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何也《讓子彈飛》?
 
江源
 
2011-1-12
 
【人民報消息】這部正在大陸熱映的片子,據官方消息,總票房已突破5億元,期待著破6爭7,熱辣辣的子彈飛過了幾億人,各種衍生的流行語也潮湧而來,這些年來,讓國人這麼興奮的國產片確實少有。它的故事其實很簡單,按姜文自己的話說,《讓子彈飛》就是一個綁架案,但快節奏的劇情,精彩的臺詞,蒼涼而浪漫的畫面,與混雜的粗口、隱喻、幽默、血腥、英雄情結……種種元素揉合成的“姜文風格”,給人帶來了強烈刺激。

但最為人稱道的,還是這部影片的“革命主題”,因此也引起了一股解讀風。雖然觀眾的許多“猜想”,或許並非導演的本意,但這部影片確實讓人聯想到中國社會現實,權貴勾結,貪腐遍地,騙子橫行。“馬拉火車”人仰馬翻,張麻子推翻了黑惡勢力黃四郎,“站著掙錢”的豪言等,都讓人拍手稱快,浮想聯翩。對社會現實的影射,是這部商業片引起觀眾共鳴的一個主要原因。

那麼,同樣引人關注的是,這部“煽動造反”的電影為何得以審查通過?我們知道,中國的電影審查制度極為嚴格,“電影審查委員會”“電影管理條例”等等,一直扼殺著藝術家的靈魂和良知,中共宣傳部是絕不許有任何“出格”的東西讓老百姓看的。韓寒的“獨唱團”剛露臉便成了絕唱,“讓子彈飛”也不可能成為漏網之魚。但這部片子卻一路放行沒有關卡,且當局大力宣傳促銷,特別加映四川話版,人民日報刊文讚“認真做戲,用電影品質打動觀眾”,第二集、第三集也將陸續出來。

對此人們也有不同的說法,但我覺得,子彈能夠繼續飛的原因恐怕在於,這電影讓人看了解恨,卻對中共沒有威脅。你認為它“號召推翻馬列” 也行,你可以任意想像,但它講的就是麻匪鏟除惡霸的故事,且隔著歷史時空,距離今天遙遠。劫富濟貧,殺惡霸,睡寡婦,落草為寇的張麻子,你把他解讀為“推翻中共暴政”的“革命者”也可以,但說他是草莽英雄則更貼切……太多的不確定性及“猜測”“聯想”的空間,含糊著影片的主題。而“好看”“好玩兒”“給觀眾樂子”,這部影片的另一個商業特點起的作用,卻非小可。

當你看得過癮,期待於“槍在手,跟我走”的英雄出現,當你在現實中申訴無門,卻能透過電影得到滿足和泄恨時,大概不會再有那麼多的熱血沸騰了,像影片製片人說的:“有什麼不高興的事兒,看一遍《讓子彈飛》什麼煩惱都忘了。”好看的片子不僅有吸引人的劇情,還有斑斕的夢幻色彩,看完後還想進電影院繼續做夢。在全民皆歡的笑聲中,一個政權的罪惡可能模糊了起來,在擊節讚嘆的沉迷中,對邪黨本性的認識可能弱化淡去……

我已不是在談《讓子彈飛》了,是在談對中國電影界的希望。“子彈”已經打破了沉寂,影片在描繪芸芸眾生的懦弱時,也給我們留下了考題:黑雲壓頂,敢不敢“站著”。“站著”不易,一黨天下,既要活,又要活出尊嚴,那種痛苦,我理解。“站著掙錢”是一份堅持;“站著說話”是一種境界。在沈悶的中國戲臺,《讓子彈飛》的出現讓人興奮,也讓人對出現真正“站著說話”的作品心有期待。不能總“貓匿”著,像開火又像滅火,既符合了大眾心理,也顧全了統治者的需要。子彈要飛,還要擊中目標。

這部電影裡的人物,也讓人印象深刻。霸氣的張麻子,狡猾的湯師爺,奸惡的黃四郎,個個有血有肉,鬥智鬥勇,性格鮮明。可靜下來時想想,你真正喜歡誰呢?什麼時候,我們已不再欣賞正統的作派,傳統的藝術,古老的牡丹,卻以土匪惡霸“展示民族性格和編劇智慧”;什麼時候,我們已不再平靜,不再渴望追求雋永恒久,比如信仰、人生道德的信守,而不得不以暴制暴,以俗反俗,推崇梟雄霸勇,寄望刀客大俠……世風日下,官逼民反,吾奈其何。但一個國家在瀕臨危境時所需要的民族品性,絕不是七情翻動,六欲洶湧,什麼時候,我們的文藝可以導正社會心態,提升民族品質?

子彈過後,繽紛落盡。多年後,當我們的兒孫回過頭來看這部電影時,希望他們看到的不止是一個社會的悲哀,還有我們誠實的思考、反思的勇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