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下令:早就应该给他点颜色看看(多图)
 
姜青
 
2010-5-17
 

江正一步步走向绞刑架。
【人民报消息】胡温早就对江的历史问题和私自动用国家巨大财力用于镇压法轮功等问题了如指掌,并且曾派人秘密取证完毕,只等时机成熟,立即可以拿出。去年江泽民被西班牙国家法庭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做出起诉裁定,被阿根廷联邦法院第九法庭下逮捕令之后,已经不存在江胡的个人权力之争了。尽管江系人马现在还想拿江泽民说煽,还动不动说什么江胡斗,实际上历史的进程已经走完了这一步,进入了下一阶段。

什么阶段呢?江一步步走向绞刑架的阶段。

吕加平说:「这么一个人怎么混到中央里头去了?混到最高领袖去了?这个就是大家要问的。胡锦涛他们整个不做好准备,你现在一下宣布,那就乱套了。」

不光是这样,更重要的是要给那些跟着江跑的人一个得到救赎的机会。从百度搜寻出的「审江案」「诉江案」和吕加平所公开的江的「二奸二假」历史丑闻,都是在创造这个机会。越多的人了解江的罪恶历史,到宣布逮捕江时社会越平静,军队越不会被其所利用。

吕加平揭露江致命问题后很安全

现在江系正在树倒猢狲散,江的指挥已经失灵,这一点可以从吕加平2004年2月和2009年12月两次公开江丑闻的不同境遇中看出来。


吕加平:我踢爆了江宋丑闻!
2004年2月21日,吕加平在个人主页上公布的《向中央领导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反映我听说的一些有关江泽民的事情和传闻》一文,主要谈了「江泽民的历史和入党问题」以及「有关江泽民和宋祖英的事」。当时江还是军委主席,毫无疑问,吕加平是在胡的支持下才敢发表的,2004年3月吕加平被轰回老家湖南邵阳,两个儿子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就此失去声音近6年。

2009年12月1日,吕加平写了《关于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文章,于 12月5日作了一些修改和补充,最近再加以整理而成,并又一次公开发表。

身在湖南邵阳的吕加平写道:「去年12月,有个朋友从北京回来说,在北京的街头看到大横幅标语,上面写着『打倒江泽民』,全国老百姓对它都是恨的咬牙切齿的。」「中国为啥那么多坏人坏事,假骗赌黄那么厉害,都跟江泽民有关,它不是人,是个魔鬼,是中国社会的毒源,毒根。」

如果江势力还很大,吕加平又会被抓起来,但吕加平表示,「几年前曾因揭露江的造假问题而遭当局监控,此次更加详细的揭露江的问题,却获得广大各界的支持,包括中共体制内的官员、国安等的支持,没有受到任何来自当局的任何威胁与恐吓」。

吕加平在「更加详细的揭露江的问题」后,很安全,还有什么比这更有说服力呢?

江泽民下令:早就应该给他点颜色看看


上海世博会一天800吨垃圾!
2008年8月8日的北京奥运会,中共就天上地下一块儿紧张,今年5月1日开幕的上海世博会花费4000亿人民币,其安全性复杂的让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紧张的夜不能寐。

4月20日下午5时,温家宝就上海世博会搞的20万观众试行参观中发生的情况,作出指示:「今天举办试行参观情况,问题不少,而且是基本的大问题。」

当天晚上,俞正声召开上海市紧急会议,传达温总理指示和总结「四.二O」世博会的试营运。

当天深夜,温家宝和俞正声通了电话,说:「我又看了一遍现场情况录影,不免心情沉重起来,如果不作出调整,不采取有效措施,会发生大事故,会发生悲剧。务必要把安全、再安全作为首要工作。」21日早上,俞正声在市委、市政府负责人联席会上作了传达。

历来上海帮是专门跟温家宝捣蛋的,不听温家宝的指挥,但俞正声不是江系人马,他对总理指示的重视,引起江的不满。江下令说:早就应该给他点颜色看看。

江妒嫉太子党

江泽民羡慕太子党,否则就不会搞出个假「烈士子弟」出身来,也正因为此,江又嫉妒太子党,更害怕提拔太子党,因为江没有资格和资历控制太子党。

想当初,江泽民当上海市委书记时,还是个土包子。为了巴结李先念,江居然能拎着生日蛋糕站立在雪花飞舞的宾馆外恭立达4小时之久,只为了当面奉上,讨李先念二奶和私生子的欢心。能有几个家庭背景强硬的中共新生代需要讨好这个贱货呢?李先念的女儿女婿肯定是不需要。

江初去邓小平家,见到去邓家玩儿的小太子党们要喝水,就赶忙殷勤的抢上前去侍候他们。现在这些孩子已经长大了,有些还担任了一定的职务。他们提起江泽民来说话都是撇着嘴。让他们随着江的指挥棒转?江一想就出白毛儿汗。

太子党们去其他高官家串门时,凡是提到江,语言都极轻蔑,在他们眼里,江也就是一个让人取笑的戏子,为了吸引注意力,时不时的弄出点动静来,即使在江手握党政军大权时,骨子里冒着傲气的太子党的这种看法也丝毫没有改变。


陈良宇下台是江的失败!
2006年9月24日,陈良宇被带走,送北京交代问题。9月25日新华网发布消息。陈良宇没有峰回路转的可能。哆里哆嗦的上海帮紧张无比,不知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当任命江亲信、市长韩正任「代上海市委书记」的消息一传开,上海帮就上顿接下顿的到餐馆大吃大喝,说这回韩正当市委书记是板上钉钉了。还有人封官许愿,真是好不热闹。

没想到,上海帮怎么也想不到,那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习近平会被空降上海,把韩正还原回上海二把手「市长」。2007年3月19日,胡锦涛拍板做出一系列任命,3月24日官方对外公布,已故中共元老习仲勋之子、53岁的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任上海市委书记。

提拔习近平是元老们的意思,被胡锦涛采纳了。但是江为了在社会上虚张声势,硬散布消息说,是自己推荐的。扒拉扒拉十六大江泽民下台时塞进政治局常委会的几位,没有一个是太子党。而且陈良宇被抓起来后,赶快让韩正当「代上海市委书记」也是江打算用「生米做成熟饭」来维持自己的地盘统治。

无论是元老还是胡锦涛都明白,启用太子党是唯一可以替代韩正的「代」字号,否则压不住阵脚。即使这样,习近平就任后上海帮还用躺倒不干来抗议,还得前上海市委书记、现任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亲自出马去警告他们。上任没几个月,十七大习近平进入中央,上海帮松了一口气,没想到2007年10月27日,中央发布官方消息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赴上海任市委书记,接替十七大升任政治局常委的习近平。上海帮又空欢喜了一场。

习近平是中共元老习仲勋的么子,与习近平一样,俞正声也属太子党,其父黄敬(原名俞启威、俞大卫)中共建政后任天津市长和书记, 1952年调任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那时江泽民担任什么要职呢?上海益民食品一厂工务科科长兼动力车间主任。

俞正声有两个不属于他的软肋

俞正声有两个软肋,一个是1985年哥哥俞强声叛逃美国,一个是父亲黄敬早年与李云鹤(后改名蓝萍、江青)是男女朋友。黄敬想不到的是前女友李云鹤后来成了毛泽东的老婆江青,而且被说成是「伟大领袖」避之不及的臭狗屎。俞正声更想不到的是,自己没出生之前发生的事,在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后居然能被别有用心的人拿出来当达姆弹。

俞强声是原中共国家安全部负责美国情报工作的总负责人、北美情报司司长、外事局主任,他导致卧底美国情报局几十年的金无怠被捕。

金无怠曾托其妻周谨予往北京见邓小平, 希望中共政府能与美国谈判,让自己回到中国。然而中共否认与其有任何关系。时任外交部发言人的李肇星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金无怠事件是美国反华势力编造的,中国政府爱好和平,从来没有向美国和任何其它国家派遣过任何间谍。中国政府不会承认这件反华事件,也不认识这位自称是中国间谍的金无怠先生。」等待判刑的金无怠听到这个回复,1986年2月21日,在狱中绝望自杀。


俞正声父黄敬。
黄敬(1912-1958) 原名俞启威,又名。原籍浙江绍兴,生于北京。早年曾就读于天津南开中学、汇文中学。1930年在上海参与中共组织的活动。1931年考入青岛大学物理系,在那里遇到了山东大学图书馆职员李云鹤,两人相识,有过一段情。

严格的说,这些都与俞正声无关,哥哥俞强声叛逃美国并没有向他透露过,父亲黄敬与江青的一段情还是在与俞正声的母亲范瑾相识、结婚之前。但是在中共集权统治的特殊情况下,任何事情都可以当作砍刀把一个人搞掉,因此俞正声在所有的政治局委员中是最低调和谨慎的一个。俞妻张志凯,是前国防科工委副主任张震寰的女儿,俞也从来没有传出过任何绯闻。

江泽民要李长春搞臭俞正声

2010年5月上海世博会开幕前,温家宝多次发出指示,并直接打电话告诉俞正声应该注意哪些问题。俞正声不敢怠工,马上召开会议要求执行。

无法在世博会开幕式露面的江异常愤怒,让江不能不怀念黄菊和陈良宇当市委书记时自己的风光,那时黄菊在政治局常委开会时就是跟温家宝捣乱,而政治局委员陈良宇仗着江撑腰,竟然在会议上对总理温家宝拍桌子。如果这俩有一个还在,还需要4月4日黑麻麻的夜晚,江坐着中巴出来现眼吗?


这“电影杂志封面上的蓝萍”
恶心俞正声还是恶心毛?!
俞正声对总理指示的重视被江视为是对自己的轻视和蔑视,于是江要求李长春搞臭俞正声。5月14日,新华网新华社区的「军事论坛」上出了一篇非常露骨的文章:《原政治局常委透露:现任政治局委员之父竟和江青有段浪漫史》,文章中没有什么玩意儿,最重头的就是那个题目。

出这东西的人笔名是「抹红白宫」,下面还有一段话「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既然想将来「红旗满天下」,为何要把党的「最伟大领袖」、「一句顶一万句」、「高瞻远瞩」的老婆拿出来恶心呢,这是在恶心俞正声,恶心毛泽东,还是在恶心党?!△

(人民报首发)



这玩意儿太小儿科,何不把吕加平写的老江的「二奸二假」贴出来给网友瞧瞧!

 
分享:
 
文章二维码: