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譎的中共“性伴侶”外交(圖)
 
2010-9-12
 
【人民報消息】據作者秦全耀 在《中共的“性伴侶”外交 源遠流長》中寫道,文革前新華書店不但賣毛、劉少奇、周恩來、朱德、林彪、陳雲和鄧等中共八大七常委的畫像,還賣一些友好的社會主義國家領導人的畫像,如阿爾巴尼亞的霍查、朝鮮的金日成和越南的胡志明。令人奇怪的是,不知為什麼日共主席野阪參三的畫像也享此殊榮。有人認為當時正值中蘇論戰,幾乎所有資本主義國家的大黨都站在蘇聯一邊,唯日共緊跟中國。因此野阪參三沾了光。

1993年102歲的野阪參三去世,竟連中共都沒有發去唁電。人們說這個人很不會死,如果野阪參三在100歲以前去世,他將以一個忠於自己理想的左翼運動領袖的名義,得到隆重的葬禮和同仁真誠的送行,其人生會是一個圓滿的句號。身後的榮辱是非,只是他人評說的事情了。野阪參三,日共創始人之一,長期擔任日共委員長,主席和名譽主席。

在中共「七大」期間,《解放日報》全文登載毛、朱德的講話,同時配有他們二人的木刻像,可人們還驚異地發現,還有第三位享有此領袖待遇的人物,該人不是劉少奇,也不是周恩來,卻是一個當時在延安的日本人,「野阪參三」。當年在「七大」會議上,他是以日共代表的名義發表演說《建設民主的日本》。

作者以野阪參三的自傳《亡命十六年》說明,傳主有著傳奇般的真實經歷,一個令人驚嘆的「職業革命家」的人生故事。他是世界上兩大共產黨(英國共產黨和日本共產黨)的創建人之一,神秘的身影曾經出現在巴黎、馬賽、莫斯科、紐約、洛杉磯……他是日共駐共產國際的代表,卻放棄了闊綽高層人員的生活,忽然一日,扮成了周恩來的「參謀官」,又從蘇聯潛回中國,住進了延安窯洞,一住就是五年。

1992年,野阪參三整整一百歲了。就在這時,他的命運再次陡變,因為從解體後的蘇聯披露出一則半個世紀前的內幕,說他在莫斯科曾誣告一位同志,導致這位日共同志在肅反運動中蒙冤被殺,他借蘇聯之手剪除了競爭對手!。於是日共宣布將他開除出黨!據報導,已閱盡世事滄桑的野阪參三在聽到這則消息後,出奇的平靜。次年,他便撒手人寰。

2006年又一秘密曝光,曝光者是一位在延安工作過的老革命沈容的作品《紅色記憶》。她在書中披露了當時延安的「臨時夫人」現象。有兩位在延安工作的蘇聯人,要求組織給他們找兩位「臨時夫人」,只限他們在延安期間有效。他們竟然如願以償了!每人得到了一位「夫人」。他們回國時,就給每位「夫人」發了「復員費」。而這「復員費」竟然成了沈容同伴們打秋風的對象。

弗拉基米洛夫的《延安RJ》就寫到毛澤東曾經問他是否需要一個(臨時)「伴侶」。

連日本共產黨鼎鼎大名的野板參三先生在延安時也找了一位「臨時夫人」。對這些「臨時夫人」來說,這可謂是她們“為共產主義理想獻出一切”所作的一點犧牲吧。

野板參三來中國時,他的妻子留在了莫斯科,因此在延安時他與一位很有活力的中國女子莊濤一起生活,這名女子會說流利的日語。

最後野阪參三離去時,對莊濤可謂是「薄情寡義」。不過,野阪參三早已提前向莊濤打過招呼:我們的戀情是沒有結果的,你不過是紅色延安為我找來的「臨時性伴侶」。

其實,對於這些「臨時夫人」來說,「丈夫」的離去談不上什麼「薄情寡義」,她們知道最後該如何面對「被離棄」。不過,那些被配給「臨時夫人」的「領導人」卻也許至今都蒙在鼓裡的是,他們在得到了一個「紅色性伴侶」的同時,他們身邊又多了一個「臨時女間諜」。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