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共和》爆猛 中共是叛国逆贼(多图/视频)
 
梁新
 
2011-7-4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2006年纪念国父孙中山诞辰140周年之际,一张民国时期的孙中山建国方略图11月10日现身长沙。该图以翔实的资料全面介绍了辛亥革命胜利后孙中山的建国方略,见证了他立志建设强大中国的伟大构想。该图正面为彩绘的当时中国全图。现在中国的地图不是这样了,部份国土被西方幽灵中共当礼物拱手送给了他国!

【人民报消息】孙中山先生与志同道合的志士仁人冒着生命危险,推翻满清,给我们中华民族带来了「共和」。1911年建立了中华民主共和国(RPOC,简称中华民国)。

「共和」这个词是国父孙中山首先提出的。他说:「如果不要共和,那我们有的就永远是专制,如果我们不要共和,那我们有的就永远是被奴役!」

那么「共和」二字究竟代表着什么呢?国父给「共和」下了一个定义,那就是「平等、自由、博爱」,而不是有些人理解的多少个组织或多少个民族合并在一起叫「共和」国。

中华民国建政后,共有两次帝制复辟事件。一是中华帝国(又称洪宪帝制),是由袁世凯在1915年12月12日至1916年3月间推翻共和,复辟帝制,成立的君主制政权,共存在102天。二是张勋复辟,由张勋一手策划,于民国六年(1917年)7月1日拥护清朝已逊位多年的溥仪在北京复辟的政变,前后历时共十二天(1917年7月1日 - 1917年7月12日)。因发生在丁巳年,亦称丁巳复辟。这是清朝被推翻、中华民国建立后的第二次帝制复辟,也是最后一次帝制复辟。

中国大陆拍摄的电视连续剧《走向共和》的最后一集里,在张勋复辟期间,有孙中山先生的一大段演讲,重现了历史的真实。听起来,让也有「共和」二字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导人和老百姓想不联想都不行──于是,被CCTV删掉了。

国父在演讲中提到,「中山装」是中山先生在民国六年张勋复辟期间设计出的服装。80年代之前的中国男士,有几人没有穿过中山装?又有几人知道中山装的设计内涵?

让我们来看看中山先生是如何说明他的设计的:

哦!对了,我今天穿的这身衣服有点古怪是吧,连裁缝都说是很奇怪的。但是我要说这是,这是为了完善共和。你们还觉得奇怪是吗?我要说,这就是共和,这就是共和的衣服。这边,我设计了三颗扣子,共和的理念,就是平等、自由、博爱。这边也有三颗扣子──民族、民权、民生。

那宪法呢?呵呵呵,我说的不是三权宪法。我发明了个新词,叫五权宪法。(孙中山用手拍着中山装上的四个口袋)这里装的是立法权,这儿装的是行政权,这儿装的是司法权,这三权你们都很熟悉,叫间接民权。

我情有独锺的是直接民权。要让普通的民众都有直接参政、议政的权力!一个是考试权,我们中国古代就有考试的传统,后来把科举废除了,当然,这对后来大兴新学有好处,可当官就不再考试了,这不好,这就像倒脏水把孩子也倒出去一样啊。民国六年来,在行政上用的是什么人啊,都是他袁世凯北洋的人,至今还如此。所以我们要把考试权还给民众。今后,凡行政用人,一定要经过考试,不管是谁!

还有一个是弹劾权。没地儿装了,不急,不急,(孙中山解开上衣纽扣,指着内侧左边的口袋)装在这儿,弹劾权!为什么要把弹劾权藏在里面呢?因为它是民众的杀手锏,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杀出来,弹劾你。所以你要战战兢兢的当官,老老实实的为民做事。

我想这回有人更要说我孙文是个疯子,吃饭穿衣都说共和,你孙大炮还会什么?他说的对。我只知道共和这两个字,我这一辈子就认这两个字:共和!(节录完)


毛和汪东兴穿的都是中山装。
曾称中山先生为「国父」的毛泽东,一生穿的都是中山装。天安门城楼上的毛像是中山装,躺在毛纪念堂里的毛腊肉穿的还是中山装。用中共的话语说,毛是「打着红旗反红旗」。所以,中共连中山装的真正设计原意都不敢让中国老百姓知道。

「来自欧洲上空的幽灵怪物」中共,甚至连自己在国民政府当政时期说过的话、发表过的刊物都统统被消声灭迹。

2009年,值得尊重的万里老人在《与中央党校年轻教授谈话》中说:我知道,1990年时,出过一本书,书名叫《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承诺》,很快被查封了。我让秘书找了一本来看看,用了一个周末的两天,全部看完了。我还找了一些专门研究那段历史的专家来问了情况。他们告诉我,这本书里收集的,全部是我们党在三十年代,四十年代公开发表的社论、评论、声明,没有一份是伪造的。

既然全部是真实的,那么为什么很快被查封呢?下面引用几段:

1945年,「新华日报」写道:舆论界几乎一致主张政治应民主,特别对于青年,万不应以武力对付。……对付赤手空拳的学生,实在无动用武力之必要。

《刘少奇选集》上卷第172-177页中写道:「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诬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并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

1944年3月15日,「新华日报」说:我们丝毫也不心存疑惧,认为美国朋友的批评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

1944年3月30日,「新华日报」说:民主的潮流正在汹涌,现在是民权的时代,人民应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和身体的自由是真理,实现民主政治是真理,真理是要胜利的,所以高举民主的大旗奋斗着的世界和中国人民是一定要胜利的。

1945年7月3日,「新华日报」说:曾经有一种看法,以为民主可以等人家给与。以为天下有好心人把民主给人民,于是就有了等待这种民主,正如等待二百万元的头奖一样。但是中外古今的历史都证明了,民主是从人民的争取和斗争中得到的成果,决不是一种可以幸得的礼物。(摘录完)

2011年,为配合中共建党90周年,拍了一部电影叫《建党伟业》,裆说所有外国火爆片子全部下架,要等到「贱党伪业」赚到10个亿,老百姓才许看那些自己愿意掏腰包看的电影。

2011年,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毕业晚会上,副院长何兵有一个非常非常精彩的致辞,他说:「这是一个非常荒诞的时代:鼓励你唱革命歌曲,但是不鼓励你革命;鼓励你看《建党伟业》,但是不鼓励建党。」几乎他讲一句,就掌声、喝彩声一片。为何没人掐着网民的脖子,这个视频传到网络却顿时爆红呢?

中国共产党和其党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正式场合或文书上提及孙中山时,通常使用的称号是「革命的先行者」,从未称孙中山为「国父」。中共的[20024]号文件,2002年11月修订的《关于正确使用涉台宣传用语的意见》中,规定「对台北『国立国父纪念馆』不直接称谓,可称台北中山纪念馆。」

这并不让人奇怪,如果中共承认中华民国创建伟人孙中山是「国父」,那么中共就是叛国逆贼!


国父:天下为公,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孙中山先生说:我们有许多志士同仁,为了共和连生命都献出了,我孙文此生啊,没有别的希望,就一个希望,那就是:让「共和」不仅是一个名词,一句空话,或一个形式,要让它成为我们实实在在的生活方式,让它成为我们牢不可破的信念。

共和──平等、自由、博爱。中国大陆人享受到了吗?

国父说:共和是普天之下民众的选择,是世界的潮流,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我孙文相信,我们这个中华民族啊,它一定会实现共和的,我坚信这一点!

贵州的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已经预言了这一点!△

(人民报首发)

附人民报编辑录写的:《走向共和》最后一集被中共删掉的国父演讲词:

我知道,你们很着急。张勋复辟了,国会又开不成了,我知道。我啊,我急的不是这个,这些日子我想的很多,我们本来是共和国,可怎么一次又一次地出现了封建主义、专制主义的东西,这个问题不解决,专制复辟就是必然的。共和国就永远是一个泡影。

共和的观念,是平等、自由、博爱嘛。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各级行政官员都视法律为粪土,民众,仍被奴役着。

民国应该是自由之国!自由是民众天赋的权力!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只有当权者的自由,权力大的有权力大的自由,权力小的有权力小的自由。民众,没有权力,没有自由。

民国应该是博爱之国!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可民国六年来,我们又看到的是什么?是只有民众对当权者恐惧的爱,而当权者对民众,只有口头上虚伪的爱。那种真诚、真挚的博爱,我们看不到啊!

民国更应该是法制之国!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行政权力一次又一次地肆无忌惮地干涉立法──你不听话,我就收买你;你不服从,我就逮捕你,甚至暗杀你。立法者成了行政官员随意蹂躏的妓女!

那行政是什么呢?行政应该说是大总统及其一整套文官制度,应该是服务于国民,行共和之政。可民国六年来,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一个打着共和旗帜的家天下,在这个家天下的行政中,我们根本看不到透明的行政程序,更看不到监督之制。那些行政官员是如何花掉民众的血汗钱,民众不知道,那些行政官员把多少钱揣进了自己的腰包,你们不知道吧?我也不知道。 

你们都知道司法是裁判吧,这个裁判的原则是什么?是一部主权在民的共和国宪法。可民国六年来,我们根本没有看到这么一部宪法嘛!就那部不成熟的《临时约法》,也一次又一次地被强奸。

有人说……,不不不,不是一个人,是有一些人说,共和国他只是一个称号而已,你孙大炮说的这些太虚幻、太遥远,不符合国情,它就像一个气球,啊,看着很美丽,可一飞上天啊,噗,破灭了。

我想请问你,我们不要共和了吗?难道共和真错了吗?如果不要共和,那我们有的就永远是专制,如果我们不要共和,那我们有的就永远是被奴役!

如果共和错了,那自由就是错的!如果共和错了,那平等就是错的!如果共和错了,那博爱就是错的吗?!我们追求的共和,没有错。当然它还不完善,所以我们要一点一滴的去完善它,哪怕为此要付出代价呢!

哦!对了,我今天穿的这身衣服(国父设计的中山装)有点古怪是吧,连裁缝都说是很奇怪的。但是我要说这是,这是为了完善共和。你们还觉得奇怪是吗?我要说,这就是共和,这就是共和的衣服。这边,我设计了三颗扣子,共和的理念,就是平等、自由、博爱。这边也有三颗扣子──民族、民权、民生。

那宪法呢?呵呵呵,我说的不是三权宪法。我发明了个新词,叫五权宪法。(孙中山用手拍着中山装上的四个口袋)这里装的是立法权,这儿装的是行政权,这儿装的是司法权,这三权你们都很熟悉,叫间接民权。

我情有独锺的是直接民权。要让普通的民众都有直接参政、议政的权力!一个是考试权,我们中国古代就有考试的传统,后来把科举废除了,当然,这对后来大兴新学有好处,可当官就不再考试了,这不好,这就像倒脏水把孩子也倒出去一样啊。民国六年来,在行政上用的是什么人啊,都是他袁世凯北洋的人,至今还如此。所以我们要把考试权还给民众。今后,凡行政用人,一定要经过考试,不管是谁!

还有一个是弹劾权。没地儿装了,不急,不急,(孙中山解开上衣纽扣,指着内侧左边的口袋)装在这儿,弹劾权!为什么要把弹劾权藏在里面呢?因为它是民众的杀手锏,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杀出来,弹劾你。所以你要战战兢兢的当官,老老实实的为民做事。

我想这回有人更要说我孙文是个疯子,吃饭穿衣都说共和,你孙大炮还会什么?他说的对。我只知道共和这两个字,我这一辈子就认这两个字:「共和」!

我们有许多志士同仁,为了共和连生命都献出了,我孙文此生啊,没有别的希望,就一个希望,那就是:让「共和」不仅是一个名词,一句空话,或一个形式,要让它成为我们实实在在的生活方式,让它成为我们牢不可破的信念。

「共和」是普天之下民众的选择,是世界的潮流,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我孙文相信,我们这个中华民族啊,它一定会实现共和的,我坚信这一点!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