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出了个孔庆东
 
佟新
 
2012-3-28
 
【人民报消息】孔庆东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因其出语极左惊人和为中共薄熙来之流卖力站台,被中国民众称为“中共高级五毛”,“中共御用文人、文痞、打手”等;他因低俗粗口骂人语不惊人死不休而声名鹊起:不仅爱骂,而且会骂;不仅熟谙选择骂的对象,更注意选择骂的舞台。

他在重庆骂道:“谁反对重庆,谁就是反对党中央!”他在警察局骂道:“这些记者排起队来枪毙了,我一个都不心疼!”他在大陆视频中骂香港人“是狗”,他在北京骂敢言的南方报系为“汉奸媒体”,他揣着薄熙来特批的“推广重庆模式”的课题经费骂敢于为民鼓与乎、敢于为弱势群体请命的记者为“汉奸记者”,他骂台湾总统民主大选是“选举电视秀”,他推崇、美化被全球绝大多数国家所唾骂的朝鲜专制政权……近期的系列雷语让即便不谙世事的人也对这位“孔叫兽”大开眼界,也使民众对北大“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之精神产生深度质疑。

魏晋时期竹林七贤的阮籍曾叹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如果要对当下的北大进行定义,那么孔庆东无疑是一个标志性的人物,甚至有人认为,从某种意义上,今日之北大已进入一个孔庆东时代:从无所不用其极的拉课题经费到出书、上电视,再千山万水的走穴参加开业、开盘庆典,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御用文人们都长袖善舞,风光无限,声名显赫。孔庆东极其生动地诠释了“叫兽”和“砖家”的内涵,完成了左派学者从市井小贩到无赖流氓的转型。据悉,孔庆东虽然常常令人莫名其妙的自称“孔和尚”乃至“孔子73代孙”,而事实上,他最热衷的称呼却是“北大教授”,难怪在他接受《南方人物周刊》电话采访时骂了“去你妈的!滚你妈的!操你妈的!”之后,北大校长周其凤对《重庆晚报》记者说,“孔庆东是个才华横溢的人”。显然,孔庆东“三妈的”骂语背后周校长的支持折射出:孔庆东时代的北大从庸俗走向了恶俗。

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孔庆东多次在公开场合力挺薄熙来并为重庆唱好,成为推销“重庆模式”的主要吹鼓手。近日他公开承认曾接受“推广重庆模式”课题经费100余万元被国安带走,更令舆论哗然。在3月15日薄熙来被中共免职的当天,孔庆东在接受大陆第一视频采访时称,胡温免去薄熙来和王立军之职,“等于是公开的发动反革命政变”,还通过质问“你为薄熙来做了什么?”“你为重庆做了什么?”煽动左派为薄熙来上街游行。当时其言辞之大胆,其针对性之明确,属舆论界所罕见。而在薄熙来倒台无法逆转、中国政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情势下,孔庆东又突然变调,急速向右的在微博发帖宣示:“全世界人民要团结起来,维护宗教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为世界和平的真善美境界而不懈努力!”

昨天还为专制极权大唱赞歌,今天就为民主自由鼓噪叫好,很多民众为孔庆东的快速转身而瞠目结舌、头晕目眩,网友将其讥讽的惊呼为“墙头草”、“投机客”、“变色龙”。

社会学的创始人曼海姆曾说:知识份子是“自由漂泊者”,“他们在沉沉的黑夜中担当守更人的角色。”而在今日之中国,是什么让孔庆东成为为薄熙来冲锋陷阵的走卒?这类文人的极左言论为什么能使他风生水起、如鱼得水?是什么促使他所代表的中国最高学府的知识份子的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荡然无存和颜面尽失?正如他自己在一时高兴时所透露的,他得到了某位“党和国家领导人撑腰”。

近年来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轰轰烈烈,孔庆东估算薄熙来一定会在中共的“十八大”胜出,成功“入常”,一定会给自己带来荣华富贵。可悲的是,虽然孔庆东为薄熙来上台推波助澜已成功融入权力江湖,但薄熙来倒台的消息给他带来的是要退回为薄熙来造势的“重庆模式”的课题经费,甚至被北大停课,实乃“树倒猢狲散”。

正如《九评共产党》中所揭示的,中共创造出自己的一套话语系统,“谩骂式的大批判语言、肉麻的歌功颂德语言、空洞无物的官样八股文章等等,使人一说话就不自觉地堕入‘阶级斗争’和‘歌颂党’的思维模式中去,用话语霸权代替心平气和的说理。”对孔庆东来说,骂人已经成为他唯一的说话方式,不是“杀”这个,就是“操”那个。孔庆东的骂语不仅传达出中国知识精英的人渣化乱象,而且昭示中共对中国知识份子的贻害之深、余毒之重。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