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撕书的高考年代(图)
 
华明
 
2010-6-30
 



【人民报消息】一年一度的高考终于落下帷幕,从考场上下来的学子们可谓表情各异:或喜或悲,或歌或哭,或疯或痴……家长们的心也随之颤动。十二年的寒窗苦读,高考三天就决定命运,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今年高考六月七日至九日举行,有九百五十七万考生参加考试,报考人数呈下降趋势,比去年减少六十五万名。

每年此时,都有学生去烧香拜佛拜“考神”,也有致力于更新作弊手段,今年更曝光出官方“枪手”,人们在指责的同时,却鲜有人关注师生们在“高考”炼狱下的煎熬,以及全社会追逐高分,教育产业化催生的教育腐败。

江苏数学奇难 考生心碎

“一姐一边考一边哭一边锤墙……数学不是很难,是爆难!”“原来这才叫绝望,心都碎了!哭都哭不出来……”“考试之前是充满希望的笑,考完语文是失望的笑,考完数学是绝望的笑,呵呵,我该怎么笑到最后……”

“我儿子走出考场,说‘完了!’我也没敢多说话,到家后他就在那站了好长时间,不说话,后来就睡到床上一个劲地哭啊,说什么十三年的苦读全毁在数学上了,这书白读了,这可是高考啊……他是彻底崩溃了……为什么要让考生在第一天感到如此失败呢?”

这是高考第一天江苏数学考场的考生和家长的悲泣。考生们说,考题太难。网友们开始发起人肉搜索命题老师——葛军,男,一九六四年十月生,江苏人。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南京师范大学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学院,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

有网友发帖,现在他有了更传奇的经历:出了二零一零年江苏高考数学卷,秒杀了五十二万江苏考生,打破了江苏零三年高考数学均分四十五分的纪录,破坏了和谐社会,让几百万群众愤怒,告诉江苏考生,你们活不到二零一二……这个不放松对莘莘学子的无情摧残的江苏数学帝葛军!扼杀了几十万人的梦想。

高考生疯狂撕书 场面震撼




陕西汉台中学百名高考生考前撕书,从楼上抛洒下的纸片如雪片……

教学楼下,碎书堆出白茫茫大地;天上,纸片还在如雪纷飞……一则〈组图:曝光多地学生高考后撕书抛撒〉的帖子最近在网上特别火,跟帖的网友紧随身后,盖起数千层“高楼”。

还有学生将陕西汉中市汉台中学百名高考生在考前撕书的视频传到网上,只见整个教学楼一片混乱,伴随着欢呼声,学生们将课本、复习资料撕碎,尽情从楼上抛洒,纷纷扬扬的纸片如暴雪一般落下,楼前碎纸铺成厚厚一叠。这段被网友称为“疯狂行为”的视频随后被各大网站转载,并引发巨大争议。

据悉,撕书门事件多年来已很普遍,还有多个版本:“漫天雪花飘”浪漫式、“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暗地式、小打小闹式等。很多人理解为孩子们十多年寒窗苦,压力太大,“撕掉压力”发泄一下很正常。

但更多人持反对态度,认为撕书是在“亵渎知识”。有网友说:“我只能用‘悲哀’这两个字来形容。他们是什么意思?解脱了吗?不用学习了吗?错,大错特错!因为人的一生都在学习,都需要学习。”

有老师说,这些学生都走进一个误区,认为学习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分数,为了考大学,这正是现行高考制度的弊端。“我们仅仅培养了学生的考试能力,并没有让他们认识到书籍的重要性,意识到学习的真正作用。”

但有学生恨恨地说,要把试卷一张张撕掉,然后再烧掉,为逝去的青春默哀。也有的说,在高考指挥棒下,在老师、家长和亲友们的“威逼利诱”下,“我们戴着镣铐踮起脚尖拚尽全力,用未来做赌注的跳舞,谁解其中味?”“向所有曾经在人类史上最残酷的战争中,浴血奋战过的同胞致敬”。

或许,这可以作为向现行高考制度的控诉?不难想像为什么高考“撕书门”事件逐年越来越多、并且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壮观!

高考作文:媚上得赏 直言招罚

近日,有网友在论坛贴出二零一零年高考零分作文大集锦,作文是真是假无从考证,但作文里所展示的可能是当今中国的现状:若极尽歌功颂德之能事,则媚上而得赏;若隐晦批露严酷之现实,则因言而招罚。

北京零分作文:今天的命题作文“仰望星空”,让我有点陌生。自从确立了高考的人生目标后,我已经很少有空望向星空了,我的全部时间,基本都望向课本。老师们和大人们都说了,无所事事地望着星空发呆,必定是一个人生的失败者,或者是有精神病……就算有空望天空发呆,这么多云雾遮盖,我也看不到星星和月亮,看不见深远未来,如何思考?如何产生理想?我恐怕令……、令各位评委老师失望了……

天津零分作文:我生活的世界。“在我生活的这个世界中,存在三大类变态人群,总的来说分为三派:一、不男不女派:代表人物有春哥、曾哥、着姐、师洋等,写着这些名字我就想吐。二、惨无人道派:代表有富士康、综合执法、拆迁办,有这些人渣,文明从何来?和谐从何来?行政执法部门应该好好反思!三、不知廉耻派,代表人物有凤姐……”

网友们也纷纷注释 “我生活的世界”:“有三鹿奶粉,地沟油,石蜡米,毒豆角,不合格疫苗,贪官污吏,恶霸城管,暴力拆迁……累了。”上海网友:“我生活的世界要翻墙、要审核、要躲猫猫。”有的慨叹:“我生活的世界简直不是人生活的世界。”湖南郴州网友补充:“我生活的世界,两个字:真黑!”

《别笑,我是高考零分作文》一书是大陆目前的流行书。许多人认为,“零分作文”构思巧妙、文风犀利、观点另类,值得一读。而“满分作文”虽然文字华丽并有“积极向上”的主题,并不让人感到新鲜。但相信这本书是近年来大陆最具娱乐气息的一本书,可当作幽默短剧来读。

高考作文表面看来是“择优录取”,实际上是 “择听话录取”。分析家称,“零分作文”好似“说让人难堪的真话”、“天生反骨”,无法逃避零分的命运。而“满分作文”跟着“主旋律”转,尽说“美丽的谎言”。

高科技作弊 官方“枪手”曝光

中国的孩子们从牙牙学语起,就在家长们的带领下,竞争“重点幼儿园”一直到“重点高中”,承受的压力或许是世界之最。而让孩子们倍感不公的是,貌似公平的考试,却不断有作弊事件曝出。

有学生表示,高考竞争已失去常态,竞争本应是择出优秀,竞争中可以看到不足。但现在的竞争变成了不择手段。高考作弊年年抓,却越禁越热火,规模越大,手段越高明。

北京一名牌大学学生龙剑(化名)去年九月被人邀请充当“枪手”,经过《中国青年报》近一年的卧底调查,发现都是外省高官的秘书、亲信之类官员在替领导的孩子请替考。超过清华、北大的分数线,替考最高可拿七万元。只要考过重点线,还会得到一台笔记本电脑。

一位“许老师”是“山西省教育厅公务员”,自称“每年除了正常工作之外,就是给领导的直系亲属弄些个指标(通过找人替考取得名牌大学录取通知或研究生学位),连‘地方公务员考试都弄’。”仅仅山西一省,每年就需要二十多个“枪手”为高官孩子代考。

这一完整的高考替考链曝光,证实了民间传说已久的“高官孩子有人替考”确有其事。高官请枪手为孩子替考成风,是中共整体腐败、深度腐败的新证据。

一场高考涉及到教育、招生、公安、学校等多个部门,包括体检、报名、准考证、身份证、学生档案、电子档案等关卡。如果没有既能一掷千金又能手眼通天的家长配合,没有教育、公安等部门“内鬼”的一路绿灯,要想进行这样规模、程度的高考替考,几乎不可能。

有学生揭露,这起案子不过是中国高考案中的冰山一角,“十年前,我的大学同学,就有没参加过高考来上大学的,班上也有专业枪手,为各种不同的人考试。什么高自考,成人高考,职称考试,请她考试的人安排好一切,不会有人找麻烦,且每次都是专车接送,十年前,私家车可是极少的,每次报酬都不少,猜想那些人都是有权势的,不然怎么能打通各级关系呢?还出手如此大方。老百姓是想都不会想到的事,可他们却做出来了。”

而考生个别的作弊手段更是五花八门,网上甚至有网站介绍高科技作弊方法,不知是在“揭露”还是在“教授”。广东河源紫金二中应届高三毕业生小张(化名)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我在二中读书三年,年年高考都是这种(作弊)情况。”“监考老师不是没发现,而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为什么要让他们失去纯真的笑容?

尽管如此,高考在中国被视为相对公平的领域,分数面前人人平等,高考成为贫寒家庭子弟改变命运,“鲤鱼跃龙门”的机会。每年高考,不乏“最牛高考班”、“高考状元”等。

江苏省海门中学高三十六班四十名学生中,今年有三十八人获得大学保送或取得自主招生资格,其中七名学生被保送到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堪称“最牛高中班”。

海门中学副校长石鑫向《扬子晚报》表示,该班学生从初一开始同班,都是从海门全市选拔来的佼佼者,“高中分流后部分学生选择了文科,剩下的四十位学生个个是理科顶尖学生。”

许多人感叹,在高考应试指挥棒的指引下,十二年的寒窗就是为了那三天的考试。这些好学生不用高考仍然会脱颖而出,而不适合读书的孩子为何也被逼着,千军万马去挤独木桥?备受高考煎熬?

一位妈妈说:“那么阳光的孩子,为什么要拿这些题目折磨他们,为什么要让他们失去纯真的笑容?”

烧香拜佛 行拜师礼

从高考临近,各地寺庙就挤满了烧高香的家长,拜完孔子拜文殊,祈福牌挂的到处都是,还有学生在网上拜虚拟网路“考神”。孔庙香火更旺盛。九千九百九十九元头柱香供不应求,一些学生和家长到孔庙烧香许愿,希望能够考出好成绩。

“儿子高考的时候,我到寺庙烧香,求佛、菩萨保佑儿子考上大学。如能如愿,我三年都到庙里供奉,敬拜佛、菩萨。”这位国安局一级警督三年来白天上班,晚上或休息有时间都到寺院还她许下的愿。

“姑娘不错,能上重点大学,大学位于西北方向。儿子么,恐怕就不是那么如意了,就看能不能沾上贵人的光。” 预测师的话还没说完,这位先生已气得浑身发抖了。“看我回去不扁死这小子,一天尽知道玩,不好好学习,连一般大学都考不上。”

高三老师向神佛敬拜更是普遍。数月前,广西铁路某中学派出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师,太年轻不行、离过婚不行、业务差的不行,到湖南衡阳的衡山烧香拜佛,该校每年都派。有的学校老师自己悄悄前往,有的学校组织,有的干脆将开会地点搬到佛教名山。

高考不只考学生,亦是考老师,对于学校来讲,上级教育部门要考核,同类学校之间要比较,学校领导只得将压力层层往下转嫁。学校压给老师、老师压给学生。有的老师累倒在讲台上,有的老师生病了没时间去治……越是优秀的老师,倒下得越多。

在现行教育体制下,教师的荣誉、待遇、职称,无一不与学生成绩挂钩,达不到指标,就可能下岗。

灵魂工程师蜕变

古人云:“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教师的首要任务是育人,教给学生做人的道理,进而引导学生学习相关知识和技能,解答学生的疑惑。

人们更常把知识界比作象牙塔(Ivory Tower)。此词源于犹太教和基督教的经典,本意是高尚和纯洁,是体现人的灵魂和神明之间关系的比喻。

但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在中国大陆流传起三大害:“黑狗、白狼、眼镜蛇”的诙谐语。“黑狗”是指警察;“白狼”是医生;“眼镜蛇”则指教师。这三种文明社会最基本的行业为何与恐怖的三种动物联系起来,并被归于四大黑:公检法、地国税、人民教师、黑社会,令人不寒而栗。

“我一直相信,世界上有三种人应该尊敬,一是教师播撒阳光,二是医生救死扶伤;三是牧师引导人的灵魂向上。如果这三种人都堕落了,整个社会就没救了。”这是爱尔兰美籍教师弗兰克.迈考特撰写的《教书匠》中的序言,此书被誉为全世界“教师的《圣经》”。

中国社会半个世纪以来就没有真正信仰上帝的牧师,“引导人的灵魂向上”的人早已缺位。人民教师本应承担“人类灵魂工程师”的责任,但中国文史教材,被网路捧为“最牛历史老师”的袁腾飞直言:“真实率低于5%。”教师只能照本宣科、唯唯诺诺、言不由衷,培养人类的灵魂无法靠谎言和欺骗完成。

当重庆万州区一中学九百多名学生单膝或双膝跪地,向老师行跪拜礼,学生家长反应强烈,有说:“现在的老师受得起如此大礼吗?”“又有人‘被自愿’了。”“感恩老师吗?现在的老师就是黑社会,每逢年节就直接要钱,调个班都得一万多块,调个座位也得千把百的。都是父母的血汗钱啊!”

很多人为教师抱不平,他们无非是多收点钱和家教费,真正导致价值观扭曲、引导社会走向堕落的不是他们,而是那些有着“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的官员、与官员勾结的大款或是高官子女等。他们贪污受贿的钱财已经以亿为单位了,以致中国成为世界第三大奢侈品消费国。

高校也成为腐败严重之地。从“中国最大的博士群在官场”可见一斑。“权学交易”出来的博士,为一些不学无术、滥竽充数的官员提供升迁台阶,成为学术界谄媚于权力的结果。而真正的博士们却倾情于权力和官场,不惜出卖学术的纯洁,成为中国教育的悲哀。

来源:共识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