遊戲。

議員沃爾夫先生呼籲奧巴馬仿效前總統里根


前總統里根的法律顧問、維州議員沃爾夫先生手持「釋放中國良心犯」標語牌。

坐在主席臺的前總統里根的法律顧問、維州議員沃爾夫先生在發言時幾次呼籲奧巴馬政府,仿效前總統里根,像拆除柏林牆那樣,拆除那堵把中國人民與世界隔絕起來的墻。

沃爾夫先生說,歷來美國使館就被視為自由之島。借助使館保護異議人士,這種情況對美國是有先例可循的。

早在1978年卡特政府時期,一群尋求信仰自由的異議人士曾在莫斯科的美國使館受到庇護,在那裏居住了5年。那時的美國政府沒有因為來自前蘇聯的壓力,把這些受庇護者推出使館,讓他們自己去面對。另一例是駐布達佩斯美國使館曾給一位追求信仰自由和反對共產主義的人士,提供在使館內長達15年的居留和庇護。

他還提到,2008年當他和此次聽證會的主持人史密斯議員一同訪問北京時,原本他們要和幾位中國的異議人士和維權律師共進晚餐,可是他們中只來了一位。其他幾位全部被中共當局提前軟禁或受到恐嚇。就是那位有幸赴宴的也在事後遭到軟禁。

他提醒說,美國面對的是一個歷來殘酷鎮壓本國公民的政府,美方怎麼可以同意實施一項未經自己認真思考的方案?他想了解,陳光誠在離開使館之前被美國使館的人保證,他在醫院期間,一定會有美方官員在他身邊。但事實卻是在他進入病房後,美方的人都不見了。這是為什麼?是陳光誠被欺騙了,還是被設計了?他為什麼被一個人單獨留在醫院?

史密斯質疑,這裏有很多問題,甚至更多需要關注的:中美之間有關保障陳和他家庭的協議,將怎樣付諸實施?如果陳和家人遭到報復,該如何處理?陳的侄子陳可貴在哪裏?何培榮的處境怎樣?

在發言中,沃爾夫多次提到里根總統和他捍衛人權的精神。他引述里根的一句名言「我們堅信,美國憲法不僅與美國人民同在,也與全人類同在。」

一位網友看到這個聽政會的新聞後,流淚說:我真的非常感動,數千里之外的一些毫不相干的人在關心著一個中國普通盲人,我感到這個世界還是有希望的。

何培蓉:希望更多人站出來、說真話


真英雄,何培蓉(珍珠),人美心更美!

協助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成功逃離當局監控的珍珠(何培蓉)說,陳光誠是在逃出家以後,才給她打通電話的,那時她在北京。

何培蓉說,她接到陳光誠的電話以後,從北京驅車6小時到達山東。那時陳光誠已成功逃出臨沂,經由他人的幫助,藏身於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珍珠到了山東以後,花了好幾個小時才和陳光誠接上頭。珍珠說陳光誠一路逃亡的過程中,得到很多好心人幫忙,包括幫助他給何培蓉打通電話。他們中很多人之前沒有見過陳光誠,幫助他的時候有些提心吊膽,但沒有一個人將他「供出去」。在陳光誠逃亡過程中,至少有六個善良人提供了協助。

美國之音報導說,兩人終於見面的時候,盲人陳光誠緊握著何培蓉的手感動的說:「珍珠,真的是你麼?!」

何培蓉(珍珠)說,假如越來越多的人能夠站出來,說真話,那麼,社會變革的希望和可能也就更大。

沃爾夫議員說,當中共的獨裁統治結束時,中國人民將獲得自由與新生。像陳光誠和冒險給他提供幫助的何培榮等人,他們代表著中國的未來。

信息如陽光,拆除中共的防火牆

在緊急聽證會上,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主任、高級研究員霍羅威茨(Michael Horowitz)認為,美國不應該讓陳光誠離開大使館,而應該拿下中共的防火牆,讓廣大中國民眾在網絡上自由談論陳光誠。他說,美國有能力能讓數千萬的中國老百姓,同時上網。現在(中國)很少人知道陳光誠,很多老百姓不知道他。

他說,信息就如同陽光,如果拆除中共的防火牆,讓數千萬的老百姓在網上傳遞陳光誠的消息,那麼他和家人將獲得安全和自由。

他表示,美國國務院有一筆高達3000萬美元的資金,是專款專用於衝破比如中國、伊朗等集權國家的網絡封鎖。但是這筆錢(批准了好幾年)還沒有動用。

為什麼呢?美國政府的一位官員曾直言不諱的說:我們不希望中共垮臺。這讓人不禁想到奧巴馬的首爾「麥克風門」;想到王立軍把資料交到奧巴馬政府手裏,卻成了一堆廢紙;想到盲人陳光誠九死一生逃進美使館,卻被美大使親自送出美使館,重入虎口。

奧巴馬投機反遭算

人算不如天算,奧巴馬放過了解體中共的好機會,但中共並沒有放過奧巴馬,近日,南海爭端突然「升級」。中共國防部長梁光烈訪問美國期間,中共海軍艦艇編隊通過沖繩近海;少將喬良再公開提超限戰恐嚇美國。

5月8日,人民日報海外版評黃岩島對峙:忍無可忍就無須再忍。文章暗指美國,“四面出擊,透支實力,把自己拖入困境”,並指責菲律賓「在軍事上強化對黃岩島海域部署,法理上提出要將黃岩島歸屬提交國際仲裁,外交上尋求美國和東盟干預介入」;稱「忘戰必危,在事關國家核心利益的問題上,我們沒有打不還手的雅興」。中共少將喬良日前更是高調反美,建議學美國人「炸完你的使館卻說是誤炸」。

奧巴馬投機反遭算,王立軍事件奧巴馬站在旁邊看笑話,陳光誠事件奧巴馬還想照方抓藥,把陳光誠推出使館外,想一了百了。然後與中共談經濟等方面的交易。

把王牌送到中共手中,奧巴馬不但讓自己處於道義尷尬地位,而且血債幫不甘被清算,在國際上借鬧事轉移對周永康的清算。

奧巴馬敬酒不吃吃罰酒,不知這杯苦酒在大選前將怎麼往下咽。△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