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强被执行死刑的图片没敢曝光(多图)
 
黎梓
 
2010-7-9
 

为共产党卖命一生的下场!

【人民报消息】7月7日,文强被执行死刑,上午9时05分,押解文强的车队抵达重庆市歌乐山上的某刑场,该刑场位于接近山巅的某山头。说是刑场,实质是事先准备的注射执行车内,执行死刑注射。执行完毕后,由法院送至殡仪馆火化。带着手铐脚镣的文强血管被注射了毒剂,不到10分钟,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文强的遗体进行了拍照,随后行刑车队开始返回。下午5点钟,文强的儿子文伽昊领取了他的骨灰。

文强曾是重庆公安局副局长、司法局局长。被执行死刑的这一天,距离他被「双规」11个月整。我们不需要讨论文强到底应不应该被处死,按照中共自己的法律来讲,党内各级干部,也没几个有被赦免的资格。但实际上,有些早就该死了,但党还让他活着,因为党需要那些最坏的、最恶的党徒来帮衬党,例如薄熙来。


文强活着是荣耀党,死了也是荣耀党。
文强死了,重庆市挂出几幅大型标语,例如,「处决文强是重庆市打击腐败的重大胜利」、「文强死,百姓欢,重庆安」,这些毫无疑义是在歌颂薄熙来,而「胡总书记倡和谐,党中央打黑,除恶,国泰民安」又是在明明白白的歌颂中央。看着很耐人寻味。

文强老婆周晓亚接受采访时说,在他的「功」这方面,如果最高分是100分,最低分是0分,「我会给他打100分」;在他的「过」方面,如果最低分是负100分,最高分0分,「我给他打负50分」。周晓亚认为文强功大于过,「他在家里头,只要电话铃一响,即使是深夜,他也会说,糟了,出事了,赶快走。出了事情,他都是冲在最前面的。」

中国青年报记者7月8日早7点多出了一个报导《记者现场目击文强生命最后4小时:监室观看世界杯》。报道说:他曾在凌晨1时15分,戴着头盔向与警察枪战的犯罪分子下达最后通牒;他曾踩着「中国头号悍匪」张君的头,向领导打电话「张君抓到了,就在我脚下」……

那么,「处决文强,共产党万岁,法律万岁」和「贪官亡,冤魂安,党英明,国昌盛」,又当如何解释呢?原来,「全国排得上号的刑侦专家」文强,活着是荣耀党,死了也是荣耀党,当党被发现有污垢时,当党被指责该下台时,一定要有人出来承担。错误是极少数人造成的,党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的。连毛泽东斗争了一辈子,自己也没逃过这个劫数。毛死后不久,老婆江青被捕,被说成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死前一天王立军去监狱糊弄文强

7月5日上午,死前倒数第2天,重庆市纪委一行3人向文强宣布「双开」决定──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文强情绪较激动,双眼有泪水」,他知道这意味着自己彻底被党抛弃了,党要保持「纯洁性」,自己的前途已经堪忧。

7月6日,死前一天,文强显得心事较重,下午3点45分,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来到监室与文强会面,4点35分离去。这50分钟王立军都说了什么,可以从下面的报导中得知:「之后文强情绪较好。晚饭吃了3个蒸蛋,餐后吃梨。晚上,文强希望民警把频道调至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继续看世界杯。7日凌晨,是荷兰与乌拉圭的半决赛」。王立军明知道第二天上午要执行死刑,但他却去欺骗文强,让他以为自己还有生的希望。

生命的尽头

7月7日早晨5时10分,文强被民警叫醒起床后,显得有些茫然,昨天王立军的谈话还言犹在耳,怎么……?他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报道说,文强的举止动作显得非常缓慢,在他完成洗漱、叠被、服药后,5时35分,记者获准进入羁押文强的单间监室,表示希望采访,没料到,即使连「有人评价你曾是『全国排得上号的刑侦专家』,你自己同意这个说法吗?」「你现在想见到什么人?」等「温和」问题,文强也表示强烈抵触。因为他曾是公安局副局长和司法局局长,他知道突然被叫醒,并被采访,是什么意思。尽管心乱如麻,曾经养尊处优的文强,最后依然叠出很多人都难以企及的方块被子,令记者吃惊。

文强拿出已经明显被翻得很旧的判决书和自己手写的一些材料,……他应该知道最终的判决并不根据这些,但到了上砧板的时候,就好像医生得了癌症一样,全乱了章法。

7月7日晨6时10分,法院的6辆车组成的车队到达看守所。6时24分,文强离开看守所。6时55分,车队到达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地下车库进入法庭。7时15分,法庭宣布,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并立即执行。当法庭宣布死刑核准及执行时,「文强的表情相对平静,状态相对正常,没有现场晕倒瘫软」。

7时40分,文强与早已等在那里的大姐、儿子会见。他们比文强更早的知道了这个最后的结局。

报道说,8时30分,由12辆车组成的车队驶离法院,开往刑场。通过警哨密布的嘉陵江滨江路、高九路等,严格的交通管制让车队的行驶速度极快。面对这个庞大的公检法车辆组成的车队以及密布的岗哨,街上的行人都驻足观看,议论纷纷。

8时48分,车队开始进入以白公馆、渣滓洞监狱等闻名的歌乐山, 9时05分,经过一段泥泞而狭窄的山路后,车队抵达刑场。文强乘坐的车驶入一个有约3米高围墙的小院内,其余11辆警车停在外边,几个执行人进入小院后,不到10分钟,所有车辆撤离刑场,这意味着,文强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文强让儿子远离政治


文强的儿子文伽昊接受中青报独家采访。
7日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在重庆某茶楼的麻将桌旁独家采访了28岁的文伽昊。因为文伽昊需要前往法院领取文强的骨灰,采访被迫压缩到半小时。

文伽昊说他和父亲聊了10分钟,刚见面时,他和爸爸、大姑都很激动,间隔了两三分钟,才开口说话。「他让我以后自己去找个工作,自己做点事情,早点结婚生子,把妈妈照顾好」,「他主要说,让我保重好自己的身体,等妈妈去监狱后,要去看她」。

文伽昊说他和父亲拥抱了10多秒钟,「长这么大,这是我记得的爸爸抱我最用力的一次。最后,我又给他磕了个头。」文强落下泪来。对于自己是否能实现父亲的要求,文伽昊说,「肯定要做到他要求我做到的」,「毕竟,心态还没有恢复,等心态平复了,就像爸爸给我讲的那样,自己找份工作,找个女朋友,结婚生子」。

文伽昊说,父亲死前,自己每月消费两三千元,他家没私车,自己出门打的,所以今后去打工是可以养活自己的。

他说,如果一个人的「功」最高分是100分,最低分是0分,他会为父亲打90分左右。如果一个人的「过」的最低分是负100分,最高分是0分,他会为父亲打负80分。因为父亲的「过错还是相当大的」。

接下去这个情节非常有趣,中国青年报记者问:你是通过什么渠道得知你父亲犯的罪的?文伽昊说是「通过报纸、电视、网络的报道」。

说一不二的文强在党面前没脾气

无论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司法局长文强生前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他的死已经继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和原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等人之后,列入「伟光正」的功劳簿。

文伽昊说他父亲文强性格很刚烈,说一不二,最后还是被党收拾了,而且没脾气。

文强死刑有拍照,但没曝光,为什么不正式刊登出来?一个死刑执行床,就结束了一切,包括孩子们的前途。党怕图片刺激了那些还活着、还在为「党的事业」奋斗的党官们。

不管文强死不死,官场又掀起了第三大移民潮,80万官商陆续出国,移民海外,他们心知肚明哪种体制是有法律保障的。 △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