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撕書的高考年代(圖)
 
華明
 
2010-6-30
 



【人民報消息】一年一度的高考終於落下帷幕,從考場上下來的學子們可謂表情各異:或喜或悲,或歌或哭,或瘋或癡……家長們的心也隨之顫動。十二年的寒窗苦讀,高考三天就決定命運,壓力之大可想而知。今年高考六月七日至九日舉行,有九百五十七萬考生參加考試,報考人數呈下降趨勢,比去年減少六十五萬名。

每年此時,都有學生去燒香拜佛拜“考神”,也有致力於更新作弊手段,今年更曝光出官方“槍手”,人們在指責的同時,卻鮮有人關注師生們在“高考”煉獄下的煎熬,以及全社會追逐高分,教育產業化催生的教育腐敗。

江蘇數學奇難 考生心碎

“一姐一邊考一邊哭一邊錘墻……數學不是很難,是爆難!”“原來這才叫絕望,心都碎了!哭都哭不出來……”“考試之前是充滿希望的笑,考完語文是失望的笑,考完數學是絕望的笑,呵呵,我該怎麼笑到最後……”

“我兒子走出考場,說‘完了!’我也沒敢多說話,到家後他就在那站了好長時間,不說話,後來就睡到床上一個勁地哭啊,說什麼十三年的苦讀全毀在數學上了,這書白讀了,這可是高考啊……他是徹底崩潰了……為什麼要讓考生在第一天感到如此失敗呢?”

這是高考第一天江蘇數學考場的考生和家長的悲泣。考生們說,考題太難。網友們開始發起人肉搜索命題老師——葛軍,男,一九六四年十月生,江蘇人。副教授,碩士生導師,南京師範大學數學與計算機科學學院,中國數學奧林匹克高級教練……

有網友發帖,現在他有了更傳奇的經歷:出了二零一零年江蘇高考數學卷,秒殺了五十二萬江蘇考生,打破了江蘇零三年高考數學均分四十五分的紀錄,破壞了和諧社會,讓幾百萬群眾憤怒,告訴江蘇考生,你們活不到二零一二……這個不放鬆對莘莘學子的無情摧殘的江蘇數學帝葛軍!扼殺了幾十萬人的夢想。

高考生瘋狂撕書 場面震撼




陜西漢臺中學百名高考生考前撕書,從樓上拋灑下的紙片如雪片……

教學樓下,碎書堆出白茫茫大地;天上,紙片還在如雪紛飛……一則〈組圖:曝光多地學生高考後撕書拋撒〉的帖子最近在網上特別火,跟帖的網友緊隨身後,蓋起數千層“高樓”。

還有學生將陜西漢中市漢臺中學百名高考生在考前撕書的視頻傳到網上,只見整個教學樓一片混亂,伴隨著歡呼聲,學生們將課本、復習資料撕碎,盡情從樓上拋灑,紛紛揚揚的紙片如暴雪一般落下,樓前碎紙鋪成厚厚一疊。這段被網友稱為“瘋狂行為”的視頻隨後被各大網站轉載,並引發巨大爭議。

據悉,撕書門事件多年來已很普遍,還有多個版本:“漫天雪花飄”浪漫式、“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暗地式、小打小鬧式等。很多人理解為孩子們十多年寒窗苦,壓力太大,“撕掉壓力”發泄一下很正常。

但更多人持反對態度,認為撕書是在“褻瀆知識”。有網友說:“我只能用‘悲哀’這兩個字來形容。他們是什麼意思?解脫了嗎?不用學習了嗎?錯,大錯特錯!因為人的一生都在學習,都需要學習。”

有老師說,這些學生都走進一個誤區,認為學習的目的僅僅是為了分數,為了考大學,這正是現行高考制度的弊端。“我們僅僅培養了學生的考試能力,並沒有讓他們認識到書籍的重要性,意識到學習的真正作用。”

但有學生恨恨地說,要把試卷一張張撕掉,然後再燒掉,為逝去的青春默哀。也有的說,在高考指揮棒下,在老師、家長和親友們的“威逼利誘”下,“我們戴著鐐銬踮起腳尖拚盡全力,用未來做賭註的跳舞,誰解其中味?”“向所有曾經在人類史上最殘酷的戰爭中,浴血奮戰過的同胞致敬”。

或許,這可以作為向現行高考制度的控訴?不難想像為什麼高考“撕書門”事件逐年越來越多、並且規模越來越大、越來越壯觀!

高考作文:媚上得賞 直言招罰

近日,有網友在論壇貼出二零一零年高考零分作文大集錦,作文是真是假無從考證,但作文裏所展示的可能是當今中國的現狀:若極盡歌功頌德之能事,則媚上而得賞;若隱晦批露嚴酷之現實,則因言而招罰。

北京零分作文:今天的命題作文“仰望星空”,讓我有點陌生。自從確立了高考的人生目標後,我已經很少有空望向星空了,我的全部時間,基本都望向課本。老師們和大人們都說了,無所事事地望著星空發呆,必定是一個人生的失敗者,或者是有精神病……就算有空望天空發呆,這麼多雲霧遮蓋,我也看不到星星和月亮,看不見深遠未來,如何思考?如何產生理想?我恐怕令……、令各位評委老師失望了……

天津零分作文:我生活的世界。“在我生活的這個世界中,存在三大類變態人群,總的來說分為三派:一、不男不女派:代表人物有春哥、曾哥、著姐、師洋等,寫著這些名字我就想吐。二、慘無人道派:代表有富士康、綜合執法、拆遷辦,有這些人渣,文明從何來?和諧從何來?行政執法部門應該好好反思!三、不知廉恥派,代表人物有鳳姐……”

網友們也紛紛註釋 “我生活的世界”:“有三鹿奶粉,地溝油,石蠟米,毒豆角,不合格疫苗,貪官污吏,惡霸城管,暴力拆遷……累了。”上海網友:“我生活的世界要翻牆、要審核、要躲貓貓。”有的慨嘆:“我生活的世界簡直不是人生活的世界。”湖南郴州網友補充:“我生活的世界,兩個字:真黑!”

《別笑,我是高考零分作文》一書是大陸目前的流行書。許多人認為,“零分作文”構思巧妙、文風犀利、觀點另類,值得一讀。而“滿分作文”雖然文字華麗並有“積極向上”的主題,並不讓人感到新鮮。但相信這本書是近年來大陸最具娛樂氣息的一本書,可當作幽默短劇來讀。

高考作文表面看來是“擇優錄取”,實際上是 “擇聽話錄取”。分析家稱,“零分作文”好似“說讓人難堪的真話”、“天生反骨”,無法逃避零分的命運。而“滿分作文”跟著“主旋律”轉,盡說“美麗的謊言”。

高科技作弊 官方“槍手”曝光

中國的孩子們從牙牙學語起,就在家長們的帶領下,競爭“重點幼兒園”一直到“重點高中”,承受的壓力或許是世界之最。而讓孩子們倍感不公的是,貌似公平的考試,卻不斷有作弊事件曝出。

有學生表示,高考競爭已失去常態,競爭本應是擇出優秀,競爭中可以看到不足。但現在的競爭變成了不擇手段。高考作弊年年抓,卻越禁越熱火,規模越大,手段越高明。

北京一名牌大學學生龍劍(化名)去年九月被人邀請充當“槍手”,經過《中國青年報》近一年的臥底調查,發現都是外省高官的秘書、親信之類官員在替領導的孩子請替考。超過清華、北大的分數線,替考最高可拿七萬元。只要考過重點線,還會得到一臺筆記本電腦。

一位“許老師”是“山西省教育廳公務員”,自稱“每年除了正常工作之外,就是給領導的直系親屬弄些個指標(通過找人替考取得名牌大學錄取通知或研究生學位),連‘地方公務員考試都弄’。”僅僅山西一省,每年就需要二十多個“槍手”為高官孩子代考。

這一完整的高考替考鏈曝光,證實了民間傳說已久的“高官孩子有人替考”確有其事。高官請槍手為孩子替考成風,是中共整體腐敗、深度腐敗的新證據。

一場高考涉及到教育、招生、公安、學校等多個部門,包括體檢、報名、準考證、身份證、學生檔案、電子檔案等關卡。如果沒有既能一擲千金又能手眼通天的家長配合,沒有教育、公安等部門“內鬼”的一路綠燈,要想進行這樣規模、程度的高考替考,幾乎不可能。

有學生揭露,這起案子不過是中國高考案中的冰山一角,“十年前,我的大學同學,就有沒參加過高考來上大學的,班上也有專業槍手,為各種不同的人考試。什麼高自考,成人高考,職稱考試,請她考試的人安排好一切,不會有人找麻煩,且每次都是專車接送,十年前,私家車可是極少的,每次報酬都不少,猜想那些人都是有權勢的,不然怎麼能打通各級關係呢?還出手如此大方。老百姓是想都不會想到的事,可他們卻做出來了。”

而考生個別的作弊手段更是五花八門,網上甚至有網站介紹高科技作弊方法,不知是在“揭露”還是在“教授”。廣東河源紫金二中應屆高三畢業生小張(化名)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說:“我在二中讀書三年,年年高考都是這種(作弊)情況。”“監考老師不是沒發現,而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為什麼要讓他們失去純真的笑容?

儘管如此,高考在中國被視為相對公平的領域,分數面前人人平等,高考成為貧寒家庭子弟改變命運,“鯉魚躍龍門”的機會。每年高考,不乏“最牛高考班”、“高考狀元”等。

江蘇省海門中學高三十六班四十名學生中,今年有三十八人獲得大學保送或取得自主招生資格,其中七名學生被保送到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堪稱“最牛高中班”。

海門中學副校長石鑫向《揚子晚報》表示,該班學生從初一開始同班,都是從海門全市選拔來的佼佼者,“高中分流後部分學生選擇了文科,剩下的四十位學生個個是理科頂尖學生。”

許多人感嘆,在高考應試指揮棒的指引下,十二年的寒窗就是為了那三天的考試。這些好學生不用高考仍然會脫穎而出,而不適合讀書的孩子為何也被逼著,千軍萬馬去擠獨木橋?備受高考煎熬?

一位媽媽說:“那麼陽光的孩子,為什麼要拿這些題目折磨他們,為什麼要讓他們失去純真的笑容?”

燒香拜佛 行拜師禮

從高考臨近,各地寺廟就擠滿了燒高香的家長,拜完孔子拜文殊,祈福牌掛的到處都是,還有學生在網上拜虛擬網路“考神”。孔廟香火更旺盛。九千九百九十九元頭柱香供不應求,一些學生和家長到孔廟燒香許願,希望能夠考出好成績。

“兒子高考的時候,我到寺廟燒香,求佛、菩薩保佑兒子考上大學。如能如願,我三年都到廟裏供奉,敬拜佛、菩薩。”這位國安局一級警督三年來白天上班,晚上或休息有時間都到寺院還她許下的願。

“姑娘不錯,能上重點大學,大學位於西北方向。兒子麼,恐怕就不是那麼如意了,就看能不能沾上貴人的光。” 預測師的話還沒說完,這位先生已氣得渾身發抖了。“看我回去不扁死這小子,一天盡知道玩,不好好學習,連一般大學都考不上。”

高三老師向神佛敬拜更是普遍。數月前,廣西鐵路某中學派出幾位德高望重的老師,太年輕不行、離過婚不行、業務差的不行,到湖南衡陽的衡山燒香拜佛,該校每年都派。有的學校老師自己悄悄前往,有的學校組織,有的乾脆將開會地點搬到佛教名山。

高考不只考學生,亦是考老師,對於學校來講,上級教育部門要考核,同類學校之間要比較,學校領導只得將壓力層層往下轉嫁。學校壓給老師、老師壓給學生。有的老師累倒在講臺上,有的老師生病了沒時間去治……越是優秀的老師,倒下得越多。

在現行教育體制下,教師的榮譽、待遇、職稱,無一不與學生成績掛鉤,達不到指標,就可能下崗。

靈魂工程師蛻變

古人雲:“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教師的首要任務是育人,教給學生做人的道理,進而引導學生學習相關知識和技能,解答學生的疑惑。

人們更常把知識界比作象牙塔(Ivory Tower)。此詞源於猶太教和基督教的經典,本意是高尚和純潔,是體現人的靈魂和神明之間關係的比喻。

但不知是從什麼時候起,在中國大陸流傳起三大害:“黑狗、白狼、眼鏡蛇”的詼諧語。“黑狗”是指警察;“白狼”是醫生;“眼鏡蛇”則指教師。這三種文明社會最基本的行業為何與恐怖的三種動物聯繫起來,並被歸於四大黑:公檢法、地國稅、人民教師、黑社會,令人不寒而慄。

“我一直相信,世界上有三種人應該尊敬,一是教師播撒陽光,二是醫生救死扶傷;三是牧師引導人的靈魂向上。如果這三種人都墮落了,整個社會就沒救了。”這是愛爾蘭美籍教師弗蘭克.邁考特撰寫的《教書匠》中的序言,此書被譽為全世界“教師的《聖經》”。

中國社會半個世紀以來就沒有真正信仰上帝的牧師,“引導人的靈魂向上”的人早已缺位。人民教師本應承擔“人類靈魂工程師”的責任,但中國文史教材,被網路捧為“最牛歷史老師”的袁騰飛直言:“真實率低於5%。”教師只能照本宣科、唯唯諾諾、言不由衷,培養人類的靈魂無法靠謊言和欺騙完成。

當重慶萬州區一中學九百多名學生單膝或雙膝跪地,向老師行跪拜禮,學生家長反應強烈,有說:“現在的老師受得起如此大禮嗎?”“又有人‘被自願’了。”“感恩老師嗎?現在的老師就是黑社會,每逢年節就直接要錢,調個班都得一萬多塊,調個座位也得千把百的。都是父母的血汗錢啊!”

很多人為教師抱不平,他們無非是多收點錢和家教費,真正導致價值觀扭曲、引導社會走向墮落的不是他們,而是那些有著“巨額財產來歷不明”的官員、與官員勾結的大款或是高官子女等。他們貪污受賄的錢財已經以億為單位了,以致中國成為世界第三大奢侈品消費國。

高校也成為腐敗嚴重之地。從“中國最大的博士群在官場”可見一斑。“權學交易”出來的博士,為一些不學無術、濫竽充數的官員提供升遷臺階,成為學術界諂媚於權力的結果。而真正的博士們卻傾情於權力和官場,不惜出賣學術的純潔,成為中國教育的悲哀。

來源:共識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